琥珀川之夏

沉迷考研不能自拔。

【酷团】小梗《日常》系列1

小梗《日常1》

酷拉皮卡 X 库洛洛

————————————————

酷拉皮卡做了个梦。

童年时光。青山绿水,山花烂漫,一群小伙伴去对面的山坳摘樱桃。回来的路上赤脚淌过溪水,唱着歌,一路欢声笑语。

酷拉皮卡走在最前头。背后的小箩筐里装满了野樱桃。

走着走着就觉得不对劲了。

他猛得回头——

空无一人。

夕阳妩媚,树影婆娑,山间小路上洒满了野樱桃,晶莹饱满,分明有歌声回荡在耳旁,跟随他脚步的小伙伴们却不见踪影。

“喂!”酷拉皮卡向前走了两步,踩碎了脚边的樱桃果。

“嘿!你们去哪儿!”

“别吓我啊!”

“别玩了,出来了!我们回去啊!”

歌声变成了笑语,有人在清脆地嬉笑,渐行渐远。酷拉皮卡慌不择路地追上去。他跑的太快,小箩筐里的樱桃果都颠落了出来。

夕阳渐渐消失,酷拉皮卡在幽暗的树林里飞速奔跑。这条路他太熟悉了,这是回村的路,他跑过无数遍,现实中,噩梦中。

因为——

拨开最后一片树枝,闯入视野的不是村寨的温暖灯火,是无边的黑暗与死气。

酷拉不想再走了,他已经分辨出梦境了。他知道前面是什么。那一晚在他记忆中翻腾了太多年了。

醒来吧,醒来吧,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他对自己说。

他退后两步,转身,企图回到梦境开始的地方。然后转身的那一刻,他倒吸一口冷气。

这是一条血色的路。

是被他碾碎的樱桃?

不……他低头,看了看自己,衣服上溅满了红色的汁液,刺痛他眼球的血色。

他脑中灵光一现,取下背后的背篓。

篓中不是樱桃。是火红眼。

装在玻璃盒子,在防腐剂里里上下翻腾,冷冰冰的悲伤的眼睛。

酷拉皮卡抱着篓子在原地坐下。来路与去路皆是鲜血淋漓。他已无路可走。

为什么……要让他如此难过?

为什么……

时间被凝滞一般,梦境的最后,他也没有做出选择。




酷拉皮卡睁开眼睛。

屋里光线昏暗,墙角的摆钟哒哒作响。加湿器喷出玫瑰味的薄雾,墙上的投影在放电影的片尾曲。

电影放到一半他就睡着了。

库洛洛枕在他的大腿上,抱着一只绵软的抱枕,呼吸均匀绵长。他也睡着了,睡得很熟,还没醒。

酷拉皮卡还没有从梦境的余韵中走出来。

他低头看着库洛洛的面容。他的皮肤白皙,脖颈修长,嘴微微张着,睡着的样子很稚气。

酷拉皮卡把手搭上他的脖子。掌心有着温暖的跳跃。

只要一使劲,他就可以拧断他的脖子。就是这么容易。

他缓缓使力。

库洛洛眉头动了一下,睁开眼睛。

他直直地望着他,带着点迷糊与疑惑。

酷拉皮卡的手指在一点一点收紧,他掐着他,手指扣押着脉搏,缓慢却坚定。

库洛洛还是那副表情,眼中的疑惑渐渐多了起来,带了控诉的情绪。

他动了下嘴唇,却没有说话,他把手搭上酷拉皮卡的手腕,轻轻的,没有使力。

酷拉皮卡的动作不停,他已经明显感觉到库洛洛的心跳开始变化,他的胸口起伏变快了。

呼吸越来越困难,库洛洛自下而上望着酷拉皮卡。他抿着嘴唇,微微皱着眉,明显表现出了不适,眼里多了点不满与责怪。

这个眼神,这个表情,跟他在床上说“你弄疼我了”时一模一样。

委屈,不舒服,嗔怪。

没有恐惧,没有害怕,没有怀疑。

好像此刻的酷拉皮卡不是在掐着他的脖子不让他呼吸,而是在与他欢好逗弄他一样。

他的双手都是自由的,却没有任何动作,不曾反抗,不曾攻击。

毫无挣扎。

他哪里来的自信?他凭什么这么肯定我不会杀他!

说不清的无名火涌上酷拉皮卡的心头。

他松开了手。

一把推开库洛洛,站起身离开了沙发。

身后传来那人难受的咳嗽和剧烈的喘息。

他气息不稳地问:“你是怎么了?”

声音里满是不解。

酷拉皮卡不想回答,他转进房间,关上了门。

库洛洛听见房门啪嗒一声,落了锁。

他揉了揉疼痛的脖子,对着投影仪中漫长的电影片尾曲发了会呆,等待呼吸慢慢平复。

须臾,他无奈的叹了口气。

“有完没完。”




——END.——

评论(10)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