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川之夏

沉迷考研不能自拔。

【酷团】一室之间 (15)

Hunter X Hunter

CP:酷拉皮卡·窟卢塔 X 库洛洛·鲁西鲁

分级:R

作者:琥珀川

 

一切权利属于富奸老贼。

 

~~~~~~~~~~~~~~~~~~~

酷拉皮卡出来后,他的两位伙伴表情都特别拧巴。旋律有些脸红,只敢偷偷拿余光看他。雷欧力一副无法理解不能接受的操心模样。

他不容置喙地要求先送旋律离开。

他们开车送旋律去码头,在车上,雷欧力不停地和后座的旋律交换眼神,他们不知该从何问起。

酷拉皮卡有些想笑,自己的所作所为像个伟大的恶作剧。像小孩子做了件让小伙伴们吃惊、惧怕,有些嗔怪,还有点佩服的事,他也会享受那种被关注的感觉。

但他又特别理解他们的心情,毕竟这事若放在从前,他自己也会觉得不可理喻。他同那人有血海深仇,这些年他吃的苦,都与他脱不了干系。

“你们问吧,”酷拉皮卡受不了这踌躇的氛围,无奈开口:“你们不问,我不知道从何说起。”

“你……你们……”雷欧力抓了抓脑袋,他感觉自己很头大,“他为什么在你家?”雷欧力考虑半天,问了最简单的问题。

“我从西索手里救了他,上个月。当时与他一起的两名蜘蛛死了,他受伤了,被我撞见,我就带他回来。”

“你为什么会想救他?”旋律柔声问道。

“一时兴起,没什么理由。目前也没打算杀他。”酷拉皮卡语气很平淡,心跳亦是。旋律感受任何不到肃杀,跟当初在友客鑫的酷拉,已经完全不同了。

“酷拉,你不打算报仇了吗?”

“啊,”他们已经把车开进了市中心,正在等一个红灯,酷拉皮卡手指轻敲方向盘,他思考问题的时候总习惯敲手指,“不想报仇了。不过,如果蜘蛛来招惹我,我是不会姑息的。”酷拉的眼中闪过一丝狠戾。

这样也好,旋律稍稍松了一口气,酷拉既然有这样的计划,也有这样的决心,必然是留有后路的。

“那你会放了他吗?”犹豫片刻,旋律问出了她最疑惑的问题。她自是察觉出了酷拉对那个人微妙的态度。

酷拉皮卡发出一身轻笑。旋律听到他的笑声,局促地动了下,有点紧张又有点害羞,那种窥探他人小秘密的不安。

她听见了房间里的那个强势的吻,她听见了酷拉皮卡对库洛洛说的每一句话,她也听见了那个曾让她闻风丧胆的男人心跳中的犹疑。她感觉知道的太多了,甚至她都不确定有些事酷拉自己是否明白。

 

但是心跳是诚实的,她耳中的世界太直白,她不敢吐露这些似是而非的东西。那些暧昧、撩拨、你来我往的嬉笑怒骂,原本只有羽毛的重量,比夜店常客的一夜情还不值一提。可是这发生在他们二人之间,发生在酷拉皮卡·窟鲁塔和幻影旅团的团长之间,发生在理应不死不休的二人之间。你见过寒冰与烈焰调情,狮子与麋鹿亲吻吗?可是倘若这些发生了,那意味着什么。

“那得看他的表现。”酷拉笑得慵懒,随性而游刃有余。

旋律欲言又止,雷欧力回头递给她一个安抚的眼神,旋律读懂他的意思,欣慰的笑笑。

有雷欧力在的话,酷拉会有分寸的吧……

应旋律的要求,酷拉皮卡送她去了码头,买好了游轮的票。

旋律担忧地追问:“你真的会跟幻影旅团交锋吗?”

酷拉皮卡笑着拍拍她的肩膀,“放心吧,我不打算主动招惹。并且他们奈何不了我。”他不屑地笑笑,“我给自己留好了后路的。”

话已至此,旋律不再多言,嘱咐他几句便进了检票口。

酷拉和雷欧力在码头上目送旋律走远,雷欧力一直沉默着,率先回到车上,坐上了驾驶座。酷拉皮卡只好坐到副驾驶。

