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川之夏

沉迷考研不能自拔。

【团酷】坏孩子(半架空) (5)

 

Hunter X Hunter

CP: 库洛洛 X 酷拉皮卡

分级:R

前言:假如他们都是普通人——这是一个没有念能力的世界。半架空。一个比较温柔的故事。

~~~~~~~~~~~~~

前文链接: (4)

-------------------------

 

库洛洛小时候似乎从来都不缺东西,酷拉皮卡从没见过他对某一件事特别上心,总是可有可无的态度,或许是因为他对什么稍微有点兴趣,就能很快弄到手。

渴望不够深刻,到手又太容易,匆匆厌弃也是理所当然。

和库洛洛相处了三年,托他的福,视酷拉野一点也不短浅,什么新奇的东西都见识过了。

一年级快结束时,他已经和他们这一拨人非常熟悉了,虽然他一直以来都没办法完完全全地融入。就像在他心中,库洛洛跟其他人不一样,气质不同、胸怀不同,他更亲近库洛洛一些。而在其他人看来,库洛洛和飞坦侠客他们是一样的,但酷拉皮卡不同,比如派罗。

“我知道你与鲁西鲁学长关系很好,但是你还是不要变得跟他们一样比较好。”派罗与他一起留下来值日时,悄悄对他说。

“他们是怎样的?”

“你不知道?”派罗狐疑地看他。

酷拉皮卡摇摇头。

派罗跟班上其他人不同,他有妈妈其他家人在世。据他所说,他的父亲是一个大家族的管家,妈妈以前是女仆,后来未婚生下了派罗。他们的东家不满意,派罗的妈妈只好带着他搬了出来,他的父亲继续留在那里工作,每月会给些钱到他的母亲。后来,他的父亲结婚了,派罗成了私生子。

“他想让我辍学,去他那里工作,以后可以接他的班。我不愿意,他便断了我们的生活费。”派罗说这些话的时候很无奈,他不住在流星街,这个班上不是流星街的人很少,偶尔也会被排挤。但他比他们都幸运,他至少曾经过过衣食无忧的,甚至算得上是优渥的生活。他说他的父亲不是坏人,只是太自私了。虽然这些年来一直在以别的方式弥补,但终究是不同的。

“鲁西鲁学长和他们,在给黑帮做事。”派罗低声说道。

酷拉皮卡吃了一惊,他对黑帮印象很坏,父亲生前的雇主就在为黑帮做事,结果被仇家寻仇,连累了好多人。

“真的吗,你从哪里知道的?”

派罗犹豫了片刻,告诉了酷拉皮卡一件事,并且嘱托他,千万不要让别人知道,更不要说是他说的。

 

派罗在来这里读书之前,也就是去年暑假,曾去过大宅找父亲,二人不欢而散。

他离开时,走错路到了花园,那里有一个沙坑,几个小孩子在哪里玩。派罗知道那应该是家族的孩子,他不小心走到了内院。他原路返回时,迎面撞见了两个少年,其中一个就是库洛洛,还有一个黑色长发的男孩,服装很考究,看身形大概比库洛洛还小一些,但神色很沉稳,不像这个年纪该有的。

派罗匆匆道歉,那二人并没有为难他,只让他随他们走,他们也要出去。一路上,他隐隐约约听见二人的对话,库洛洛对那个男孩说:“作为回礼,我会帮你解决那一批流落的货,但是其他你得自己来了。”

“我知道。”那个男孩的声音很清澈,像山涧的泉水,透彻而带着凉意。“我有打算。”

门外一辆车等在那里,他看到自己父亲的助手,大宅的副管家候在那里,他为库洛洛拉开车门。库洛洛回头嘱咐那个男孩,“答应我的别忘了,我下个月来取,伊路米。”

男孩点点头,等着车开走。

伊路米,揍敌客家的大少爷。

 

揍敌客是罗克尔市乃至枯枯戮地区数一数二的黑帮家族。即便是酷拉皮卡也有所耳闻。继父在世的时候就说过,如果老板能够搭上揍敌客家的线,即便是分支,就有了靠山了生死不愁了。然而揍敌客家族根本没有搭理他们,那位老板连进入年终酒会的资格都没有。

“那个,鲁西鲁学长很厉害的,流星街这边的人都不太会招惹他们的。据说拉姆长老本想把地下城南面的管理权都给他,但他不要,只要了天空竞技场的一层楼,还拥有全楼层的自由进出权。”

天空竞技场是罗克尔的标志性建筑。162层楼,828米高,世界第四高楼。

酷拉听到这里已经目瞪口呆。

地下城的管理权、天空竞技场的自由进出权、一层楼的所有权,每一个字他都听懂了,连在一起他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以为库洛洛他认识揍敌客本家的人已经够可怕了,无法想象这只是九牛一毛。

“你……你说真的吗?”酷拉的声音都有些磕磕巴巴。

