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川之夏

沉迷考研不能自拔。

【团酷】坏孩子(半架空) (3)

Hunter X Hunter

CP: 库洛洛 X 酷拉皮卡

分级:R

前言:假如他们都是普通人——这是一个没有念能力的世界。半架空。一个比较温柔的故事。

--------------------------

(3)

 

在那个颠覆了库洛洛在酷拉皮卡心中温良形象的第二天,快放学时,前座的漂亮的女孩玛奇破天荒地回头跟酷拉皮卡说话,她说:“哥哥要见你。”

 

他感到莫名其妙并企图拒绝,玛奇却回过头去不再看他。

 

他抬头,发现班上半数的人在频频对他侧目,尤其是坐在附近的,他们的神色是不加掩饰的惊讶和羡慕。

 

酷拉皮卡用眼神询问坐在右手边的派罗。

 

派罗是个容貌清秀的腼腆小少年,他有双特别的眼睛,色泽像纯净的红宝石,酷拉皮卡年幼时曾在杂志上看过鸽子血的图片,派罗的眼睛却比鸽子血还要通透。派罗是酷拉皮卡在班上第一个相处的人,他的内敛与文静总让酷拉皮卡响起旋律,忍不住想让人去保护。

 

派罗却表情复杂。他犹豫了一会了,冲酷拉皮卡点点头,用口型告诉他“去吧”。

 

从少年时至今,酷拉皮卡与派罗一直有来往,他偶尔也会想,其实派罗现在的生活才是他最初渴望的生活。平淡稳定的工作,温柔的妻子,可爱的孩子。可是他们注定不一样,他内心有一簇躁动的火苗,他总想飞得更高看得更广。他的心很大,安稳反而成了他的牢笼。

 

放学后他跟着玛奇回到流星街,绕过了他回家的必经之路,从小道上穿进了一片树林。他问过玛奇她口中的“哥哥”是谁,玛奇却用看傻子的眼神的看他。酷拉心中有隐隐的猜测,因为他认识的人实在太少了,能够对上号的只有那么一个。

 

走了大概五六分钟,他们穿过树林来到一座废旧的仓库前,仓库背靠一栋烂尾楼,很是隐蔽。仓库外打扫得很干净,竟然还安了一只秋千,秋千架上开满了牵牛花。仓库朝阳的墙壁上爬了满墙的爬山虎,一阵风吹来,碧波荡漾。

 

仓库里没有他想象的暗,大约有6、7人在吵吵闹闹,像在争抢什么东西。他们看到他时安静了一下,拿审视的目光瞅他。

 

酷拉皮卡一眼扫去发现还有不少熟面孔,除了那个很壮实的大个子,还有一个坐在墙边铁架上竖着马尾分不出年龄的男人,其他人应该都是天空塔的学生。有个穿校服的女孩回头看他,那个女孩他记得,是高中部的学姐,个子很高在学校仪仗队。她怀里搂着一只黑猫,就是那天酷拉看见的库洛洛搂着的那只,猫正亲昵地蹭着她的下巴。

 

那个大个子嗓门也很大,他吼一声:“库洛洛,你要的人来了!”

 

酷拉皮卡莫名松了口气,果然。

 

一声轻应从后面传来,靠窗那一侧的门帘被掀起,库洛洛慢悠悠地走出来。他的校服外套敞着,衬衫扣子也解开到了胸口,他一手握着一本合拢的书,另一只手拿着一只精致的粉色盒子。

 

他把书放到一旁的架子上,走到他和玛奇身边,把那只精致的盒子递给玛奇,“给你留了一盒,草莓味。”

 

玛奇接过那只盒子,他摸了下她的头发。然后转过身直接一把揽住了酷拉皮卡的肩膀,吓得酷拉一个激灵。库洛洛却视若无睹。

 

他搂着他一边往外走,一边冲背后摆摆手,“我先走了!明晚老地方集合。”

 

“噢!”后面的应答声整齐划一。

 

也许就是那个时候,酷拉皮卡对库洛洛的好奇到达了顶峰。白天和晚上完全不同的气质,在学校和在外面完全不同的模样。总是平和的一张脸,甚至还是微笑着的,可却能让坏人都对他尊敬有加、唯命是从。

 

那天库洛洛带他离开了流星街去了老城区。他跟着他去了一间旧书屋,库洛洛跟老板很熟,用几枚硬币就换了4本书,然后他们去路边摊吃了炸年糕,又在一家很火的门店买了抹茶冰淇淋,回来的路上河堤边有一辆流动拉面车,库洛洛推荐他吃了味道很鲜的鲍鱼拉面。酷拉皮卡身无分文,这些都是库洛洛请他吃的。

回来的路上,他饱得实在走不动了,两人就在堤上坐了一会儿,望着河水和芦苇发呆。待到夜幕降临,他们才继续往回走。

 

库洛洛什么都没有问他,他是害怕被询问的,但是这个莫名其妙拉他出来浪了一圈的男人对他的过去毫不关心。

 

他只是有一搭没一搭地与他聊天,他告诉酷拉皮卡自己经常出来闲晃,以前飞坦会陪他出来,就是那个喜欢坐在桌子上的小个子男人,“但是你千万不要当面说他矮哦”,库洛洛如此提醒。但是后来飞坦被插卡游戏机勾走了,就换成了玛奇陪她出来。但是玛奇长大了,就不黏他了。

 

“你不忙吧?”

 

“还好。”

 

“喜欢看书吗?”

 

“喜欢。”

 

“那就好,”那人弯了弯嘴角,“我会在书店呆很久。”

 

那时酷拉皮卡不明白,为何库洛洛会对一开始并不友好的自己莫名亲近。但他不敢问。即便是后来的日子里,他躺在库洛洛屋子里的榻榻米上枕着他的肚子玩PSP,即便是库洛洛会抚摸着他的脸颊唤他“my boy”,即便是他们亲密到唇齿相依,他也不曾相问。

 

少年人总有一份矫情,希望他在乎的人,对自己报有同质同量的感情。可是岁月哪能事事都如你所愿。

 

你的满腔纯稚爱恋,在别人眼里或许与那春风吹落的樱花瓣、猫咪嫩粉色的肉球、第一口草莓布丁的甜美、冬季开足暖气的卧室一般,很美,但不会伤筋动骨。

 

他多希望世间的一切都能善始善终。

 

不过长大后的酷拉皮卡猜想,那个时候,他只是在恰当的时候,以一种恰当的姿态挤入了库洛洛思维的缝隙。库洛洛是个理智至上的人,但这并不代表他不会感性用事,当他感性起来,他就真的很任性。

 

他不愿意一个人,而酷拉皮卡刚好就是另一个人。

 

所谓在对的时候遇到对的人……然而那几年,可能只是库洛洛这个混蛋人生中的一个小插曲。

 

“好巧啊,酷拉皮卡。好久不见。”

 

这是三个月前在博物馆重逢时,库洛洛对他说的第一句话。面对他的枪口,那个男人双手插在大衣口袋里,笑得慵懒又悠闲,他的眉眼弯弯似是无限感慨与欣慰。

 

他说:“你长大了。”

 

是啊,他早就不是那个幼稚的小鬼了。

 

十二年了。他说过会回来接他。这句谎言在酷拉皮卡是心里蛰伏了十二年。

 

 

 

-------------TBC.————

评论(9)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