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川之夏

沉迷考研不能自拔。

【酷团】《一室》系列之《少女情怀》(2)


CP: 酷拉皮卡 X 库洛洛

前情提要:23岁的酷拉皮卡找了份新工作,在任务中受了伤……

——————————————

那个男人的声音像一杯凉白开,浇灭了雪丽滋的焦躁,她稳了稳呼吸,正待开口。

那头的人低声说了句:“稍等。”然后电话背景里的嘈杂声渐渐远去,周围安静了下来。

“你不是酷拉皮卡,”那个人说,“他出事了?”

雪丽滋还未开口,他就已经知晓大概。

“我是他的队友,他受了重伤,”雪丽滋低头看了看酷拉皮卡灰白的面色。嘴角的血渍分外刺眼。

电话那头静默两秒,问道:“内伤还是脑损伤?他失去意识了?”

“是的,被炸弹波及了,他……一直在吐血。”

那人意味不明地“啧”了一声,低声道:“真让人惊讶。”

雪丽滋感觉有点不舒服。这个人是酷拉皮卡的紧急联系人,是他最信赖的人,此刻酷拉皮卡危在旦夕,他却一点也不着急,语调平缓得让人害怕。

“你……难道不来看看他吗?”

我怕他撑不过去。

后半句话雪丽滋没说出口,只是想想她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她无法想象这样优秀年轻的男人会如此暗淡得死去,不值得。

电话那头的人听出了她声音里的哽咽,轻笑一声:“放心吧,他不会死的。送他去医院吧。”

然后咔嚓一声,电话挂断了。

!!这真是……不可理喻!!这人真是酷拉皮卡的朋友吗?!怎么这么冷漠,毫不关心!他们要能找到可靠的医生还担心个屁啊!!

雪丽滋扶着枕在她膝盖上的酷拉皮卡的额头,握着手机的手气得发抖。

她好心疼他。酷拉皮卡他,意识迷离之际都想着给那个人打电话,那人就这么敷衍他,都没有问问他们在哪,完全不打算来看看他吗!万一……这是最后一面呢……

让酷拉最挂心的人,却对他如此冷漠。

雪丽滋咬着嘴唇,实在忍不住,眼泪一颗颗掉了下来。她用袖口轻轻擦掉酷拉嘴角的血迹,她的心就像脏兮兮的衣袖一样,皱成了一团。

好难过。

酷拉皮卡是在第二天下午醒来的。

按经验说这应该是内脏破裂大出血的重伤,事实上除了最开始呕了几口血,酷拉皮卡在后半夜呼吸渐渐平稳,血压也正常,然后发起了低烧,这是身体的免疫修复功能开始工作的特征。

他们在天亮后才找了辆车,跑到远一些的地方把酷拉皮卡塞进了医院。

检查结果,断了两根肋骨,胸外伤,轻度脑震荡,没了。

如此强悍的身体素质让剩余几人看得愣愣的。医生听了他们的描述嗤之以鼻。被炸弹炸晕的人能这么好?少开玩笑了。

病房里只留了雪丽滋一人,她最有照顾伤患的经验。她的哥哥带着另一位幸存的队友出去侦查了,除却雪丽滋另一位被酷拉皮卡救下的女孩受了轻伤,在安全屋休息。

酷拉皮卡醒来后医生来看了,只说没有大碍,住院几天养养胸外伤,出院了卧床休息一段时间等肋骨长好就好了。酷拉皮卡很淡然的应下了。

医生走后,两人聊了会酷拉昏迷期间发生的事。雪丽滋说起他的电话,酷拉皮正在揉额角的手一僵,突然一下弹了起来。

雪丽滋被他吓了一大跳,连忙上去扶他。

“你干嘛,还伤着呢!”

“你解锁了?!”

雪丽滋被他紧张的模样吓了一下,犹犹豫豫地点了点头,小声说:“不是你让我打电话的嘛……”

酷拉皮卡怔了两秒,懊恼地捂住了脸。

雪丽滋从来没见过他这么丰富的情绪,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酷拉皮卡平静了几秒,冲她摆摆手:“跟你没关系,是我自己糊涂了。”

……等会,这是个什么情况?酷拉皮卡到底是想要那个人知道还是不想让他知道?

雪丽滋说:“那个人只说你不会有事的,让我们送你去医院,就把电话挂了。”她琢磨不透酷拉的意思,只好按自己的猜想说:“我想他应该不会过来,他都没有问地址。”

“希望吧。”

……这是不想让那人过来的意思?呦西!雪丽滋心中一喜,正好她也不喜欢那个冷漠的男人。不来最好。

她坐上床沿,给酷拉皮卡摆好靠枕,轻轻压着他的肩膀躺下,然后握住他的手。

“是你救了我们,酷拉,我们会照顾你的。”

酷拉皮卡表情松动了下,嘴角弯了弯,他看了雪丽滋一眼,笑道:“不用客气,应该的。”

即便酷拉皮卡再三拒绝,雪丽滋依然要求晚上留宿,单人病房有陪护床,但他们还得防范着有人来偷袭,毕竟闹得动静不小,实在不能让人安心。雪丽滋在门边摆了张躺椅,就靠在那里休息。

大概天快亮的时候,她听到了轻微的响动,睁开眼,眼前的情形让她整个人都炸毛了一样跳了起来。

一个男人站在床边,把手伸向酷拉皮卡的脖子。

“住手!”她拔出枪。

那人把手搭在酷拉皮卡的脖子上,慢吞吞地回头看了她一眼,笑道:“别紧张,我没有恶意。”

这个声音是……

“……你是……”

病床上的酷拉皮卡睁开眼。他与那个男人对视几秒,然后捏住他的手,推开。

他冷冷地开口:“你来做什么?你不是滚回去了么。”


——TBC.——


评论(8)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