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川之夏

沉迷考研不能自拔。

【西团】 无地自容 (一发完)

Hunter X Hunter

CP:西索X库洛洛

作者:琥珀川之夏

分级:PG-13

 

-------------------------------------

 

“你有没有发现你特别依赖他们?”

“谁?”

“你的团员。”

西索跟在库洛洛身后,望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

“刚刚,假如我不在,你会如何解决那两个男人。”

库洛洛回头狐疑地看了他一眼,“识趣的就走开了,需要我解决什么。”

西索发出了压抑低沉的笑声,微眯的金色眼眸露出揶揄神色,“果然呢~我没猜错,呵呵~”

“好好说话。”库洛洛继续低头捣鼓手中的东西,没有再看西索。

他兴致不高。

这是西索的直觉。即便库洛洛与他独处的时间屈指可数,他永远站在高一级的地方低头审视自己,或者轻描淡写地瞥一眼。西索依然能够确认他此刻感受到了他身上那种掩藏不住的低落。

微妙的警惕与刻意的放松,这是因为自己。但别的情绪不是。

因为念能力受限?也不太像。

那就只能是另外一个原因了。

西索大概有些明白,旅团众人来找自己时,脸上那种迫不得已的憋屈。

与其说蜘蛛腿们信赖蜘蛛头,不如说蜘蛛头依赖着蜘蛛腿。

库洛洛,有点反社会人格啊。意外发现呐。

西索快走两步挡住库洛洛的脚步,低头看他,“他们可不是你的团员,看不出你心情不好呦~”

库洛洛手里拿的是个造型怪异的小魔方,有十多个色,歪七扭八的。刚刚在酒吧吧台上的,他一直在玩这个,走的时候顺走了。

“所以?”

“他们只是想上你而已。”

库洛洛把最后一个色块拧好,在手里转了一圈,确认没有漏网之鱼,然后把魔方扔进西索怀里,继续往前走。

他们走过了这个城市夜晚最繁华的商业街,路灯零落下来。他们走上了江滩,夜风冰凉,西索不知道他要去哪里,他也不在意他的去处。

西索落后半步跟着他,随手把魔方放在了一个石墩上,轻轻地笑了:“魔方这么好玩?”

他伸手贴住库洛洛的后腰,从外套下摆探进去,隔着薄薄的衬衫把手搭上他的腰窝。

西索走进酒吧的时候,有两个男人挨着库洛洛。外型气质都不错的二人,身材高大。一人规规矩矩地坐在他对面企图搭话,而另一人已经站在他的身后,把手放在他的肩膀上,手指碰上了他的锁骨。看似在单纯地欣赏他玩手指艺术,但明眼人都能看出,他的手指蠢蠢欲动要钻进他的衣领。

而他倚在那里,光影斑驳,神情沉静,西裤衬衫下的肌肉线条优雅,修长的脖子和手指让人想要亲吻。

西索突然意识到,他从前单单吸引于这个男人的强大能力,忽视了他的外貌。

很漂亮。那种对男人有致命的吸引力的漂亮。

库洛洛脚步顿了一下,抓住西索的手腕撸下来,终于表现出来一点不耐烦。

“到底什么事?”

“他们告诉我,有人知道了你的近况,重金悬赏你的命。”

库洛洛沉默了两秒,问道:“他们为什么不来?”就不见面也是可以帮他解决麻烦的吧。

“大概不想看见你落魄的样子?”西索哼笑了两声,突然一把搂住库洛洛的腰,把他揽到自己面前。

库洛洛挑了下眉,微抬下巴冷漠地看着他。

西索捏着他的下巴,态度轻佻又亲昵,“他们把你保护得太好了,你不知道有多少人想扒光你。”

“包括你?”

“哈哈哈~~♧☆◇~”西索微微一愣,立刻笑了出来。妩媚妖娆的笑,此刻他没穿小丑服,却用上了那股子妖孽的语气。

“库洛洛呀,你想得太容易了。~”

库洛洛企图推开他,但是没成功,他用手肘隔开两人间亲密的距离,但西索扣住他的后腰不准他动作。

“放手。”

“不,”西索眯着眼睛,玩味地笑。“我一直想着等你除念以后要跟你决斗,所以一直对你,照,顾,有,加♥。”

他停顿一下,觉得自己刚刚的话有点多余,发出一声不屑的笑:“如果此刻抱着你的是你的团员中的一个,你还会如此抵触吗?”

