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川之夏

沉迷考研不能自拔。

【酷团】《一室》系列之《少女情怀》 (1)

Hunter X Hunter

CP:酷拉皮卡x库洛洛

此文基于《一室之间》及其番外《Endlessness》。

 

内容提要:23岁的酷拉皮卡找到了一份新工作……

 

--------------------------------------

 

雪丽滋第一次看到酷拉皮卡时,就认定了这个男人。

当然,即便内心绽放出一朵花来,她的面上都不会表现多少,因为害羞。

而心底的丘比特在飞舞在撞墙在歇斯底里地怒吼:“天呐天呐天呐!!我想要他他真好看!他笑起来真温柔,他的声音真好听,他怎么这么好看!”

 雪丽滋今年17岁,姿容秀丽,温柔聪慧,有一手好枪法。她11岁就开始跟着哥哥们枪林弹雨里折腾,是兵团的功勋狙击手,今年刚从国际护理学院毕业,兼任医疗组副组长,正是少女情怀正盛的年纪。

雪丽滋觉得做梦一般的不真实。那个男人,他会成为哥哥的下属,他会成为他们小队的队友。身后的小姐妹们都在窃窃私语,讨论那个坐在主桌上的男人。他们的老大——雪丽滋的哥哥在给他倒酒。

他握着酒杯的手指修长干净,一点也不像他们认识的这些在刀尖上舔血的臭男人。他的气质那么清贵,不得不说容貌还有点女气,他甚至戴着个一看就很贵的精致红宝石耳坠。可是他们那些粗鲁男人,包括她那说一不二的大哥都对他非常客气,可以说敬重有加了。

雪丽滋和她们这些女孩子坐在窗边的小圆桌上偷偷打量这个新伙伴。每个人都借着送酒或者送水果或者送雪茄的借口去看了一圈,酷拉皮卡对每个女孩露出浅笑。轮到雪丽滋时,雪丽滋扭捏地把切好的三明治放到大哥和他中间。

酷拉皮卡抬头看了她一眼,他们对视了一下。她手一抖,盘子磕到了酒杯。

酷拉皮卡以肉眼难见的速度扶住酒杯,另一只手从她手中接过了餐盘。

“谢谢。”他说,举杯示意。潋滟的眼光仿佛暖阳下粼粼的湖面。

雪丽滋的脸蹭得热了起来。长桌上有人发出了意味深长的起哄。

酷拉皮卡转过脸去,不再看她的窘迫,但他放下酒杯的动作,很轻很温柔。

他真温柔。

而且强大。

雪丽滋不懂猎人世界,他们的兵团中念能力者屈指可数,其中就有她的哥哥,但是没有猎人。猎人太少了,愿意跟雇佣兵合作的猎人少之又少。酷拉皮卡成为了小队中也是整个兵团里唯一有猎人执照的人。

雪丽滋听人们在背后讨论他,说他在猎人界有不小的名气。

明明实力强大,却拒绝了猎人协会的入会邀请,也不去做倍受尊敬的赏金猎人,而是做了猎人界食物链最底端的雇佣猎人。但他又不是势利的财迷,据说只要有猎人请求他的帮助,遗迹猎人也好,赏金猎人也好,只要是做他认可的事,他都会提供无偿的帮助。而企图雇佣他的人,他也会严格审核,与他的准则想冲突的,开价再高他也不会接单。

真是个任性的男人啊。魅力非凡的那种。

 

真正见识到酷拉皮卡的强大并没有花多长时间。第一次任务,他的果敢机敏深谋远虑,枪法近身格斗应变能力,几近全能。重要的是,他是个好人,善良的好人。

他们撤离时,酷拉皮卡花了一分钟折回去,回到那个叛国者的院子里,把一只小黑豹子从笼子里抱了出来,一只皮毛油光水滑只有两个月大的小奶豹,走路摇摇晃晃的,圆圆的眼睛又黑又亮。他把那只小奶豹养了起来,给它取名叫“洛洛”。

