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川之夏

沉迷考研不能自拔。

段子(酷团)

我就诈个尸,表示我还活着😄

——————————————

他抓着库洛洛后脑的头发把他拉开,几乎要溜进喉咙的舌头才依依不舍地退出去。两人的唇舌都湿淋淋的,分开时发出“啵”的一声脆响。

酷拉皮卡咳了一声,抑制不住地感觉脸颊有些发烫。

“你怎么这么粘人!”

面对这个人主动又腻歪的样子,他总是发不起脾气来。

他顿了一下,嘲讽道:“昨晚还没喂饱你?”

库洛洛擦了下嘴唇,慢条斯理地把他拽着自己头发的手撸下来,似笑非笑地说:“假如我回答‘没有’,你会很没有面子;假如我回答‘有’,我会很没有面子,所以这是一个愚蠢的问题。有没有智慧点的?”

酷拉皮卡哽了一下,跟库洛洛拌嘴并不是明智的选择,虽然偶尔听他说说俏皮话很有趣,但吃瘪就另当别论了。

酷拉皮卡哼笑一声,勾住库洛洛的脖子把他拽回来,翻身压倒,压着他的胳膊吻上去,一路长驱直入,不给他一点换气的机会。

终于,库洛洛憋不过了左右挣扎踢了他好几脚他才放开。库洛洛嘴唇微张喘着气,脸颊泛红,眼中一片氤氲,一把年纪的男人长了张糊弄人的娃娃脸,这幅无意识显露出的被欺负的模样真是别有风味,让人想要再蹂躏他几回,尤其是要哭不哭啪嗒啪嗒掉眼泪的样子最可人。

谁能想到他在外人面前又是另一副冷漠的样子呢,冷静残忍,清高自持,哈,真有意思。

单是想想酷拉皮卡便觉得心痒难耐,左右今天无事,不如多跟他玩一会。

他的坏心思刚刚成形,还未表露,库洛洛便跟有了感应一般,全身抖了一个激灵。他突然蓄力把酷拉皮卡一把掀开,跟兔子似的窜了起来,敏捷地跳来,跑掉了。

酷拉皮卡看他一眨眼的功夫就钻进了浴室哐当一声合上门。愣了半秒,无奈地笑了。

“库洛洛,你怂不怂?这就跑啦?”他朗声道。

“我乐意,你打我啊!”





评论(16)

热度(45)

  1. 日光下澈琥珀川之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