“看来你是完全不打算让我们插手了。”

“嗯。”

“又要一个人单打独斗到最后吗?”雷欧力叹了口气,意料之中的事,酷拉想保护他们的心情他可以理解,但作为朋友,他也想为他做点什么。

“放心吧,我不会吃亏的。”

“我知道你有多厉害,酷拉。我相信你能保证自己的生命安全。”但难熬的不仅仅是生命危险。雷欧力没有说出后半句。他把车开出了市区,他来找酷拉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还附赠这么个超级大惊喜。

 

或许真的是,他们这些朋友已经太久没有关心过酷拉了。

雷欧力瞥了一眼身侧的酷拉皮卡,“在我面前,你就不用绷着了吧。”

酷拉皮卡维持着上车后一直保持的笔直坐姿,静默了一会,长吁一口气,向后靠去,陷入柔软的皮革里。他把副驾驶的椅背向后放一点,感受着脊背的舒展,连同面容也倦怠下来。

雷欧力贴心的伸手替他放下遮阳板。

“虽然你掩饰得很好,我能感觉得出来你很累。”

“是挺累。”酷拉皮卡欲言又止。那些所谓镇定自若游刃有余,不过是在硬撑,与库洛洛的相处,并没有他表现出来的那么冷静。他们二人就如绳子两端的角力者,他手劲松了,绳子便会从掌心悄悄溜走。因此他不能在库洛洛面前露出一点疲态,更不能让让他占一点上风。酷拉皮卡降下车窗,从驾驶台的抽屉里抽出香烟,娴熟地点燃,抽了一口,吐出的烟雾被疾风挡进车内,又裹挟而去。他清透的眼睛里布满血丝。

 

雷欧力看了眼酷拉皮卡,摇摇头。他没有旋律的天赋,但他也不是笨蛋,已然嗅出了酷拉皮卡对那个男人微妙的态度。

 

“跟我说说你到底为什么救他吧,酷拉。”雷欧力放慢车速,这里的公路有些颠簸,他想让酷拉靠着舒服一些。

 

“刚开始……”酷拉皮卡凝视着自己的手心,缓缓开口,似是艰难的回忆,明明只有短短二十来天,他却觉得无比漫长。“最开始,我是想折磨他,让他体会失去伙伴,无能为力的感觉。所以我偷偷带走他、救了他,没让任何人发现。”酷拉皮卡思及此处皱了下眉,之前短暂的交流,他感觉西索是知情的。那个时候他应该发现了自己,但并没有干涉。猜不透的家伙。

 

酷拉皮卡沉吟片刻,“后来我发现,他跟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样。”酷拉皮卡动了下手指,锁链相碰,发出金属的冷响。“我也考虑过杀了他。但我下不去手……”酷拉皮卡不太愿意剖析自己的心理,他甚少跟着感性走,但在库洛洛这个人身上,他耗费了太多的不理性。每一次剖析都是一次自我审视与怀疑。就这样了吗?真的甘心吗?难道不会太便宜了那个人?

 

他不想去回答。

 

“雷欧力,他越是难过,越表现的像个正常人,我反而越犹豫。”“你说,流星街到底是个怎样的地方?”

 

雷欧力沉默半晌,没有回答酷拉的疑问,亦没有责备,只是轻声提了别的话题:“酷拉,记得我之前跟你提过的十二地支的招揽吗?”

 

“记得。”酷拉皮卡心不在焉地回答。

 

“想不想考虑一下?”

 

“嗯?”酷拉皮卡疑惑地侧头,“你希望我去猎人协会?”

 

雷欧力点头,“酷拉,你今年才二十岁。你的人生还有很长,难道就不想给自己找个新的目标?”

 

酷拉皮卡笑了,他弹落指尖的烟灰,“你知道我志不在此。我不习惯与人共事。并且,我想要的早就不在了。”他摇摇头,凝视指尖的烟蒂,轻声说道:“我现在很好。”

 

