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川之夏

沉迷考研不能自拔。

【酷团】一室之间(14)

Hunter X Hunter

CP:酷拉皮卡·窟卢塔 X 库洛洛·鲁西鲁

分级:R

作者:琥珀川

 

一切权利属于富奸老贼。

 

~~~~~~~~~~~~~~~~~~~~~~~~



旋律一直等待着的另一只靴子终于落下了。而雷欧力则如同受惊的兔子般猛得跳了起来。

 

雷欧力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倚墙而立的库洛洛,随即转头看了看镇定自如的酷拉皮卡,又看了看缩在沙发上低着头的旋律,他狠狠闭了下眼睛,又望向站在客厅一角的库洛洛。如果震惊可以实体化,此刻他的眼镜大概会伴随着眼球被一起震碎。

 

库洛洛似笑非笑地瞟了他一眼,又把目光移回电视上。

 

镜头下移了一点,一个人被扔在地上,被折磨得伤痕累累奄奄一息,是蝙蝠。昨晚那个唯一露了半张脸的男人走入镜头里,他眼神很阴郁,金色的眼睛犹如冷血动物。他开口说话了,声音沙哑阴柔,像用锉刀磨人的心脏。

 

“还剩一个人,一个老朋友……”他停顿了一下,眼睛微微眯起,镜头非常贴心地拉进了一些。

 

“我们尊重你的命令,但你若不回来,我们便只能为你举行葬礼。”他停顿了一下,露出了一个好似冷笑的表情,隔着面罩看不真切。“一个非常,非常,隆重的葬礼……团长。”

 

“十月一日,老地方见。”他退后两步,镜头也跟着退后两步。把他、他身后的异服男子、面如死灰的女记者,和地上已经回天无术的猎人,一同拍摄了进来。

 

带着面罩的小个子男人从大衣里抽出了一把黑色雨伞样的东西,把伞尖对准了躺在地上的猎人的心脏,“希望你能赴约……”

 

他抬眼直视镜头,阴森的嗓音吐出了一个名字:“库洛洛。”

 

与此同时,黑色的伞尖扎进了地上那可怜的人的心脏,鲜血如同小喷泉般喷洒而起。

 

那只小巧白皙的手从镜头外伸过来,盖在了镜头上。咔擦一声,画面消失了。

 

几秒钟后,镜头切回了演播室,女主播脸色白得跟纸一样,寂静无声。

 

酷拉皮卡伸手关掉了电视,屋内的氛围更加静谧。

 

库洛洛轻舒一口气移开目光,嘴角含笑,非常欣慰。他看着酷拉皮卡从茶几上站起来,眼神淡淡地望过来。但这一次库洛洛没有左顾右盼地退避,也没有嬉笑,而是直直地回视这个人,带着挑衅和戏谑。


是时候了。


“把衣服穿好。”酷拉皮卡瞥了他一眼,语气平淡。

 

库洛洛抱胸倚在墙上,隔着半个客厅悠然地望着酷拉皮卡。他的上衣没系扣子,露出漂亮的胸腹肌肉,腹部的绷带已经拆了,能看到明显的淡粉色疤痕。

 

闻言,他伸手拢了一下衣襟,“扣子掉了,你的衣服你忘了吗?”他的笑容非常亲昵。

雷欧力和坐在沙发上的旋律不由淹了口唾沫,他们现在都不敢开口说话。旋律还好一些,雷欧力则完全没有思想准备的三观爆炸。通过这二人诡异的对话和诡异的氛围,一个大胆的猜测闪过脑海。然信息量太大,他宁愿相信自己今天是起太早了糊涂了或者脑子被门给磕了。

但酷拉皮卡没有让他呆滞多久,他伸手拍了下他的背:“走。”酷拉皮卡转而拉起沙发上坐姿僵硬的旋律,“你们先出去,等我一会儿。”

他们二人经过库洛洛身边时,库洛洛低头朝旋律微笑示意,旋律不知如何是好,只敢加快脚步走出门外。

雷欧力心情复杂地与他对视一眼。三年了,距离在友客鑫与这个男人的交手已经过去三年了。如果不是这人额头上标志性的等臂十字刺青,他几乎不敢认。他不敢相信,再次见面,居然会是在酷拉皮卡的家里!他还穿着酷拉皮卡的衣服!还用这种暧昧的语气对酷拉皮卡说这种暧昧的话!这说明什么?雷欧力无法想象,他觉得酷拉大概疯了……

酷拉皮卡反手合上门,室内外被隔绝的一瞬间,肃杀的气息便从他身上释放,他盯着库洛洛,压迫感几乎要把人逼退。

“哇哦哇哦,”库洛洛做了个夸张的害怕动作,笑道:“没必要对我发脾气吧,你的搭档又不是我杀的。”

