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川之夏

沉迷考研不能自拔。

【团酷】坏孩子(半架空) (2)


Hunter X Hunter

CP: 库洛洛 X 酷拉皮卡

分级:R

前言:假如他们都是普通人——这是一个没有念能力的世界。半架空。一个比较温柔的故事。

 

----------------------

(2) 

酷拉皮卡在八月底的入学考试中拿到了非常优秀的成绩,因此被免除了学费,顺理成章地进入了名为天空塔的私立中学学习。

 

他穿着从跳蚤市场淘来的旧校服,拿着纸质发软的旧课本。他做好了不管在哪里,都因为贫寒家境受欺负的准备。所以在开学第一天他去得特别早,找了一个靠窗的角落乖乖坐好,他只想安安稳稳地度过学生生涯。

 

但当教室里陆陆续续进来人时,他发现,他并不突兀。因为有不少人穿着旧衣服,背着破破烂烂的书包,还有的女孩子竟然穿着男生的校服,把略长的裤腿挽上去,露出了一截纤细但是带着伤痕的小腿。

 

他们很多人都相互认识,进来就大大咧咧地相互打招呼,肩膀拍得啪啪作响。

 

酷拉的右边坐了一个金色短发的男孩子,个头不高,穿着干净的衣衫和整洁的皮鞋规规矩矩地坐在椅子上,当酷拉皮卡望向他时,他感受到了,微微红了脸,把头压低了。

 

一个娇小的蓝发女孩朝他走过来,她穿着宽大的校服T恤,短袖都到了手肘的位置,裙子又有些过于短了,上衣下摆被粗暴地塞进裙子里,压出了横七竖八地褶皱,有男孩向她吹口哨,她冷冷一瞥,没有搭理。她走到酷拉前面的座位旁,手指一探:“有人吗?”

 

“……没有。”酷拉愣愣地开口,实在是这个个头不高的女孩气场太逼人。

 

那个女孩直接从裙子腰部扯出了上衣下摆,用宽大的衣摆开始擦桌子,害得酷拉躲闪不及瞧见了她雪白纤细的腰肢。十二三岁的男孩子已经知道非礼勿视了,酷拉皮卡连忙低下头,脸颊热热的。

 

边上又有男孩子起哄:“呦!玛奇,过来帮哥也擦擦呗。”

 

那个名唤玛奇的女孩子仔仔细细地擦完自己的桌子,又擦干净椅子,然后把手里搂住的书跟笔袋还有水杯整齐地摆放在桌面上,这才起身走到刚刚起哄最嗨的男孩桌边。那男孩又惊讶又嘚瑟。

 

玛奇飞起一脚踹翻那人的凳子。他脸上的笑还没褪,就跟着凳子一起摔了个狗啃屎。

 

教室里响起震天响的哄笑声。

 

……现在的中学生都这么豪迈吗……酷拉皮卡感觉自己跟不上节奏。

 

 

 

开学的前几天都过得非常平淡,老师按部就班地上课,酷拉皮卡按部就班地学习。可以说他一直以来在课堂上都是这么度过的。对他来说,能坐在教室里,是旋律牺牲了自己的少女时光给他谋取的未来,他不敢挥霍。

 

渐渐的他也发现了天空塔这所建在河畔的私立中学的不同寻常之处。绝对的两极分化。

 

特别贫穷与特别富有。特别嚣张与特别老实。偏偏酷拉见过的最最嚣张的那一拨人,是穷得不要不要的那一拨。尤其是酷拉所在的这个班,都是通过入学考试考进来的免学费的孩子,几乎没有一个老实的。在食堂吃饭,有他们班的专属位子,阅览室有专属卡座,甚至打水的时候有专属的水箱。

 

从来没有人敢来找他们的麻烦。但酷拉皮卡觉得,这并不是处于尊重,更多的是一种畏惧和嫌弃。

 

人们躲避他们,像躲避病毒或者污物。

 

终于酷拉皮卡发现了其中的关键。这个班上的所有孩子,放学时都去往不同的方向,但酷拉却可以在上学路上三五成群的看见他们。

 

他们都住在流星街。这会是原因吗?

