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川之夏

沉迷考研不能自拔。

【团酷】坏孩子(半架空) (6)

Hunter X Hunter

CP: 库洛洛 X 酷拉皮卡

分级:R

前言:假如他们都是普通人——这是一个没有念能力的世界。半架空。一个比较温柔的故事。

 

~~~~~~~~~~~~~

前文链接:(5)

~~~~~~~~~~~~~~~~~

     后来酷拉皮卡终于有勇气问了库洛洛那些疑惑,关于黑帮、揍敌客、地下城、天空竞技场。

库洛洛那时正坐在桌前,对着字典翻译一本外文杂志,眉头紧锁,笔杆一下一下地敲打着字典的封皮。闻言他抬起头,诧异地看着酷拉皮卡,“你从哪里听的这些?”

    “班上的同学都知道。”酷拉有点憋气,又有点不满的看着库洛洛,“你从来都没有跟我讲过。”

     库洛洛嘴角抽了一下,然后噗嗤一声笑了,他看着酷拉皮卡气鼓鼓的样子,笑得更开心了。

“我这么低调,你们口中还有我的传说呢?”

“不对吗?”

“对对对,不过太夸张了。我没那么有本事。”库洛洛把字典扔一边,在榻榻米上躺下来,他示意酷拉躺到他身边。

“揍敌客家的当家主母基裘·揍敌客,是我的姨母。拉姆·洛长老,自称是我的亲爷爷。”

……哈?这些消息更劲爆更夸张了好吗!

酷拉皮卡抿着嘴唇,表情复杂地望着库洛洛。

“我的母亲去世后,我受过揍敌客家一些照顾。所以现在我受姨母所托,扶持伊路米。虽然我认为他不适合当家主,他太单纯了,黑帮这种在夹缝里牟利的活他干不来。”

库洛洛说这些话是懒洋洋的,好与坏在他的口中都是平淡的。似乎普通人眼中枪林弹雨鲜血淋漓的黑帮生意在他眼里跟医生律师商人军人这些正经职业并没有什么不同,都是谋生而已。

“至于拉姆·洛这位长老……哼……”库洛洛哼笑一声。“这种便宜爷爷我可不要,何况地下城这种腐朽的东西,早该被取缔了。”

他轻描淡写地一笔带过,不想多谈。

酷拉问:“那你真的在天空竞技场有一层楼吗?”

库洛洛笑了笑,翻过身和酷拉皮卡面对面。“我只是挂名,那层楼,是窝金打下来的。”

“呃……”酷拉皮卡一时语塞,“那有什么是你的吗?”

“我什么都没有。我只有我自己。”

酷拉点点头。

库洛洛看着酷拉皮卡干净的眼睛,轻声说道:“你喜欢传言中那个神通广大的我,还是你面前这个一无所有的我?”

“都喜欢。”

酷拉皮卡说完一愣,他刚刚说了什么?他刚刚……他刚刚……

少年支着下巴趴在榻榻米上望着自己,笑意弥漫到眼角眉梢,“喜欢什么?”

这应该是一句普通的话,朋友之间就不能喜欢了吗?可是酷拉的心跳太不乖了,因为库洛洛的眼神犯规了。

酷拉皮卡紧张地坐起来,又觉得太窘迫了,于是又躺回去。他嗫嚅着不知道该不该说那个宾语。

库洛洛歪歪头,凑过来一些,呼吸声清晰可闻。他的身上有肥皂的清淡香味,混合着生机勃勃的少年气息,还有一点墨香。他从外面回来一般会先冲个澡,看书前给钢笔上墨时不小心蹭了一点到手指上。这是属于他的气息,温和沉静又带着力度,似乎靠近他就可以嗅到未来的气息。

“闭上眼睛。”库洛洛的呼吸撒在他的脸上。

“什么……”

他的话音未落,就戛然而止。唇上传来软软的触感,湿热的力度刷过嘴唇,有什么钻进了他微张的唇,扫过牙齿,瘙痒从牙龈外侧传来,微小的电流直戳心尖。

只有几秒钟,库洛洛离开了,他退后一些看着酷拉绯红的脸颊和呆愣的表情。他摸摸他的脸颊,低声问道:“喜欢我,对吗?”

酷拉皮卡蹭地一下跳起来,一边穿鞋一边磕磕巴巴地说快八点了要去接旋律。他跑地太快太急,跟一阵风似的消失了,库洛洛在原地坐了会,无奈地捂住了额头。

 

 

那天晚上酷拉皮卡做了个梦,一个晕乎乎的梦。

他淌过一条浅溪,挽起裤腿赤着脚,把鞋子拎在手里,溪畔是一片绿油油的坡地。他放下溅湿的裤腿,踩在绵软的草地上,微风拂面,心旷神怡。

走了几分钟眼前出现隐隐约约的金色。一片麦田。饱满的麦穗低着头,种麦子的人也是粗心,竟然还不来收割。

酷拉顺着一条小路走进了麦田里,谷粒瓷实的气息充斥在他的鼻尖。麦田中有一片空地,积着一片已经收割好的麦子,胡乱地堆在地上。有一个人躺在麦堆上,是个少年。

那人懒洋洋的躺在一堆被阳光晒得暖融融的麦秆间,他窸窸窣窣地翻了个身,看见了酷拉皮卡,眼神诧异。

“你是谁?”他问道。

现在轮到酷拉皮卡诧异了,他感觉他认识这个人,这个人也应该认识他才对。

那人把手里的东西合上,那是一本奇怪的书,黑色的硬封皮,看上去很有质感,但是封面上有个红色的手印,像一只鲜血淋漓的手按上去的,很诡异,酷拉皮卡不喜欢。

那本书忽得消失了。

坐在麦堆间的人愣了一下,看了看空荡荡的手,随即用饶有兴味的审视目光看酷拉皮卡。酷拉皮卡这才发现他的着装很奇怪,他穿着一件蓝色的外袍,花纹秀丽繁复,像女孩子才会穿的蓬蓬裙。

