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川之夏

沉迷考研不能自拔。

【酷团】一室之间 结局(上)

Hunter X Hunter

CP:酷拉皮卡·窟卢塔 X 库洛洛·鲁西鲁

分级:R

作者:琥珀川

 

一切权利属于富奸老贼。

 

~~~~~~~~~~~~~~~~~~~~~~~ 


一个我也不知道有没有用的超链,再弄不好我要崩溃了:

戳我呀~


------------------------

 

最后两人在浴室了反复“清洗”了两三次才罢休。双双躺上床时已是月上中天。

 

库洛洛一动不动地听着身侧酷拉皮卡的呼吸声渐渐平缓,他的一只手搭在自己的肩头,帮他掖住漏风的被角。

 

他真的不喜欢我吗?他若有所思地捂住嘴,做出他思考问题时的习惯动作。

 

我怎么不太信呢。

 

 

 

 

十月是流星街的秋狩。

 

秋狩是流星街的传统。自他记事起就有了,由几位长老轮流负责举办。每年十月流星街的孩子会聚集到当年的秋狩举办地报名参加。

 

十岁以内孩子必须以团体形式参加,称为“初秀”,优秀的团体会被长老收留培养。十岁以上的个人参加,称为“竞秀”,优胜者会被赞助人挑走。军火商、黑帮、贵族、皇室,都可能是赞助人。

 

库洛洛八岁那年带着玛奇和飞坦参加了初秀,最后他们和进入决赛的另一个小团体——信长、派克、窝金打得头破血流难舍难分,最后谁也没有抢到那把悬崖上的旗帜——它掉下去了。

 

然而最后他们一起被流星街的新晋长老贝勒夫人收养,带回了默默山脉,那里也是幻影旅团的发源地。遇到艾欧妮丝,也是在那里,虽然她作为8号跟他在一起的时间太过短暂了点。

 

幻影旅团作为秋狩的裁判已经多少年了。每年十月回流星街,已经成了旅团成员们约定俗成的规律。

 

他只有一年缺席,就是三年前。旅团回去了,他没有。

 

他会因为同一个人的缘故破两次例吗?丢人。

 

说到秋狩,库洛洛就想起小滴。小滴十三岁那年拿了竞秀第一名,富兰克林认她做了契女,把她留在贝勒夫人身边,没让任何组织带走她。那是他们怎么说来着?都嘲笑富兰克林老牛吃嫩草,这么娇滴滴的小姑娘都不放过。

 

其实这是库洛洛授意的。他看中了小滴的能力,有意让她加入旅团,但那时旅团满员,小滴又确实太小。他作为主裁判裙带关系不好做得太明显,就让富兰克林代他收养了小滴。小滴十九岁才入团,但他早已关注了她多年。她就像他的幼妹或者女儿。

 

他们死了,尸骨是会葬回默默山的,他不可能不去。他给了窝金一个盛大的葬礼,却错过了派克的葬礼。这几年来他都无法释怀,与派克的最后一面,他给了她一个责怪的眼神。

 

他不能再缺席更多人的葬礼了。

 

还有他答应过小滴的生日礼物,应该陪着她一块埋葬。

 

他在黑暗中轻声叹息。如果不是吃了之前的意外受伤的亏,他现在何至于像个普通人似的纠结。

 

若跟酷拉皮卡硬碰硬,他右手要拿书,左手又不怎么能动,根本讨不到好。就算用书签,单手操作又太耗时。在酷拉皮卡这种专克旅团的人面前,动作稍慢就没戏了。跟西索决斗前,他就发觉自己的能力太过依赖双手,所以做了个书签想把右手空出来。现在想来书签不过是锦上添花,就算空出右手,也不能同时完成翻书、取能力、放书签、收书、使用能力的步骤。

 

更何况,现在他的书里根本没有什么能力能够应对酷拉皮卡。除念之后他的收藏也被除了个干干净净,看着《盗贼的极义》里空空如也他的心情是崩溃的。为了应对西索的决斗,他不得已借用了侠客跟库哔还有流星街的长老的能力。那场看似炫酷的决斗其实花了他不少心血,如何用不熟悉的能力在有限的时间有限的空间内最大几率地干掉西索。

 

啊,真不愿意承认自己的捉襟见肘。他以为自己成功了,他本该成功的。

 

自己真是……太没用了。

 

“不是说困吗,怎么还不睡。”

 

酷拉皮卡突然出声,打断了库洛洛的兀自懊恼。

 

“嗯……就睡。”他含糊不清地回答。

 

酷拉皮卡凑近一些,一只手搂住他的腰,手心搭上腹部刚长出柔嫩新肉的伤痕。“还疼吗?”

 

“不疼。”

 

“后面呢?”

 

“……还好。”其实挺难受,虽然上过药了,但还是能感觉到刺痛。

 

酷拉皮卡另一只手从他的脖子下伸过去,稍稍用力就搂着他的肩膀把他翻了过来。两人的面对面挨在了一起,脸与脸之间就隔了一掌的距离。

 

“……你怎么这么霸道。”库洛洛超级无奈,他是中意酷拉皮卡没错,但他现在不想面对他,他只想安安静静地躺平了放松一会儿。

 

酷拉皮卡没有接话,他探过头,用自己的额头贴了下对方的,“没发烧。擦过药了应该没事。”

 

“唔。”库洛洛轻哼一声表示认可。

 

酷拉皮卡盯着他看,即使在黑暗中他的视线也带了点压迫感。

 

“你在想什么?”

 

库洛洛没有回答,突然噗嗤一声笑了,他抬眼与酷拉皮卡对视。“你刚刚的语气,让我想起了三年前你对我说的第一句话。还记得吗?”

 

酷拉皮卡稍一回忆就想起来了,那绝对是他生命中最黑暗的日子之一。

 

逼仄昏暗的车后座,那个男人满身缠绕着锁链,却神态日若大大方方地审视着他。

 

那时他的语气阴沉,说:“你在看什么?”

 

我还能看什么,当然是看你。

 

“我在想你,”库洛洛稍一停顿,“到底想干什么。”

 

见酷拉皮卡没有回答,库洛洛贴近一些,手搭上他的胸膛。

 

“呐,酷拉皮卡,当年在车里你可是把我狠狠揍了一顿,你还记得你当时的心情吗?”

 

酷拉皮卡记得,他揍他不是因为灭族之仇,灭族之仇应该用命偿。他揍他是因为他自己害得小杰奇犽陷入险境的焦虑,再加上库洛洛的言辞挑衅和态度冷漠,他控制不住自己。那时他的模样吓得雷欧力和旋律都不敢回头。还好雷欧力阻止了他,不然他真的会打死蜘蛛头子。

 

“我们商量个事吧。”库洛洛微微抬头望着他,语气很软和,像是在哄小孩。他的手指悄悄下移,抱住酷拉皮卡的腰,另一只手按在自己的心口处。

 

“你再像那时那样揍我一顿,然后给我下个同样的制约,放我走吧?”

 

 



评论(10)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