 

如果当时的酷拉知道了这就是原因,如果他知道了流星街的特殊之处,他会搬走吗?

 

不会。长大后的优秀警官酷拉皮卡探长做出了回答。

 

他无处可去,除了流星街,没有地方能够收留他。只要他的信念够坚定,不管迷雾多么深重,路途多么颠簸,他都能找到自己的方向。

 

平静生活的转折发生在一个晚上,他开始渐渐接触这片迷雾也是在这个晚上。

 

酷拉在路口等姐姐回来。旋律一般八点回来,晚上的街道不安全,他会在灯光微弱的路口守着。

 

百无聊赖中,他听见右边昏暗的小路上有说话声,几个陌生的声音夹着一个少年清越的嗓音。酷拉觉得这个声音有些耳熟,他探过身子望去,凭借着良好的夜视能力,他看见了那个被几人围在中间的的男孩。那个靠在墙上穿着干净雪白的衬衫的男孩。

 

库洛洛。

 

酷拉皮卡心一紧。夜黑风高,黑灯瞎火,偏僻小巷,孤身一人,面对一群成年男人的漂亮少年。

 

他太知道会发生什么了。

 

这个时候酷拉皮卡对库洛洛的误会已经很深了。

 

他认为库洛洛就是一个家道中落但是又善良又热爱生活的好人。他送给他的书真的很好,科目齐全保存完善,书上还有工整的笔记,扉页上用隽秀的字迹写着“库洛洛·鲁西鲁”。

 

多郑重的名字。他大概也像他一样,原本有个幸福完整的家,却因变故沦落至此地。

 

因为他看上跟流星街的其他人不一样。他会在天台上看书,他从不大声喧哗,他也在上学,而且他已经是高中生了,他黑色校服的立领总是严严实实地贴合着雪白的衬衫领口,他甚至养了一只猫,有天放学他看见库洛洛抱着那只黑猫在前面走,猫咪毛茸茸的尾巴搭在他的手腕上,随着步伐一摇一摆。夕阳落满了他的黑色短发。

 

他像是一个有很好教养的人。一个不会被人讨厌嫌弃的人。

 

回忆在思绪里飘飘荡荡。转眼间裹着羽绒外套酷拉皮卡已经走到了地铁口,坐地铁20分钟,走路1小时,回家的路不长也不短,但他绕过了地铁入口继续前行。今天他想走一走,回忆太长,路又太短。

 

库洛洛他哪是什么好鸟。

 

但那时的酷拉皮卡不知道,他一瞬间被莫大的恐慌袭击,恨不得立马冲过去救那人与“水火”之中。

 

已经27岁的酷拉皮卡,只想拍着年少的自己的脸颊感叹一句:你是多么年轻。

 

你都不看看,是谁在水火中。

 

后面的剧情翻转太快,害得酷拉皮卡冲动迈出的步伐来不及收回,直接一个大劈叉滑倒在地。

 

他看到那几个高大健硕肌肉虬实光头闪亮的男人——“啪”地一声以义无反顾气势如虹的姿态跪在了库洛洛面前。

 

……

 

酷拉皮卡已经忘了那天后来的情形,太久远了。唯有库洛洛神色的冷淡和不耐烦,和他听到自己发出的响动时,淡淡瞥来的一眼。

 

那年库洛洛15岁。流星街的 kids’  King 。

 

流星街大概是没有孩子的,恶魔不分年龄。只是有人披了张迷惑人的皮囊。纵然在某种程度上,库洛洛对年少的酷拉皮卡来说,犹如那偷圣火的普罗米修斯。

 

经他的手递来的,是一段血与火共存的明亮时光。

 



评论(12)

热度(53)

  1. 啊啊啊啊啊零酱~琥珀川之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