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川之夏

沉迷考研不能自拔。

【酷团】一室之间 (16)

Hunter X Hunter

CP:酷拉皮卡·窟卢塔 X 库洛洛·鲁西鲁

分级:R

作者:琥珀川

 

一切权利属于富奸老贼。

 

~~~~~~~~~~~~~~~~~~~~~


不,他不想与任何人为敌,但他从未恐惧过来自世界的恶意。

 

不管面对谁,没有什么是不能得到,也没有什么是不可失去。

 

但是,得到与丢弃都得他自己说了算。

 

时至今日,酷拉皮卡不接受任何身不由己,不接受任何委曲求全。若他连自己这点无伤大雅的兴趣都不能成全,那日复一日死水般的生活又有什么意义。

 

酷拉皮卡拒绝不了雷欧力的苦口婆心,很难想象这个教育起自己来跟个老妈子似的男人比自己大不了几岁。再三向他保证自己会考虑他的要求后,又被塞了一大堆急救的药品,还有一些用来自保的所谓违禁品,酷拉皮卡开车返程时已邻近傍晚了。

 

他有自己的计划,可以困住库洛洛,又可以暂时避免与幻影旅团正面交锋。

 

他打开门进屋时惊了一下。客厅正对的那扇落地窗大开,微风撩起窗帘,吹散了一屋的夕阳。视野所及之处没有库洛洛的影子。

 

酷拉皮卡快步走到阳台边,这才松一口气。库洛洛靠着软垫,盘腿坐在阳台上,一盆半死不活的绿萝挡住了他的身影。

 

他听见了酷拉皮卡的靠近,抬头对他微笑,早上的疏离情绪已无迹可寻。

 

“要陪我看落日吗,酷拉。”

 

库洛洛把怀里抱着的抱枕递过来。酷拉皮卡接过,在隔他不到一米远的地方靠窗坐下。

 

漆成黑色的玄铁栏杆外,是被另一栋高楼切了一半的夕阳。这里可以听见隐约的涛声,似乎可以嗅到海水的咸涩。想看落日,步行五分钟穿过这片住宅区去海边看更好,但库洛洛的世界到不了那么远,酷拉皮卡不允许。

 

“喝么?”库洛洛把一罐啤酒递到酷拉皮卡眼前。他换上了酷拉皮卡给他的衣服,黑色的针织Polo衫,从V形领口里露出修长的脖子,望过来时转出漂亮的弧度。

 

酷拉皮卡接过,挑了下眉,“你从哪里翻出来的?”

 

“冰箱啊,最下层的格子里。”

 

“过期了,”酷拉皮卡看了眼底部的喷码,无奈地说道,他把库洛洛手边的空罐子拾起来扫了一眼,“这罐也是。”

 

他责怪地看着库洛洛,“你都不看下生产日期吗?”

 

库洛洛面对他的责备一脸迷惑。

酷拉皮卡回到室内,把冰箱里过期的啤酒一股脑拖出来扔进垃圾篓。又翻出两罐大麦茶,确定了保质期良好,递给库洛洛。

“过期的喝了会肚子疼。”

“啊,我知道了。下次会看。”那人无所谓地笑笑,把茶放在腿边。

库洛洛似乎只是真心想认真看看落日。他靠在软垫和抱枕中,抱着膝盖,等待着栏杆外的半轮夕阳一点点下沉。

静默的氛围流淌。酷拉皮卡脑子里一直在琢磨飞坦说道话,今天是九月二十五,离十月一号还有五天。按他所说,十月一号之后,蜘蛛们应该会来找自己。那现在为什么不来?他们在顾忌什么,库洛洛的安危吗?

 

也就是说,他们并不打算来救他,只会等他主动出现,他若不出现,那就当他已经死了。

 

这算是……被抛弃了吗?与三年前不一样啊,三年前那个女人,派克诺妲,可是拼了命也不肯放弃他的。

 

想到此,酷拉皮卡嗤笑一声,这才是蜘蛛啊。他看了眼库洛洛,无不调侃地说道:“看来你的团员们学聪明了。”

 

库洛洛懒洋洋地瞥了他一眼,笑了:“当然,我不会允许他们犯同样的错误的。”霸道的话语,带了点酷拉皮卡熟悉的味道。

 

“那么你打算怎么做?”“你希望我怎么做?”

 

酷拉皮卡看着身旁懒洋洋倚着栏杆没骨头似的人,他伸手勾住他的腰,把他揽到自己身前。库洛洛的目光从天边移回他的脸上,他的眼睛很大很漂亮,凝视着自己的时候,酷拉皮卡可以清晰地看见自己的倒影。这么干净的眼睛,不应该属于恶魔。

 

“我希望,幻影旅团的团长不是你。”

 

酷拉皮卡感到臂弯间的人愣了一下,库洛洛退后一点想拉开两人间的距离,但酷拉皮卡扣着他的后腰把他扯了回来,两人的脸相隔不过三十厘米,呼吸喷洒在对方脸上。

 

库洛洛朝他笑了一下,酷拉皮卡微微皱眉,今天这人对自己的笑没有一个是真心的,摇摇欲坠的热络和虚与委蛇,这层面具下的冷淡让酷拉皮卡反胃。

 

“那恐怕只有一种可能,我死了。”

 

库洛洛双手抚上酷拉皮卡的脸颊,轻轻的笼着,他上半身软软的倚着酷拉皮卡的臂弯,自下而上注视着这个大男孩的脸庞,用最温柔最蛊惑的语气说道:“杀了我吧,酷拉皮卡。”

 

这不是酷拉皮卡想要的回答。

 

