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川之夏

沉迷考研不能自拔。

【酷团】番外之《Endlessness》 (中)

Hunter X Hunter 同人文

此文为《一室之间》番外,《一室之间》番外,《一室之间》番外!单独食用亦可。

CP:酷拉皮卡X库洛洛

作者:琥珀川之夏

修改重发。

----------------------

第一缕天光从窗帘缝里透进来时,库洛洛便睁开了眼。

 

他动作很轻地从床边溜下来,在地上蹲了一会儿,才磨磨蹭蹭地挪出了房间,进了外面的浴室。

 

他扒下T恤,简单地冲个澡,还得尽量避开遍布全身的新旧交错的吻痕淤青,热水淋在被咬破的皮肤上还是不太舒服。他现在算是知道酷拉皮卡这两天的别扭敏感的源头了,这人真能折腾。

 

冲完澡他光着身子从浴室出来,走廊上是散落一地的衣服,从玄关处一直到房间外。库洛洛只好非常无奈地在房门外蹲下,一路往前挪一路穿衣服。

 

待他把前半段穿完,下半身还是一丝不挂,裤子全部脱在了后半段。他不禁翻了个白眼,酷拉皮卡这什么鬼毛病,脱光了下半身再脱上半身,他给自己脱衣服也这么脱吗?库洛洛只能手里抓着有蓬松毛毛领的大衣走到客厅去穿裤子。

 

最后从玄关处捡起皮带系上,才终于凑齐了这一身。库洛洛拍了拍沾灰的外套,披上,坐在玄关的台阶上绑额头的带子。

 

当破风声传来时,他反手挡开。又是锁链。链子立刻打个转绕住了他的手腕,猛得往后一拽,把他一把拉倒在地板上。剩下的锁链立刻团团缠住他的四肢。

 

简单粗暴,不讲道理,不服憋着。

 

酷拉皮卡的脚步声靠近。他缓缓走到库洛洛身边,居高零下地看着他。

 

“你又要去哪里?”这声音冷得掉渣。

库洛洛看他的脸色,斟酌着说道:“我俩需要分开一段时间。”

“凭什么?”

……这还用问吗?

“你恨我。”

 

酷拉皮卡眼中的凶光一闪而过,他蹲下来,一巴掌拍在库洛洛脸上。

 

空心掌,很响,但是不疼。虽然不疼,但还是很不爽。

 

“你什么毛病!?”如果可以动,库洛洛是想一巴掌拍回去的,这破锁链他总有一天要废了它!

 

“对,我就是有病,你凭什么用你的想法定义我?!”酷拉皮卡怒气冲冲地盯着他。

 

库洛洛没跟他回嘴,而是梗着脖子移开了视线。他现在已经学乖了,不要在酷拉皮卡气头上跟他吵架,尤其是这破锁链绑在自己身上的时候。要吵的话等也要等他冷静两分钟了再吵,那时自己稳赢。虽然十有八九酷拉皮卡会用别的方法报复回来。

 

酷拉皮卡发出了不屑的鼻音,“你总是这样,自以为是。”他平复了两秒,伸手绕过库洛洛的肩膀和膝盖,把他从地上抱起来,平放到客厅的沙发上,而他自己坐到对面的茶几上。

 

“要聊天的话,能不能先让我坐起来?”库洛洛转头无奈地看着他。

 

“你闭嘴,我现在不想听你说话。”酷拉皮卡动了下手指,一截锁链蹿上来,缠住了库洛洛的嘴,甚至有一根压住了他的舌头。

 

!!这不公平!!

 

但酷拉皮卡没有理会库洛洛生气控诉的眼神。他满腹心事地坐在那,手里把玩着指间的锁链。

 

“我承认我是放不下,但你没资格让我放下。”

 

我没有!库洛洛没法张嘴,他真憋屈,他什么时候有过这种要求!

 

“在船上我的行为是我错了,就算你不说,我也知道你多少还是会介意。”

 

你知道个屁!我们两个到底是谁比较自以为是?

 

“但你永远都是这样,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把我当什么!”他突然吼出声,凶狠的眼神把库洛洛吓了一跳,他下意识往后缩了缩。

 

“你说你不恨我,那你为什么一声不吭就要走?你从不告诉我你去了那里,去干什么,我们之间从来都是你想见就见,你不想见就消失不见。”酷拉皮卡拽了一把手里的链子,把库洛洛从沙发里边拉到了外缘。

 

………但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不都是你说了算吗,我对你算得上百依百顺了吧,这不挺公平的吗——库洛洛觉得这绝对是自己最狼狈的时候之一,吵个架还不能还嘴。

 

酷拉皮卡冷静了一点,重新低下头。库洛洛看着他的红眼睛和红眼眶觉得很是气馁。

 

好吧好吧,他承认他确实是在介意某些事情。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觉得我们之间不公平,如果有一天我厌倦了,我想杀了你,你却不能还手。”

 

他把手放到库洛洛的胸口处。几个月前他救他的时候,给了他两个制约,其中一个便是“不能杀我,不能以杀为目的伤害我”。生命的天平倾向于酷拉皮卡身边,库洛洛怎能不顾忌?

 

“你也会害怕啊。”酷拉皮卡淡淡地笑了。他从茶几上坐到了库洛洛身边,膝盖抵着他的侧腰,手不老实地抚摸他的身体。

 

对啊。话已至此也无需隐瞒,库洛洛坦然地看着他,用眼神传达认可。他还没有心大到那种地步,像现在这种情况,如果你有杀我意图,我都不知道死多少回了。

 

“那么,为了让我们之间公平一点,我再补充一个制约吧。”

 

听到这话库洛洛表情一僵,立刻挣扎了起来。还加制约!还嫌不够?

