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川之夏

沉迷考研不能自拔。

【酷团】一室之间 完结(下)

Hunter X Hunter

CP:酷拉皮卡·窟卢塔 X 库洛洛·鲁西鲁

分级:R

作者:琥珀川

 

一切权利属于富奸老贼。

 

~~~~~~~~~~~~~~~~~~~~~~ 

酷拉皮卡在意识归来前,先闻到了阳光的气息,短绒的薄被贴合着皮肤,手指与脚趾都可以感受到干燥舒适的床单棉质的纹理。半闭着眼也能看到光照上眼睑透出的肉粉色,温暖的,舒适的。

 

这是一个久违的好眠,一夜无梦,大脑处于一种难得的混沌却安稳的状态。

 

他翻了个身,舒展手臂,却摸了个空。这才睁开眼睛。

 

已经起来了?他竟然起得比自己早,难得。

 

跟库洛洛谈妥了今后的安排,他卸下了不少心理负担。不知不觉中他已经把库洛洛归为了自己的所有物,但原本就应该是这样。他需要一个人来帮他分担他的黑暗情绪,来自失落之地的流星街的库洛洛最合适,他们可以不死不休,也可以相互制约。

 

秋日的暖阳落了满屋,斑驳地映上地板与家具,此刻只要拉开窗帘就可以拥抱这一片光。

 

酷拉皮卡心情轻松,慢吞吞地套上衣服。他想出声唤一下库洛洛,他表现这么好,或许可以考虑提前带他出去走走。

 

却突然听见外面传来一声机械的声响。凶狠的摩擦声,像崩到极致的弓弦终于不堪重负,断裂之际用尽全力发出的回弹的尖啸。

 

他呼吸一窒,幕然间有蹦碎之感冲入心间。

 

比思维更快的是脚步,酷拉皮卡冲出了房间,在走廊上,却见到正对走廊的大门大开,库洛洛踩在门槛上背对着他。

 

听到动静,那个男人转过身。他衣着整齐,额头上整齐地绑了绷带遮住等臂十字,眼神又冷又坚硬,与昨晚的妩媚撩人判若两人。

 

他看到酷拉皮卡缓和了神情,轻轻笑了一下。

 

酷拉皮卡看他的打扮,只觉得一阵寒意从脚底升起直冲心间,脑子却是热的,似乎有岩浆在眼底酝酿。

 

“你什么意思?”酷拉皮卡咬牙发出了质问。

 

 

 

十分钟前。

 

库洛洛穿上了昨天就从衣柜里翻找出来的衣服。当初他穿来的外套沾满了血迹,已经被酷拉皮卡扔了,他只好借穿了一件风衣,其他的衣服都是酷拉皮卡买给他的,好歹凑齐了一身。

 

他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打开茶几上的木盒拿出那只萌萌胖胖的宝石翅膀,他已经完成了。

 

现在是带它走的时候了。

 

他摘下耳朵上的液钛矿石耳坠,有一颗他给过酷拉皮卡,不过那个任务结束后他还了回来,那时他们还不像现在这般亲近。他犹豫了一瞬,把其中一颗拆下来放入盒子,另一个和小翅膀一起收进自己的口袋。

 

酷拉皮卡还没有醒,不过也快了。他知道他很累,连着好几天白天四处奔波晚上纵欲过度,铁打的人也会吃不消。但这就是库洛洛处心积虑追求的效果,若不是疲惫的深睡,库洛洛动一下酷拉皮卡都会察觉。

 

库洛洛执了支钢笔,从书房随手抽了张白纸压在手下,理论上他应该说点什么给他一个解释,但又觉得说什么都白搭。犹豫再三只好写下:“液态矿石随身带着,我在附近时它会发光。”干巴巴的语气。

 

或许酷拉皮卡会一气之下砸碎这无价之宝以表愤怒吧。想到此库洛洛不禁笑了一下。

 

他带上了那把用来刻宝石的锋利匕首,权当是纪念品。况且确实挺好用,万一一会动起手来还可以防个身。

 

他又从桌子上掏了一把消炎药吞下去。回流星街路途遥远,他这会还感觉腰酸腿软屁股痛,万一半路发烧就不好办了。

 

做完这一切,库洛洛又在沙发上坐了一会,用手搓了把脸。他还是有些心虚,万一他赌输了呢,万一他猜错了呢,就这么死吗。

 