他失望地摇摇头,松手拉开了二人间的距离。但库洛洛没有善罢甘休,他像灵活的猫科动物似的缠上来,拽着酷拉皮卡不让他起身。

 

“杀了我,或者放了我。”库洛洛箍着酷拉皮卡的脖子,逼着他直视自己。

 

“我又凭什么按你说的做?”酷拉皮卡冷冷地看着库洛洛,把他打着夹板的左手从肩膀上摘下来。他并没打算离开,他早已过了逃避问题的年龄了,他们迟早要撕破这虚伪和意善的表皮的,不如一次说个清楚。

 

库洛洛意识到自己的样子不太稳重,想退后一点,但酷拉皮卡拉住他的左手臂,没让他脱身。

 

“你想回流星街?”

 

“当然,那是我的故乡。”

 

酷拉皮卡哼笑一声,“故乡?说得这么好听。那是一个怎样的地方?”

 

与酷拉皮卡感同身受,库洛洛亦觉得今天的对方阴阳怪气的。他不管酷拉皮卡的朋友对他说了什么,他不在乎,他的目标很明确,若他注定不能活着走出这间屋子,他宁愿是酷拉皮卡亲手杀的他。

 

“故乡就是故乡,流星街是一个很简单的地方。你在那里只用考虑生存就好。”

 

酷拉皮卡没有理会库洛洛不满的眼神,他按着这人的手臂,轻轻摩挲掌心柔软的纱布,“那你为什么到外面来?”

 

“为了更多人的生存。”

 

嗯?出人意料的回答。他若有所思地看着库洛洛,“怎么说?”

 

“有幻影旅团在,流星街的孩子总可以多活几个。”

 

库洛洛看酷拉皮卡大有把这个话题聊下去的趋势,无奈耸耸肩,任由酷拉皮卡拉着他的胳膊,调整了下姿势,顺势靠在了他的肩上。酷拉皮卡很享受他的顺从,另一只手搂住了他的脊背。

 

“这是你的道义吗?”

 

“道义,”库洛洛笑了,这一次是发自内心的。他侧头看酷拉皮卡,眼睛波光粼粼,睫毛上染了温润的光。“我没有道义。幻影旅团一向以胡作非为为宗旨。”

 

流星街的人命是人命,外面世界的人命就不是了吗?酷拉皮卡的语气很平和,他不指望库洛洛认真回答他,权当是自言自语。

 

“客观上来讲没什么不同……”库洛洛反而认真思索了一下,他对这些虚无的道理没有那么清晰的思考过,没意义。但他不打算糊弄酷拉皮卡。须臾,他认真回答:“区别只在于,你们的命,我不在乎。”

 

酷拉皮卡眼皮一跳,实话总是那么令人难以接受,让人思绪回溯。

 

一阵剧痛从受制的左臂传来,库洛洛狠狠抽了一口气,他条件反射地用右手肘后击,被酷拉皮卡轻松挡住。

 

“所以你就可以肆无忌惮的收割人命了吗?”酷拉皮卡钳住他的双臂,俯视着他。

 

库洛洛强忍着疼痛笑道:“对。流星街每天都有成百上千的人死去,我们能死,他们又为什么不能?”

 

酷拉皮卡咬牙切齿地掐住他的脖子,把他按倒在软垫上 “他们何辜?!”

 

“与我何干?他们要怪就怪自己太弱小……弱者…没有申述的资格…” 

 

就是这种理所当然的语气才最让人不能忍。

 

一丝微笑在库洛洛的唇角蔓延,笑容慵懒又随意,他嘴唇艰难地蠕动:“好孩子……”

 

酷拉皮卡触电似的惊醒了,他猛地松开绞紧的手指。

 

重获空气的库洛洛狠狠吸了一口,喘了好几下才缓过来。他懒得爬起来,就那么躺着一边调整呼吸一边揉揉肿痛的脖子。“这对你来说不是很容易吗,杀了我,嗯?”

 

酷拉皮卡看了眼躺在自己身侧的人,紫红色正慢慢从这人脸色褪去,自己的手劲他清楚,他再失控一点他的脖子就断了。只要一时疏忽,自己就会中他的陷阱。酷拉皮卡用下巴指了指玄铁围栏,“你要死,自己跳下去,何必脏我的手。”

 

“呵,真无情啊。”库洛洛哑着嗓子控诉了一句。他侧过身看着酷拉皮卡的侧脸,

 

“你喜欢我吗?酷拉。”

 

做梦吧你。酷拉皮卡都懒得说话,用眼神给了他回答。

 

“但我喜欢你。”

 

已经重归冷静的青年面无波澜,这话他当真了他就是傻子。“这是你的第三种选择?” 

 

酷拉皮卡心头一动,他喜欢自己吗,爱自己吗,如果是真的那就再好不过了。除了死亡与离开,他还可以留在我身边。

 

画地为牢,温顺地跟随我,我会与你在一起,直到你我都厌倦。如果你爱我,那可以和我去任何地方,不必待在这狭窄的屋子里,天地都是我给你的牢笼。你我孑然一身,可以互相依傍,去看青山绿水、日升月落。

 

但库洛洛没有给他继续幻想的机会,“没有第三种选择,酷拉。”




 





--------------------


这下晋江与lof就同步啦,明天开始更新完结章。

完结章比较适合在lof看,因为晋江的十有八九会被锁。

评论(1)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