“……”他有些无言,把外袍脱了下来,随手扔在地上。

他抬头看对面的人,那个少年专注地望着他。这是个很漂亮的少年,酷拉皮卡一定认识他,并且他们应该很熟悉,但一时记不起来了。少年穿着不合身的大衣,像个偷穿大人衣服的小屁孩,精致的脸蛋被衣领上蓬松的皮毛簇拥着,越发显得稚气了。

“你是来找我的吧?”那个少年歪歪头冲他招手,“过来。”

他是来找他的吗?好像是的,不然他为什么来这里……

然后那个少年做了间匪夷所思的事,他开始脱衣服,解开了大衣的腰带和扣子。里面居然一丝不挂!

光溜溜的胸膛和腰身,光溜溜的两条腿,他的毛领大衣里面只穿了一条内裤!白皙细腻的少年肌肤裸露在阳光下,犹如整个人如同一支撕开包装纸的奶油冰棍,秀色可餐。

“你,你你你!”酷拉皮卡被眼前这一幕吓呆了。那个少年把外套扔在一边,意味深长地瞥了他一眼,光天化日之下居然就开始脱仅剩的内裤!

他的手刚刚勾下内裤边,酷拉皮卡便飞扑过去,按住他的双手把他扑倒在麦秸里。

肌肤相亲的一刻,痒这种感觉从身体内部迸发。酷拉皮卡心跳得飞起,他握住少年的双手骑在他的身上,躁动弥漫到全身。

他看着身下的少年,只觉得全身的肌肉紧张到要爆炸,手心出汗,微微颤抖。

这个人没有他想象得那么小,他看着很瘦,但皮肤下有一层薄薄的肌肉,手臂和腰腹的线条很漂亮。他歪头看着自己,黑色的水晶般的眸子里倒映着自己窘迫的目光。

“这不是你想要的吗?”

“我我……我没……有……”酷拉皮卡说话带着结巴,几乎全裸的少年被他压在身下,他的思维在脑子里哐当作响,连否认都没有底气。

酷拉皮卡心间穆然涌现一种冲动。如果这就是他想要的,他可以要吗?

“你压疼我了。”少年不适地挪了下背,麦秸扎在他的皮肤上,又疼又痒。

酷拉皮卡这才反应过来,急急收回摁着他手腕的手,“抱歉……”

他应该赶紧站起来,至少应该从人家身上下来。可他的手跟长了脑子似的,往人家腰上重重摸了一把。

少年一个激灵,直接弹得坐了起来。

“好痒。”他笑了,两人的脸近在咫尺。

天呐,这胡来的左手。酷拉皮卡捂住了脸,他刚刚是不是算猥亵了?

少年湿热的呼吸喷洒在他的脸颊上,“你果然还是想要的。”不待他有所反应,便是一阵天旋地转。

他睁开眼睛,躺在麦堆里的人变成了自己,黑发少年笑吟吟地望着他。

“闭上眼睛。”他说。

腰腹一凉,少年拉开了自己的衣带,脱掉了蓬蓬裙似的奇怪外袍后,里面的衣服是斜襟的,拉开一根衣带就整个散开了,然后少年的手从衣摆下探入,伸进了他的裤子,握住了他的小弟弟。

酷拉皮卡抖了一下,拼命地伸手阻拦,“你干嘛!”

少年嗔怪地瞧了他一眼,一巴掌拍开他的手。他说:“诚实点。”

然后他笑了,与刚刚不同的,调侃的笑,他伏下身体露出一种坏坏的表情,他看进他的眼中,压低嗓音说道:“像它一样。”

他拉开酷拉皮卡的裤子,低头含住了它。

是瘦落街道的夕阳、荒郊孤诞的月色,是春日的十里绿水或夏日的万里长风,晴天的日光雨或雪天的月下樱,或许只是一道白光。酷拉皮卡感觉到了晕眩和血管的爆裂声。

柔软湿热的口腔包裹着他,唇舌在舔舐翻搅。他无所适从,却舒服得不可思议。

如果这就是他想要的,他可以要吗?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酷拉的回答是:要。不要他就是傻子。

他抓住少年的黑色短发,在少年的惊愕表情中,按住他的脑袋压下他的头颅,逼他吞咽得更深。

 

 

“库洛洛……啊!”酷拉皮卡猛地睁开眼睛,满头大汗。天光大亮。

他弹起身,呆坐了片刻。梦中的一切如闪回般在脑中飞快掠过,酷拉皮卡心如擂鼓,他掀开被子,四角裤上一片湿痕。

天呐天呐天呐!!他做了一个怎样的梦!!

此时门外响起前门声。

“酷拉皮卡,你起来没?你昨天把书包落我那里,我帮你拿过来了。我可以进去吗?”

库洛洛!!!

“不!!!别进来!”

酷拉皮卡企图飞扑出去扒在门上,但他被被子绊倒了,摔了个大马趴,发出一声巨响还伴随着痛呼。

“你没事吧!我进来了!”

“别!你出去出去出去去去!!!”

 






——tbc.——

-----------------------------

可把我们酷拉牛逼坏了。

人家就亲了他一口,他就想着让人家给他口……

评论(8)

热度(56)

  1. 啊啊啊啊啊零酱~琥珀川之夏 转载了此文字
  2. 啊啊啊啊啊零酱~琥珀川之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