他站起来走到门边,缓慢地握住了门把。

 

那个时候派克是什么心情呢?为了旅团的团结,为了他,她无畏地把手递给了死神。而自己面对未知却还要踌躇与胆怯。他不该如此。

 

库洛洛深吸一口气推开了门。

 

酷拉皮卡家的防盗门长久不维护,发出了机括摩擦尖锐的呻吟,好似钢丝拉扯到极致发出的惨叫,刺得耳膜痛。

 

出来吧,酷拉皮卡,我们该做个了断了。

 

 

 

 

酷拉皮卡站在走廊上没有前进,他隔自己至少有十米远。以他的身手冲过来也就一秒钟,但他没有动。

 

库洛洛觉得自己的把握又大了几分。

 

“我想回流星街。”

 

他说得理所当然,好像昨晚的约定是个笑话。

 

“你这个出尔反尔的混蛋!”酷拉皮卡握了下右拳,锁链出现在手背,他闭了下眼睛,再睁开时,是猩红的火红眼,灼灼生辉。

 

这个画面不管看多少次都觉得美。库洛洛在心里无声地感叹,能把血缘力量控制自如为己所用,酷拉皮卡真令人欣赏。

 

“我没有欺骗你,我说了要陪你去黑暗大陆,我是认真的。”

 

“放屁!”酷拉皮卡简直想把他踹倒在地,指着他的鼻子把最侮辱的语言甩到他的脸上,再狠狠揍他一顿。他怒火中烧,被骗的感觉在撕扯着他的理智,让他恨不得杀了这个男人。中指垂下的束缚链就垂在他的腿边,他却迟迟没有动手。

 

“我没有骗你,酷拉,我永远都不会骗你。”库洛洛皱了皱眉,再一次重复,言辞恳切。酷拉皮卡现在的样子有点吓人,他虽然无所畏,但一个不冷静的酷拉皮卡不利于他进行下一步计划。

 

酷拉皮卡盯着他,深吸两口气压下翻腾的怒意,“库洛洛,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往后跨一步,自我了断;二,到我这里来,这一次我原谅你。”

 

但从今往后,你永远也别想活着离开这里。

 

库洛洛笑着摇摇头,他温柔地看着酷拉皮卡,“我没有指望你能放过我,而且我也从不打无准备的仗。”

 

酷拉皮卡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果然库洛洛开口道:“你去看看你的手机吧。”

 

酷拉皮卡的手机做过改造,只有在特定的解锁程序下才能拨打电话,同样的,陌生号码也拨不进来,会转入放追踪模式,能拨进来的只有特定的那几个号码。

 

他们。

 

他眼皮一跳,与三年前那个雨夜同等的恐慌涌入心头。

 

库洛洛被突然膨胀的念压逼得佝偻了一下,若是眼神能够杀人,他已经被这世上最后的火红眼凌迟了。

 

酷拉皮卡转到客厅,他把手机扔在了沙发上。有三个已接来电。

 

全部来自旋律。

 

他突然明白幻影旅团为什么要大动干戈搞那个电视直播了,那不是给库洛洛看的,那是给他和他的朋友们看的。

 

蜘蛛们料定了锁链杀手会把他的朋友们支开,独自面对危险。且蜘蛛们深知,自己有软肋在酷拉皮卡手里,所以他们要抓住酷拉皮卡的软肋。他们既没有放弃库洛洛,也没有打算来找他,他们织了个网等着酷拉皮卡,而酷拉皮卡进去了。

 

不存在谁狩猎谁。与三年前相似又不同,这一次没有酷拉皮卡身边没有旋律,库洛洛身边没有派克诺妲,他们依旧是等价交换。

 

三年了,三年外加一个月。这多出的一个月让他原本沉寂的心焕发出光彩,此刻却又沉如死水。

 

库洛洛。

 

蜘蛛头子站在打开的门边,倚着门框望着他。“以我对你的了解,你的戒律之剑定下的制约连你本人都不能违背,自然也不能消除。可你却说下个月会带我去卡金的船上,这说明我是可以出去的,至少有一种方法可以让我离开却不会因违背戒律而死,对吗?”

 

“原本我都打算放弃了,因为我也很好奇你和我之间有多大的可能性,想着如果我的团员联系我,我就告诉他们‘暂时不用管我’。”

 