“他们不会这么对我。”库洛洛皱眉。

“对了,这就是原因。”西索把手指伸进库洛洛的头发,轻轻摩挲他的头皮,他注视着他的黑眼睛,轻声说道:“你被他们宠坏了,没有他们,你一无所知。”

库洛洛仰过头躲开西索喷洒在他的眉宇间痒痒的呼吸。他知道西索不会伤害自己,那不划算,但他有点摸不透西索的行为。

他不明所以的态度让他不安。

“库洛洛,相比尊重你,依赖你,捧着你,惯着你的人,这个世界上更多人想杀了你,欺负你,蹂躏你……”西索向前一步,把库洛洛抵在了江边的石栏上。

他把他禁锢在自己的双臂间,低头咬上了他的嘴唇。最后三个字自温热的唇舌间被夜风吹散——“干死你”。

很轻的啃咬,不温柔,不粗暴,不冷漠,不激情。库洛洛下意识地向后躲了一下,西索紧跟着向前一寸,紧贴着他不让分毫。

库洛洛抓着围栏稳住身形,不再动作。

江上的风吹过鬓发,身后是暗涌的江水,天边没有星辰。幽暗的视野中,是远处高楼的霓虹映照着眼前这人摄魂的金眸。

他很清醒,他想西索也是。

西索仔仔细细地临摹了一遍他的唇形,细细地舔过他的牙齿,连最里面那颗智齿都没有放过。他捧着他的脸颊,用几乎要把他吃下去的动作跟他对峙,犹如收藏家在入手藏品前的仔细检查,又像旧时代的奴隶主在检查自己新奴隶的牙口。

可笑,库洛洛的心情微妙地打了个突。

西索终于放开了他,两人的嘴唇拉出一道细细的银丝。

“为什么不推开我?”他笑眯眯地问,不管有没有念,库洛洛这点能力还是有的。

库洛洛没有回答他,只是拨开他的手臂,又擦了擦嘴角,说道:“玩够了就走,别来纠缠我。”

库洛洛刚刚向前跨出一步就被西索一把拉住,拽了回来。

这下他是真的火了,心底的不安以恼羞成怒的方式迸发出来,恶狠狠地盯着西索。

“我会杀了你。迟早。”

随着库洛洛的面具破裂,西索脸上才真正绽放出乐意,喜悦在他的脸上浮现,“乐意至极。”

他拉着库洛洛冲进了江边的酒店,急冲冲地开了房,甚至等不到进入房间,在电梯里就把他抱起来放在了侧壁的扶手上,啃咬他的锁骨,大力揉搓抚摸他的臀部。

他拽着他进入房间的时候,库洛洛的不情愿到达了顶峰。

“第一次跟男人做,嗯?”西索抵着他的额头,抓着他的手腕把他抵在墙上,“呵呵呵~~~不要怕,库洛洛。”

不得不承认,没有念能力的库洛洛在西索面前脆弱不堪。二人间的身体素质相去甚远,直到西索把他扔上床,他也没能从他的手掌中挣脱,“伸缩自如的爱”让他无处可躲。

西索从他的膝盖弯一路吻到红红的眼眶,“你哭吧,在我面前无需隐藏呢。”他揶揄地笑着,咬了咬他的耳朵。

 随着利刃破开肉体,库洛洛扬起脖子,发出沉沉的低啸。

他紧咬着牙,一声不吭,抓住床单的手在轻微地颤抖。良久,终于吐出一句:“我一定会杀了你。”

西索凑过去在他颈侧咬了一口,把他翻了过去,亲吻他的脊背。

“恭候~~~”

三两滴水渍落在了枕头上,或许是汗水,或许不是。

 

后来,库洛洛没能履行他的诺言。他付出了沉痛的代价。

那人面对他笑得志得意满,他说:“我的愿望是和你决斗,我完成了。现在我要完成我的第二个愿望,库洛洛。”

“我说过,你太过依赖你的团员了,”他眼底的光芒是野兽的光芒,“这会阻碍我。”

非常阻碍。

 

 

 

 

 

——END.——



~~~~~~~~~~~~~~~

一个小短文,关于西索能不能让库洛洛憋屈生气难过到哭泣的可能性测试。

 

评论(22)

热度(87)

  1. 日光下澈琥珀川之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