酷拉皮卡走到他面前,轻蔑地一笑,“但你的女孩是我杀的。”

库洛洛一愣,“小滴?”

酷拉皮卡没有理他,走进房间。他从衣柜里翻出一身新衣服,是前几日买的,一直忘了拿出来。

那人跟在他身后发问:“你认真的吗?”

酷拉皮卡把衣服随手扔到椅背上,“换上。”

库洛洛不依不饶地追问:“你是认真的?”

酷拉皮卡看他难得一见的紧张模样,笑了一下,“你又能怎样?”

库洛洛的神色沉寂下去,没有了刚刚的玩世不恭。

“那我就得和你同归于尽了。”

屋外的旋律紧张地听着屋里的声音,这样其实不太尊重人,但她忍不住。雷欧力在一旁焦虑地转着圈。

酷拉皮卡闻言发出一声冷笑,他上前一步,握住库洛洛腰,稍稍使力把他抵在墙上。他的手心贴合着库洛洛的腰线,凑近一些端详他的表情,然后轻轻地笑了。

“你还当自己有肆意妄为的资本呢?”酷拉皮扫了一眼库洛洛安静垂落的左手,“你以为我注意不到?你现在根本就用不了《盗贼的极义》。”

如果一定要形容酷拉皮卡现在的表情,库洛洛想用“卑鄙”,不管眼前的青年如何气质出众,当情绪主导了理智时,看什么都不会太美。酷拉皮卡环住他的腰,轻挑地勾起他的内裤边缘,钻进去,揉了一把。


“你试探我,勾引我,取悦我,无非是因为现在的你……奈何不了我。你想活下去,你没有选择。”

库洛洛冷冷地看着他,他从来没有用这种眼神看酷拉皮卡,带着疏离和抵触。

酷拉皮卡不喜欢这个眼神,他探身吻了上去。

但破天荒地,库洛洛偏过头,他只吻到他的侧脸。

酷拉皮卡不悦地冷哼一声,捏着他的下巴把他的脸掰了回来。而库洛洛依然没有迎合他,原本他们的亲吻库洛洛都是更热情的一方,他吻技高超,又没什么顾忌,光是投入的亲吻就让人沉沦。

但这一次他就跟木头似的杵在那里,紧抿嘴唇,一动不动,对酷拉皮卡的撩拨无动于衷。酷拉皮卡把他压在墙上,非常强硬地破开了他的牙关,追逐他的唇舌在口腔里翻搅。

单方面的亲吻毫无快感,一点也不忘我。酷拉皮卡扫荡了一圈,略微失望地退了出来。他看着库洛洛此刻隐忍的表情,莫名觉得有点躁动,一股无名的冲动涌上脑海。

其实他此刻很想做点什么坏事。比如把库洛洛压在桌子上让他无助地承受自己,或者让他跪在地上从后面狠狠操他,亦或去浴缸里,让水流包裹着他们,他的每一次进出都激起一片浪花。他想看他隐忍的怒气下被情欲惹红的眼角。他不是不喜欢好好穿衣服吗,那就不要穿好了!

机不可失,现在不欺负他更待何时?

可是酷拉皮卡还是酷拉皮卡,年轻有为的人都是相当自制的,也永远分得清轻重缓急。

库洛洛推了他一把,拉开两人间的距离,这些天来第一次,他表现出了对酷拉皮卡的警惕。酷拉皮卡也不恼,像对待关在笼子里的小老虎那样,反手蹭了蹭他的脸颊,冷冰冰的锁链擦过皮肤,激起一阵战栗。

他捏了捏库洛洛的脖子,在他耳边低语:“乖乖待着,等我回来,我们还有的聊。”

嘴唇贴了下耳垂,酷拉皮卡轻声威胁:“听话。”库洛洛不耐烦地拨开他的脸。

酷拉皮卡对今天的战况很满意,难得的他完全掌握了主动权,能让这个男人这么憋屈的人,世上恐怕只有他。

“你刚才的话是认真的?”

还没等他走出屋子,库洛洛又重复了这句话。酷拉皮卡脚步一滞,他无语地回头看了他,遏制不住地翻了个白眼。

“你傻了吧,就这么好骗?”

库洛洛靠在墙上没动,待酷拉皮卡远去,才舒一口气,终于放松下来。

 

 



---------------------


谢谢诸位的留言和小红心,我自己老写冷CP文,已经习惯自嗨了,同好实在是不易,谢谢大家的喜欢么么哒~~~!



另外,我写的团长是旧版H x H 的那个娃娃脸的团长的形象。酷拉也是旧版的长大版。因为我看猎人的时候是初中,现在我已经大学了,虽然也看过重置版,但是重制版的团长没有旧版勾搭妮翁大小姐的团长那份随性和不羁,新版太霸道了。还有跟揍敌客家两位大佬打完之后,旧版的团长有个扯额头绷带的动作,扯下来往空中一扔随风而去,尼玛,老娘就是那个镜头入的坑。

评论(8)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