“可是,你昨晚的话让我想要赌一把。毕竟下个月我更想待在流星街,而不是这个小房子里。”

 

库洛洛停顿了一下,笑着说道:“昨晚你睡得真熟。凌晨的时候,电话一响我就立刻接了……我的伙伴们果然没让我失望。”

 

酷拉皮卡把手机放在玄关处的矮柜上。他缓缓走近库洛洛,越过他的身体伸手拉住门把手,“啪”得一声轻轻把门合拢。两人隔得极近,压抑的氛围流淌。

 

库洛洛偏头看着他,不躲也不闪。

 

酷拉皮卡伸手拽住他的衣领,狠狠一拳揍上了他的腹部。

 

他掐住他的脖子,把他按在了墙上,第二拳冲着脸挥去。库洛洛偏头将将躲过了,酷拉皮卡一拳砸在了门框上,木质的门框支离破碎。

 

如果说平常的酷拉皮卡像一头孤狼,此刻盛怒的酷拉皮卡好似领土被侵犯的雄狮。

 

库洛洛挡住了他揍向自己的第三拳,他把匕首握在手里,勉强拉开了二人间的距离。

 

但锁链随之而来,竟然一点也不受狭窄空间的限制,灵活地与他纠缠。另一侧酷拉皮卡抬腿踹向他的膝盖,他勉强躲过,趔趄了一下。酷拉皮卡乘机扑上来,把他按倒,锁链缠住了他的双腿。而库洛洛的匕首也架在了酷拉皮卡的脖子上,划出了一道血痕。

 

“你敢动我一下,你就死了。”酷拉皮卡抬眼看他,眼神狠厉。

 

在库洛洛停顿的一瞬间,酷拉皮卡挥手打掉了他的匕首,叮叮当当地弹出去好几米远。

 

酷拉皮卡骑在他的身上按住他的咽喉,“不经我的允许离开这间屋子,你会死,杀了我,你也会死。”

 

库洛洛眼睛一亮,露出了然的神色:“果然是这样……”

 

酷拉皮卡再次挥拳,这次库洛洛没能躲过,脸颊实实在在地挨了一下,半边脑袋都嗡嗡作响。

 

他挣扎不得,抬起右手护住头,而酷拉皮卡的对着他的胸口狠狠一拳,力道之大,让他立刻就觉得血液翻涌,喉咙一腥,闷哼一声咳出一口血来。

 

库洛洛干脆也不抵挡了,听之任之,反正他不会要自己的命。

 

酷拉皮卡又补了两拳,依旧不解气,抓住他的右手,这是他用来握具现化的书的手。酷拉皮卡缓缓使力,几乎听到了手腕骨骼的咔擦作响。

 

他不能杀他,但恨不得废了他。

 

库洛洛咬紧牙关盯着酷拉皮卡,他头发凌乱,额头的绷带有点散了,露出一点点刺青,颧骨和下巴上带了血迹,蹭得衣领上都是。

 

他就那么盯着酷拉皮卡,不动也不求饶,面无表情。但那不是无所谓的平静,他忍受着巨大的痛苦,在苦苦支撑。

 

最终,酷拉皮卡松开了手。这一次不会有雷欧力来阻止他,也没有旋律来劝慰他,单方面的发泄只会让事情更糟糕。

 

而且他意识到,在刚刚的交手中,他的锁链、他的拳头、他的每一次伤害,都避开了库洛洛骨折的左手。这不是一个合格的猎人该做的事。攻击伤处才是常识。

 

他竟然不忍心。他竟然狠不下心。

 

电话铃声响起了,时间恰到好处,库洛洛松了一口气。酷拉皮卡没起身,他用锁链勾着手机捞了过来。是旋律。

 

库洛洛却伸过手来。示意酷拉皮卡把电话给他。

 

“我来说吧,为你的朋友着想。”

 

酷拉皮卡考虑了一瞬,便开了免提把话筒放到库洛洛嘴边。他此刻的声音怒气冲冲,只会让旋律更危险。

 

“喂,是我。”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摩擦声,然后一个女孩的声音响起:“团长。”

 

“啊,玛奇,你们现在在哪里?”

 

“在车上,这个女人告诉了我们地址,我们正在过去的路上。”

 

“带着她一起?”

 

“一起。”

 

库洛洛躺在地上,抬头看了一眼骑在他身上的酷拉皮卡。

 

“团长,锁链杀手在你旁边?”玛奇的疑问句总是非常笃定。

 

“你的直觉还是那么准。”库洛洛无奈地笑了。

 