小奶豹异常粘人。

兵团住在湖畔庄园,酷拉皮卡的房间在三楼。刚开始一段时间,酷拉皮卡下楼吃个饭都得抱着那只小豹子。

据他说,小家伙脾气大得很,一会见不到他就到处乱抓乱咬,把房间弄得一团糟。等他回去了还会生闷气不理人,既不让他摸也不让他抱。

雪丽糍觉得他抱着小黑豹的样子真是温柔极了,偶尔小豹子会踩在他的膝盖上扒着他的胸口往上爬,有时也会在他与别人讲话时吃力地跳上他的肩膀去去舔他的下巴挠他的耳朵。酷拉皮卡会轻轻扯下它的爪子,把他抱起来,放在臂弯间,宠溺地捏它的后颈。

雪丽糍想象不出这样一个强大的男人会是猫奴。她不管,大猫也是猫。

没有任务的时候酷拉皮卡喜欢在阳台上看书,洛洛就缩在他的膝盖上打盹。闲静的画面看得雪丽糍心软软的,温柔又躁动。有时候她真羡慕洛洛这个小家伙,兵团里多少小姐妹梦寐以求能和酷拉皮卡发生点什么,但这个男人的温柔都给了这个他捡来的小畜生。

 

酷拉是个好人,但他们不是。

他们接了个任务,很危险,出任务的队员们分成两组,一组先锋,一组接应。雪丽糍的哥哥,她,还有酷拉皮卡,他们三人率领着自杀小队作为先锋,打头阵深入目标基地。

然而情况有变,他们被雇主给出卖了。

接应组没了回应,他们被留在了敌人的基地里,六神无主。

之后无数次雪丽糍回想起那个时候,都认为,假如酷拉皮卡不管他们,以他的本事,完全可以毫发无损地逃出去。

但他没有。

她也从未见过如此凶狠的酷拉皮卡,手起刀落收割人命。他们一行人也都是见惯了血腥的,那时也被酷拉皮卡身上的煞气震慑。

最终他们逃了出来,死了2人,剩下5人。酷拉皮卡受了重伤。

一颗炸弹在他的身边爆炸,他为了推开了雪丽糍和队伍里的另一个女孩,没能跳开,当场被震晕了,口腔里全是血。

他们连夜赶到安全屋时,酷拉皮卡已经意识模糊,几乎说不出话了,一直咯血。

雪丽糍在他的耳边拼命呼唤他:“不要睡不要睡!保持清醒求你了!”其他人去找药,她的哥哥出去找医生。

酷拉皮卡用颤抖的手从腰包里摸出手机,他眼睛都睁不开,嘴唇蠕动。

雪丽糍握住他无力的手,很努力凑近了才听到他的话,他微弱的声音说“5”,然后失去了意识,最后一刻,他任用右手的拇指勾着雪粒滋的衣袖。然后任凭她如何呼喊都没有了回应。

雪丽滋自认为见惯了大风大浪,此刻却无措地像个娇气的小女孩。她不懂“5”么意思,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突然灵光一现,她捧起酷拉皮卡的手机,连按了5次主键。她唯一能想到的,人在危机之际与手机有关的,便是紧急联系人,最依赖与最可靠的人。

果然,屏幕上出现了一个指纹识别标志。她握着酷拉皮卡的拇指按了上去,手机发出一阵长久的震动,屏幕闪烁,然后黑屏,没了响应。

雪丽滋呆住了,难道她弄错了吗?

还不待她懊悔,酷拉皮卡的手机重新亮了起来,一阵蜂鸣传来,竟然是一个来电。陌生号码。

雪丽滋犹豫了一秒,咬咬牙接下了。

 

“喂?怎么了?”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男声,嗓音沉静温润,很好听。




——TBC.——



~~~~~~~~~~~~~~~

我就写着试试,会很慢,别抱太大期望。

评论(13)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