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川之夏

沉迷考研不能自拔。

【酷团】一室之间 完结(中)

Hunter X Hunter

CP:酷拉皮卡·窟卢塔 X 库洛洛·鲁西鲁

分级:R

作者:琥珀川

 

一切权利属于富奸老贼。

 

~~~~~~~~~~~~~~~~~~~~~~~~

有那么一瞬间酷拉皮卡像是要发火,库洛洛下意识往后退了一点,他真心想跟他好好谈谈,但酷拉皮卡比他以为的还要喜怒无常,惹怒他并不是自己的本意。

 

好在酷拉皮卡只是搂着他的肩膀把他拽了回来。

 

酷拉皮卡不明白,说喜欢自己的人是他,一次又一次投怀送抱的也是他,质问自己为什么不回应的人是他,处心积虑勾引自己的人还是他。那他为什么还要执着于跟自己对着干?

 

酷拉皮卡没打算关他一辈子。他是想养一段时间把人养熟了就带他出去。

 

并且他今晚心情不错,并不想让库洛洛跟他谈这些煞风景。他沉吟几秒,说道:“你有看电视,应该知道卡金帝国准备探索黑暗的大陆的事吧。”

 

“你要去吗?”库洛洛看他不动声色,只好跟着他的话题走。

 

“是,你跟我一起去吧。十月月底。”

 

库洛洛怔了一下。与西索决斗完后,他就曾通知侠客转告团员们,秋狩前自由活动,秋狩后全员集合,他们一起登上去黑暗大陆的船,去把卡金的财宝洗劫一空。

 

没想到中间发生了这么多事,他回流星街好不容易解决了变故,讨了一身伤,这边旅团又被打击,本就缺人的旅团,这下更是只剩一半。

 

三年前,他用偷来的预言能力避免了“就算剩下的伙伴只有一半”的惨状,然而三年后一切都按部就班地发生了。他清楚地记得:

 

“你即将被迫永远沉睡”;

“忘了加上的睦月追随霜月而去”;

“不可以打电话,因为在最紧急的时候会打不通,最好也不要接电话, 因为三通之中有一通是死神打来的。”

 

这分别是小滴、信长、侠客三人的预言死亡部分的诗。库哔的生日不知道,所以没有他的诗,但他恐怕也是那被预言死亡的一半伙伴。

 

小滴和信长他不确定,但侠客,是他借走了侠客的能力,也是他给侠客打了最后一通电话,要他通知所有团员,有人埋伏提高警惕,不要单独行动。

 

他只是延迟了他们的死亡,并没有扭转。妮翁这个女孩的能力真是可怕,她书写的不是预言,而是历史。历史的步伐可能加快也可能减慢,但不会偏离。

 

就像这一次,他原以为他的卡金帝国扫荡计划会落空。却没想到不管他参加秋狩与否,他都可以登上那条船,去与他的团员们碰头。

 

他无论如何都可以登上那条船。

 

“喂,库洛洛?库洛洛!”

 

酷拉皮卡见他目无焦距地盯着前方,半天不回答,略带不满地出声将他唤醒。库洛洛总爱走神,即使是这种时候也会走神。

 

库洛洛眼神一闪,遂抬头与他对视。“你知道我去了会做什么吗?”

 

“上船了你随意。”

 

“杀人你也不管吗。”

 

“我只负责保护我的雇主的人身安全,其他的我不管。”

 

库洛洛露出了一个笑颜,开怀与喜悦从他的眼角荡开,像黑暗中绽放的妩媚娇妍的花。酷拉皮卡并不知晓旅团也计划登船。

 

“好。”

 

酷拉皮卡被他这个真情实感的笑触动了一下,方才的躁郁之气从库洛洛身上一扫而光。

 

“那么约定好了,我与你一起去船上。你不干涉我在船上的活动。”库洛洛轻声说道。他的右手从被子里牵起酷拉皮卡搭在自己腰上的左手,小指勾住他的小指。

 

“说定了,不能反悔。”

 

酷拉皮卡收紧手指,“我一向言出必行。”

 

库洛洛探身向前,在酷拉皮卡嘴唇上啄了一口,他的呼吸好似带着蛊惑人心的甜香。

 

不等酷拉皮卡有所反应,他翻了个身,拽住酷拉皮卡的手牵引至自己的腹部放好,在他右臂的臂弯间找到个舒适的位置,像慵懒的猫一般温顺地磨蹭了两下,背对他躺好不再动弹。

 

“晚安,酷拉。” 

 

全然信任毫无防备的姿态。这是酷拉皮卡最喜欢的状态。

 

库洛洛感受身后的人胸膛贴着他的脊背,呼吸撩过耳际。那人贴上来,嘴唇在他后颈轻轻碰了一下,温柔不带情欲的。

 

“晚安。”

 

呼吸渐渐平缓。

 

酷拉皮卡餍足地抱着怀里的人,在经历了多日的紧张与奔波,又享受了畅快淋漓的欢爱后,终于跌入了沉沉的梦境。

 

 





-------------

就这么简单?

评论(13)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