“酷拉,你有没有想过,或许需要多一点社交。自从你出来单干,都没有交过新朋友,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兴趣爱好,你不能除了工作还是工作。你要要多结识一些人……可以……去谈场恋爱……”

 

“呵,”酷拉皮卡被这个提议逗笑了,他无奈道:“我清楚自己的生活,交朋友这种事,随缘吧……”他话音未落,自己先反应过来,体会到了雷欧力的本意。

 

酷拉皮卡微敛心神,把烟头扔出窗外,他起身直视雷欧力,发觉雷欧力的神情非常严肃,一点也没有唠嗑的惬意。

 

酷拉皮卡嗤笑一声,“雷欧力,你认为我会喜欢他?”再明显不过的嘲讽,“可笑。”

 

“是吗,你没有吗?”雷欧力没有丝毫退让,语气是难得一见的咄咄逼人。“酷拉,你该玩够了!如果你恨他,那就杀了他,如果下不去手,那就放他走!现在这样把他拘在你身边算什么?今天的新闻你也清楚,幻影旅团已经知道是你,他们迟早会找见你!你若不打算跟蜘蛛正面交锋,那为什么要把这么个祸患绑在自己身边?你图什么!”

 

雷欧力咬着牙,“我不知道他给你下了什么咒,你理智一点,想清楚自己做什么!是为了找刺激吗,还是满足自己的征服欲?”

 

酷拉皮卡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声,他自己亦无从解释。

 

“酷拉,让他走吧,好吗?既然你决定过要为自己好好生活,那就不要再把自己搅入旋涡了。他太危险了,不是你能掌控的。”

 

他掌控不了吗?酷拉皮卡沉默半晌,摇了摇头,“我不能。”他已经抽不开身了。

 

“是不能,还是不想?”

 

他不能,是他给了他活下去的机会,难道就这么允许他离开自己的视线,去挥霍他施舍的生命吗?他不能。

 

那个男人的身形撞入脑海,他的挑衅他的笑,他的黯然他的泪,他咬紧牙关的倔强和强词夺理的嚣张。喜欢?酷拉皮卡无言冷笑。那是他的罪人,他的阶下囚,他的战利品,所以那人活该雌伏在自己身下,承受一切。

 

他怎么能允许风筝脱线,重现天日。

 

雷欧力像是耗完了对酷拉全部的严厉,语气渐渐软和下来,“就算没有其他蜘蛛,你难道就能一辈子拘着他么?”

 

酷拉皮卡沉吟片刻,“既然我做得到,为什么不行呢?”

 

“你!”雷欧力一口气憋在心里,差点呛着自己。他匆匆踩下刹车,不敢置信的看着酷拉皮卡。酷拉皮卡目光冷漠,没有回应他的瞪视。

 

“你怎么……你真是……”雷欧力气结,比库洛洛的存在更冲击他脑仁的,是酷拉的态度,偏执到让他害怕。雷欧力深吸几口气平缓呼吸,他缓缓发动熄火的车,此刻他得做点什么转移注意力好让自己整理情绪。

 

“酷拉,我不管你对那个男人是什么态度。可你才二十岁,你正年轻,未来还有无限可能,你难道要跟他耗个几年十几年吗?”库洛洛·鲁西鲁就在那窄窄的一室内,你也要被局促在窄窄的一心间吗。几年过去你厌倦了还好说,可是跟那个男人相处久了,几年后的你还是现在的你吗?

 

流星街,这在念能力者的世界不是秘密,却分外诡谲。没有人敢轻易招惹那里出来的人,他们像泥潭像迷雾像芥子气。来自流星街的念能力者,带着具有不顾一切的侵蚀力。十多年前,那个自称流星街人的倒霉流浪汉被冤杀,随后铸成冤案的31人被人肉炸弹炸死。他们用最惨烈的方式警告世人,不要企图从他们手里夺走任何东西,他们摒弃一切也会复仇。视人命如草芥,不可侵犯的流星街。

 

“酷拉皮卡,你这样做,无异于与流星街为敌。”








评论(1)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