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川之夏

沉迷考研不能自拔。

【酷团】番外之《黄昏》

CP:酷拉皮卡 X 库洛洛

此文为《一室之间》番外!《一室之间》番外!《一室之间》番外!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最怕,一觉睡到天黑,世界都抛弃了自己。】

~~~~~~~~~~~~~

天色阴了两天,早上终于下起了湿淋淋的雨夹雪,落在地上化成一片阴冷的泥水,又慢慢结起了冰。

酷拉皮卡一夜没睡,回家时已经是中午。他困得快不知自己是谁了,又冻得慌,澡也没洗午饭也没吃,随便洗把脸灌下一大杯姜茶后,便把自己塞进了被子里。

库洛洛前段时间受了点伤,不重不要命,但还是可怜巴巴地摸了过来,在他这里黏黏糊糊地蹭饭吃蹭床睡。酷拉皮卡懒得管他,他爱来不来,他管不了他了。

他刚睡下,库洛洛就推门进来。他在家时暖气总开得特别足,赤脚踩在地上穿着薄毛衣也不会冷。

他轻手轻脚地爬上床,掀开被子的一角盖好,然后把笔记本电脑放在床上,架上小木桌继续玩。

酷拉皮卡揭开眼皮瞅了他一眼,见他没有打扰自己的意思,便睡了过去。

他第一次醒来时,没拉帘子的窗外翻滚着乌云,风声呼呼作响。房间里很温暖,身边有键盘轻快的咔嚓声。库洛洛似乎有些冷,他靠在床头,怀里抱了个贝贝绒的抱枕,戴着耳机手指动得飞快,大概是在玩游戏。酷拉皮卡只醒了几秒钟,侧了下头便又睡了过去。

第二次醒来时,窗外的风声停了。玻璃上有着厚厚的雾气,隐约可见冰渣,白茫茫的一片,大概雪已经下起来了。

“下雪了?”他含糊地问。

库洛洛还坐在他身边,闻言摘下耳机,走到窗边去,抹掉玻璃上的水雾看了一眼。

“嗯,挺大的。”

酷拉皮卡哼了一声。库洛洛拉上了一半的窗帘,剩下的一半透进了朦胧又沉静的天光,本就昏暗的屋子越发暗了,倒是适合睡觉。他翻了个身继续睡。

第三次醒来时,库洛洛挨他很近,他的脚踝碰到了自己的小腿,手臂碰着肩膀。库洛洛趴在枕头上,电脑已经收去一边了,他捧着手机在玩,依然带着耳机,大概在看什么视频。

他的呼吸很轻,偶尔动一下,发出棉被和毛衫摩擦的窣窣声。

酷拉皮卡动了下胳膊,把被子扯过去一点,盖在他的后背上。

窗外的风声已经渐渐小了,玻璃也不再咋呼呼得响,被子很软,空气很温暖。

第四次是被咕噜咕噜的噪音吵醒的,他把眼睛睁开一条缝。窗外的风声已经完全停了,库洛洛不在床上,他在床脚的矮桌上上捣鼓电茶壶。不知道在煮什么,扑通扑通地翻滚着气泡。库洛洛把盖子揭开,淡淡的雾气弥漫在干燥的房间里。

第五次醒来,这一次感觉睡了很久很久,睡得身体都酥麻了,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酷拉皮卡已经不晕了,脑子在渐渐清明,但身体并不愿意动弹。身体的疲乏束缚着大脑,让大脑再慵懒一些,再迟钝一些。屋里的光线很暗很暗,大概天要黑了。

不知道此时是何时,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不知道自己是否属于那个世界,不知道是否有人心中有他。或许自己属于梦中?不如睡去。

最后一次醒来,是真的醒来了。

酷拉皮卡睁开眼,眨了一下又一下,视野由模糊变干净。家具的轮廓还很清晰,天还没黑。

还是很安静。在这两秒的安静中,酷拉皮卡感到了一种混沌的孤独,从深眠中醒来的人,会有一种初生般的懵懂,他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不知今夕是何夕。

但这两秒的懵懂一过,他就感到了身侧的温暖和躁动。

库洛洛躺在他身边,他扯了下被子,换了只手拿手机。他换下来的买只手缩回被子里,碰到了自己的手,亲昵地贴在了一块。

“几点了?”

“嗯?你醒啦。”库洛洛划拉手机看了眼时间,“五点刚过,你睡了四个多小时。”

才四个小时,为什么他感觉自己睡了那么久……好像过了半辈子似的。

库洛洛扔开手机,翻过身来面对他。 

“雪已经停了。” 他像小动物似的蹭了蹭酷拉皮卡的肩膀。

“你在这待了一下午?”

“当然啊,不然呢。酷拉皮卡,我们还出去吗?”

“出去?”

“你之前不是说,如果今天回来得早,晚上就出去吗。”

“冰天雪地的,出去干嘛?”酷拉皮卡看着趴在自己身边墨迹的这个人,忍住了抱住他的冲动。说话语气还是淡淡的漫不经心的。

他从深眠中醒来时,全然无法想象自己的身边是有人的,那人挨着睡着的他安静地待了一个下午。每一次他睁开眼,准备迎接令人窒息的静谧与昏暗时,这个人就在自己身边,安静的温暖的,若即若离却又真真实实的存在着。

他是来自黑暗的恶人,是黄昏下的救赎,可他带来了温度,驱散了孤独。

库洛洛望着他,眼神转了转,无奈又犹豫地说:“吃饭,看电影,什么都好……”说到后面声音越来越小,“你要是不想就算了。”

“我没说不出去。”

酷拉皮卡在库洛洛脸上的笑意展开之前,抓住了他的胳膊,一个翻身把他压在身下。他在他诧异的目光中按住他的双手开始扒他的裤子。

“但现在还早,我们不如先做点正事。”

酷拉皮卡伸长手臂去拉床头柜的抽屉,润滑油和套都在触手可及的地方。不怀好意的笑容在酷拉皮卡脸上浮现。

“等下等下!套好像用完了!” 库洛洛挣扎着往后躲。

酷拉皮卡掏了两把,只摸到了一支未开封的润滑,果然没找见套。

他“啧”了一声,握住身下人的腰把他一把翻过去,轻车熟路地扯掉裤子。

“那你就配合一点,我等会帮你清理。”

他的手已经探了进去,凉凉的触感让库洛洛瑟缩了一下。

酷拉皮卡亲吻他的脊背,低声说道:“乖乖听话,我就和你出去……约会?对吗?”

他轻笑出声,库洛洛别扭地哼了一声。







——END.——

~~~~~~~

我赶上了赶上了赶上了!!七夕贺文!

大家七夕快乐!!

评论(23)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