“我骗你干嘛?”

“但是……但是,他这么厉害的话,为什么还要住在那种地方?”

“我不知道。”派罗遗憾地摇摇头,“我也觉得很奇怪。”

他抬头看着酷拉皮卡说:“你为什么不直接问他,你们这么熟。”

酷拉无言以对,是啊,他们熟悉啊。

 

一年级的暑假酷拉匆匆去老城区找了份甜品店打工的兼职,每天下午四点到晚上十点,做满两个月,下学期的学杂费就有着落了。

他去小基地跟库洛洛说,他暑假不能经常来找他们了。库洛洛正在桌前跟飞坦说着什么,拿笔在纸上写写画画,闻言只是漫不经心地点头说“好”,眼睛都没有抬一下。

酷拉皮卡回家的路上满心的憋闷无处可出,走着走着就觉得难过得不行,眼泪噼里啪啦地往下掉。世人都觉得患得患失伤春悲秋是女孩子的特权,其实对于暗恋的人来说,脆弱不分年龄不分男女。

是的,那个时候的酷拉皮卡不知道,但长大后的酷拉皮卡知道,那是喜欢。

他喜欢上库洛洛比他以为的还要早。他教他写作业时呼吸喷洒在他的额头,他给猫咪洗澡时的慌乱和狼狈,他跟的高年级的出生于官员世家的学长下棋获胜后内敛的笑,他安慰失恋的派克诺妲,转头就去把那个劈腿的小子教训了一顿。或许更早一些,是他搂着他的肩膀走过河堤,走过月光下布满碎石的桥面,带他去看书去吃冰淇淋的时候,还有河边那家流动的拉面摊,鲜美的鲍鱼拉面。

回忆缱绻,那时酷拉皮卡记忆中的库洛洛不简单却总归平凡。突然他发现他有所有流星街的人都知道,唯独他不知道的可怕的一面。

他的过去他不曾参与,他的未来亦与他相距甚远。

自己从未熟悉过他。

 

酷拉皮卡暑假就真的没再去过小基地。他甚至认真考虑了是否要到此为止,他不再与他们接触,让他把孤独都埋在心底,不让阳光照见不让雨露滋润,就此枯萎。从此一个人走。

但是事实比他想象得要热辣和波折。

7月底,罗克尔市的下午气温直逼40℃,酷拉三点出门,热浪一波一波拍打在脸上,搅和得他的头晕眼花。快到店里时,汗水已经湿淋淋地浸透了衣服,他只想快点去店里蹭蹭空调。为了凉快他在脑后扎了个小马尾,此刻依然有碎发黏在额角和脖子上。

推门进去的一瞬间他就被吵闹声惊到了。一般这个时间是没有多少人会出来逛街吃甜点的,店里应该空荡荡才对。甜品店店面不大,小清新文艺范,两张方桌四张圆桌,然而此刻那两张方桌被拼在一起,上面摆满了各式水果点心,一个刚端出来的大号冰淇淋旋风可可塔还在飘着袅袅的仙气。

门边的人听到风铃声回头,两步跨过来重重拍了两下他的肩膀,是窝金,“你这家伙再不来我们就要先吃了!”这蛮力让酷拉肩膀一麻。

店里的其他人纷纷回头,跟他打招呼。

“你终于来了!”“冰淇淋都要化了!”“那我可以吃了吗?”

“吃吧。”库洛洛坐在吧台边,冲大伙笑,其他人一窝蜂地涌向精致玻璃盆里的冰淇淋。

酷拉皮卡呆呆的走到库洛洛身边。他坐在高脚凳上,手里握着一杯淌着水珠的柳橙汁,拿过桌上另一杯果汁递给酷拉,然后抽一张纸巾按在他额头上,“擦擦汗。”

“你们……怎么……”

“你最近都见不到人影,我们就过来看看。”

酷拉觉得这个理由说不出哪里不对,但就是不真实。他有那么重要?

 “为什么躲着我?”

“没!没有啊……”酷拉皮卡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眼神乱飘。他躲着他吗?没有吧,只是没有刻意去碰面而已……

“我惹你生气了吗?”

 “……当然没有。”酷拉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

库洛洛轻轻叹了口气,摸摸酷拉的鬓角,帮他把濡湿的额发别到脑后。他把他扎头发的黑皮筋摘了下来,酷拉半长的金发就落到了肩上。

“太长了。”他说,“我待会带你去剪头发好吗?”

酷拉皮卡突然觉得鼻子酸酸的。人都是这样,不怕长路漫漫昏暗无边,就怕突然有人安慰。

 

 

 

——TBC.——

 
————————————

这里的天空竞技场是原著和迪拜塔的设定的结合,迪拜塔162层,828米。原著那个太变态了,不适合用在paro里。
迪拜塔和天空竞技场的外形本身也有点像啊~!

评论(11)

热度(55)

  1. 啊啊啊啊啊零酱~琥珀川之夏 转载了此文字
  2. 啊啊啊啊啊零酱~琥珀川之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