 

酷拉皮卡立刻伸手按住他的挣扎,他叹了口气,补充道:“不是给你的,是给我的。”

 

他伸出右手小指,戒律链垂落在二人之间,闪着寒光的尖头在库洛洛眼前晃晃悠悠。酷拉皮卡坐直了身体,动了动手指,戒律链裹挟着他的念力悬浮而起,停顿一瞬,以势不可挡的速度,犹如一颗子弹般,射进了他的胸口。

 

即使无法造成实质性的伤害,但这种被攻击的排斥感还是非常强烈的。酷拉皮卡深吸了口气,郑重地说道:“酷拉皮卡·窟卢塔,不能主动杀死库洛洛·鲁西鲁,除非生命受到对方威胁。”

 

话语落,他整个人周身的念都停滞了一瞬,随机恢复原状。戒律链离开身体。

 

酷拉皮卡舒了口气,周身的气息疲惫地松懈下来,他低头对上库洛洛的眼睛,那人睁大了眼睛愣愣地看着他,目瞪口呆,都不带眨巴的。

 

酷拉皮卡的眼睛恢复了蓝色,他松开了库洛洛身上的锁链。

 

他把手移到库洛洛的脸颊上,轻轻抚摸。“现在放心了吗?”这声音真温柔。

 

库洛洛有些说不出话来,他神色复杂地看着酷拉皮卡。相比这个制约,更让他触动的是酷拉皮卡的态度,心中有难以形容的酸涩。

 

他伸手搂住这人的脖子,把他拽下来,急切的吻上他的嘴唇,酷拉皮卡亦毫不示弱,两人胶合地吻在一起,异常用力,好似要和对方融到一块。唇舌翻搅出一片黏腻的水声。

 

酷拉皮卡的手掌还贴着他的脸颊,他感到有些异样,企图退开一点,但库洛洛紧搂着他不松开。

 

“你哭了?”

“……没有。”

“感动了?”

“……没有。”

“呵。”

 

酷拉皮卡无所谓地笑笑,吻了下他的眼睛,又重新贴上他的唇,这次带了明显的撩拨意味。他的一只手抚上这人的腰际,从毛衣下摆伸进去,贴着衬衫缓缓摩挲。他偏了下头,嘴唇磨蹭到库洛洛的下巴,不轻不重地咬了一口。

 

库洛洛轻哼一声侧开脸,把修长的脖子暴露到他的唇齿下,甚至主动向前凑了凑。若是往常,酷拉皮卡心中定会有暗暗的得意,看他多契合多听话。但是此刻他没那么好糊弄。

 

他坐起身,一把掰过库洛洛的脸,“怎么,现在知道讨好我了?”

 

酷拉皮卡知道库洛洛现在在想什么,他也知道库洛洛明白他在想什么。

 

“还记得我说过,你无论什么时候走,都要先知会我吗?”

 

库洛洛的眼神飘忽了一下,又转回来,他尴尬地笑笑:“咳……我只是看你睡得挺熟,所以没有叫你。”

 

酷拉皮卡轻柔一笑:“是吗?”

 

他伸手扯掉库洛洛额头上的绷带,突然反手一耳光抽他脸上。

 

这次可是实实在在的一巴掌,火辣辣的疼。

 

库洛洛懵了一瞬,随即神情一变,手已经朝着酷拉的脸挥了出去。酷拉皮卡早有准备,他接住他的右手,用绷带把五根指紧紧绑在一起。

 

库洛洛没想到他来这招,立刻挣扎了起来。之前为了讨好酷拉皮卡,他特意告诉过他自己能力的一个bug,就是右手必须是自由的,也就是说如果右手握拳或手指受缚,《盗贼的极义》无法具现化。他一直觉得这一点小bug无足轻重,别人知道也无妨,但没想到酷拉皮卡这么活学活用。

 

酷拉皮卡狠狠瞪了他一眼,拽着他的手腕与他角力,“锁链和绷带,你二选一。”

 

“你怎么比小姑娘还小心眼!就破这一次例你至于吗!”

 

“一次?!”酷拉皮卡被气笑了,他一把掐住身下人的咽喉,把他顶在沙发扶手上。

 

“九月底你回流星街第一次,在船上第二次,下船时第三次,上次在酒店第四次,今天第五次!”酷拉皮卡的眼睛变红了,闪着泠然光泽,“你怎么敢说只有一次!”

 

库洛洛呆呆的看着他,他没想到酷拉皮卡记得这么清楚,没想到他……如此介意。

 

他嗫嚅着说道:“好嘛,这是最后一次了。”

 

“哼!”不屑的鼻音,“你觉得我会信你?骗子。”

 

被喜欢的人指着鼻子说不相信还是有一点点伤心的。虽说他说得大概不错……

 

自知理亏,库洛洛心一横,把手递出去:“那……那就绷带吧。”怎么的今天也是逃不了一顿折腾,不如痛快点。

 

酷拉皮卡发出一声嗤笑,一把抽掉已经绑好的绷带,他搂住库洛洛的腰把他抱起来坐到自己腿上,锁链从后面窜上来,绕过库洛洛的双臂和脖颈,锁紧,拉扯得他差点向后倒去。库洛洛全身的念立马强制进入了“绝”的状态。

 

酷拉皮卡看着库洛洛有点紧张的神情,轻轻笑了,他慢吞吞地理顺了手中压皱的绷带,然后用它蒙住了库洛洛的眼睛。

 

“迟了,现在我改主意了。”他亲了一口他的耳朵,贴上去低声说道:“你就等着哭吧。”

 



——tbc.——

 

评论(40)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