酷拉皮卡皱着眉头看着他。如果忽视他们此刻尴尬的体位,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

 

库洛洛推了推酷拉皮卡的腿,希望他起身,他压得他想吐。酷拉皮卡一把拍掉他的手,冷冰冰地瞪了他一眼。

 

库洛洛无奈,只好保持这个姿势继续说:“放她走吧。”

 

“你确定?”

 

“是,放她走吧,一个小时以后我们碰头。”

 

电话那头犹豫了几秒,传来窸窸窣窣地响动。库洛洛又补了一句,“把手机也还给她吧。”

 

那头的玛奇“嗯”了一声,随后呼吸声远去,渐渐的传来清晰的汽车声,街道的喧哗声。

 

屋内的两人维持着这微妙的姿势过了大概有一分钟,电话那头终于传来一个轻柔的怯怯的女声。

 

“酷拉皮卡你在吗,我是旋律。”

 

酷拉皮卡一把夺过库洛洛手里的手机,从他身上翻下来,急切地询问旋律的安危。在得到再三肯定的答复后,酷拉皮卡才终于松了口气。

 

“他们开车走了,我现在在码头附近的街上。酷拉,我很抱歉……”

 

“没关系,你先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等我联系你。”没有让旋律说完,酷拉皮卡就匆匆打断了她的道歉,挂断了电话。

 

库洛洛躺在地上懒洋洋地看着他,其实不是懒,是他疼得不想动。缠在他脚踝上的锁链可一点都没有放松。

 

“我够有诚意了。现在你该‘允许’我离开了。”库洛洛抹了抹嘴角的血迹,又调整一下绷带,遮好刺青。

 

见酷拉皮卡坐在他身边既不说话也不动,他有点无奈,“我的团员们快过来了,而且我不出现,旋律也不算完全脱险。你不想把事情闹大吧。”

 

酷拉皮卡低头看他,火红眼尚未褪去。比心理比谋略,库洛洛确实胜他一筹,他思考了那么久的计划,就这么被这个男人轻而易举地击溃了。

 

库洛洛伸过一只手搭上酷拉皮卡的膝盖,“昨晚我就跟你说过,让你揍我一顿然后放我走。现在你揍了,放我走吧,嗯?”

 

酷拉皮卡把手覆盖在搭在自己膝盖上的那只手上,轻轻的笼着他的手背。库洛洛翻转手心,想牵一下酷拉皮卡的手来示好,他猜自己已经赌赢了,酷拉皮卡已是进退两难无计可施。

 

他们的手心相偎,绵密的热意传递。

 

突然,酷拉皮卡锁住他的手腕扑了过来,他抓住他的两只手按在头顶,整个人压过来伏在他的身上,以一种猛虎扑食的气势吻住了他。

 

一个满是血腥味的吻,一个非常凶狠的吻。

 

酷拉皮卡的手抚摸过他的脖颈,摩擦过腰际,手从衣摆伸进去探到胸膛,捏起胸前的两点开始揉捏,这是库洛洛的敏感带,百试不爽。他的动作粗暴,好似一个讨不到糖了胡搅蛮缠的孩子,要把内心的委屈用最粗鲁的方式表达。

 

库洛洛却痛呼一声,倒抽一口冷气猛烈地咳嗽起来。酷拉皮卡放开他的嘴唇,他咳了几下咳出了一口血。嘴角被再次染红。

 

库洛洛沉重地喘了几口才稳住呼吸。他有点抱歉地看着酷拉皮卡:“肋骨好像断了……”

 

见酷拉皮卡愣愣地看着他,又好像在为自己的行为呆滞。库洛洛试探地说道:“你要做完我就死了………要不,下次见面我再补给你?”

 

酷拉皮卡收回按在他胸口的手,慢慢移到他的唇边,用衣袖为他擦掉了唇边的那片血渍。他静默了片刻,松开了库洛洛脚踝上的锁链。库洛洛脱离了“绝”的状态,充沛的念力流刷过四肢百骸,顿时觉得轻松了不少。

 

“算我天真,居然会相信你。”酷拉皮卡低声说道,他的怒火已经消去,热血也渐凉,此刻只有无尽的惘然。

 

他起身抓着这个男人的肩膀把他从地上拽起来,还不等库洛洛有所回应,他推着他一步一步走到门边,盯着他黑色的眼眸,一字一句地说道:

 

“你给我滚。”

 

说完,他打开大门,压着库洛洛的肩膀,将他一把推了出去。

 

库洛洛退了好几步才站稳,他站在了门外。平安无事。

 

他自由了。

 

意识到这一点,笑意从他的脸上绽放,他自由了。他开怀地看着酷拉皮卡,现在他更愿意给他一个亲切的拥抱或者拥吻。而库洛洛刚想上前,酷拉皮卡就孤傲地移开了目光,他退后一步“嗙”地一声重重合上了门。

 

库洛洛靠近门边唤了一声:“酷拉皮卡?”

 

没有人回应。

 

库洛洛伸手抓了抓门,“那我走了?”

 

“滚!”冷冰冰的声音一如最初。

 

库洛洛有些遗憾地叹了口气,酷拉皮卡根本就不相信他嘛。

 

“那么,再见了,酷拉。”

 

脚步声渐渐远去,气息也渐渐远去,直到再也感受不到。酷拉皮卡站在空空如也的屋子里,孑然一身。

 

 

 

 

库洛洛沿着海滨公路缓缓前行,他终于看到了这片夜夜扰他清梦的海。蓝色海白的沙滩青灰的岩石茁壮的椰子树,明明乏善可陈,却在他的眼中那么美。

 

一辆车从远处开近,车速降下,一个身材娇小的女孩直接从车后座跳了出来,向他奔跑而来,蓬松的头发高高扎起。

 

“玛奇。”他冲她张开双臂。

 

玛奇急停在他身前,漂亮的金色瞳仁里闪着忧虑的光,她顿了一下,伸过胳膊柔柔地环住了他的腰。

 

库洛洛轻轻拍了拍她的脊背,“我没事,我回来了。”

 

车在二人身边停下,芬克斯和飞坦在前座冲他点头致意。他们三人找了他很久,中途还遇见了西索,一度以为他死了,此刻却都归于平淡。

 

“其他人呢?”“先回去了。”

 

库洛洛坐上车,“那我们就回去吧。”

 

 

 

 

傍晚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旋律在酒店的房间里焦急地等待着酷拉皮卡的到来,他说了会来接她,她不敢轻举妄动。

 

熟悉的心跳声和脚步声终于在门外响起时,她忐忑的心终于踏实了下来。她匆匆拉开门,酷拉皮卡站在门外,头发和衣服都是湿的,无精打采的模样。

 

旋律吓了一跳,酷拉皮卡连忙安抚她:“我没有受伤。”

 

酷拉皮卡坐在沙发上,旋律把干燥的白毛巾递给他,他也不动,只是怔怔地发呆。旋律感受得到他的失魂落魄,把毛巾搭上他的头发,轻轻擦拭。

 

酷拉皮卡伸出一只手搭上旋律捧着他脑袋的手,握住,低声说道:“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旋律感到一阵心痛,她能读懂他。她温柔地抱住酷拉皮卡的脖子,“我没事,现在没事,以后也会没事。”

 

她停顿了一下,不忍揭露这个年轻人心中失落的源头。他是她见过的最坚强最勇敢最善良的人,是世间最美的宝石,拥有璀璨的灵魂。

 

她搂着他,轻轻拍打他的脊背,像温柔的姐姐,或是生涩的母亲。

 

“你没有错,酷拉,你没有任何错。”旋律隔着毛巾用脸颊轻轻贴住酷拉皮卡侧脸,“你的一切感情都没有错,你可以爱任何人,恨任何人,只要你喜欢。”

 

良久,酷拉皮卡松开旋律的手。

 

“你说得对。谢谢你,旋律。”

 

酷拉皮卡拥有的不多,想要的更少,喜欢的少之又少。

 

风筝断线了怎么办?

 

有什么关系。线断了,还有锁链。




库洛洛,我们后会有期。










——END——



--------------

六千字完结章(下)。正文到此全部结束。

会有彩蛋,会有番外,但不是现在。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大家常来玩啊!


评论(24)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