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川之夏

沉迷考研不能自拔。

【酷团】一室之间 (12)


Hunter X Hunter

CP:酷拉皮卡·窟卢塔 X 库洛洛·鲁西鲁

分级:R

作者:琥珀川

 

一切权利属于富奸老贼。

 

~~~~~~~~~~~~~~~~~~~~~~~~~


新的一天阳光明媚,酷拉皮卡一点也不着急出门。


“你别折腾我了……”库洛洛含糊地说着把脸埋进被子里,“困……”


他裹紧被子,任凭酷拉皮卡怎么拽都不回头。


酷拉皮卡完全没有理会他的嘀咕,他把手从被子下伸进去,抚摸过库洛洛光裸的后背,再顺着腰侧向上游移。他的手指温暖,若即若离的抚摸挑逗,划过肩头,再下移至胸口。稍稍用力,就把手伸进被子的缝隙里。


一只手时轻时重地揉搓他胸口和锁骨的皮肤,库洛洛挣扎一下,用胳膊压住这不安分的手。


酷拉皮卡轻笑一声,坏心地用手指轻轻抓挠了几下,惹得库洛洛发出一声懊恼的呻吟——这觉肯定是睡不成了。


他半睁着惺忪的睡眼转过身,酷拉皮卡随即抽开在他胸口捣乱的手,转而搭在他的肩膀上,饶有兴致地看着他。


库洛洛看酷拉皮卡已经穿戴整齐,倚着床头俯视着自己,有一下没一下地把玩着自己的头发,既不说话也不进一步动作,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笑。又是那种三分不屑,三分嘲讽,三分玩味,还有一分温柔的笑。


库洛洛心中一声轻叹,自己这会腰酸背疼累得要死,这人却依然游刃有余,年轻就是不一样,不服不行。他伸手环住酷拉皮卡的腰,像一只餍足的猫似的,把脸埋进他的胸口,他的衣服上有兰花的气息,很好闻。


酷拉皮卡被他无防备的模样取悦了。像安抚猫咪那样抚摸着他,从发梢至后颈再到脊柱,指甲打着圈临摹着一节节脊椎的起伏。他感到库洛洛的呼吸透过衣服传到了自己的胸口,温暖又妥帖。他感受着手指下光滑皮肤的温润触感,昨晚的体验着实美妙。而此刻,这个男人,他的骨、他的血、他跳动的心脏,尽在自己的掌下,这种纯粹的掌控真令人迷恋。


库洛洛感觉到青年的抚摸变得心不在焉,不禁露出一丝微笑,然后很快掩藏在柔软的衣物间。


他收紧手臂,让自己更加贴近这个慵懒的,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着自己的人。 


酷拉皮卡•窟卢塔真是会给他惊喜。远胜过火红眼冶艳的,是内心的诡秘多变。一个活生生的酷拉皮卡,他的成长所带来的魅力是再多的火红眼也取代不了的。


“不早了,我要走了。”酷拉皮卡意犹未尽地在他的腰间掐了一把,又抽出手理了理他的鬓角,把黑发绕在耳后,露出光洁的侧脸。库洛洛没有睁眼,点了下头,放松了胳膊,好让他起身。


酷拉皮卡伸手捏着他的下巴,凑近他的耳边低语:“乖乖待着,别乱跑,明白吧?”


低沉柔软的嗓音如同银砂在丝绸上游走,振动库洛洛的耳膜,让他不禁瑟缩了一下。他这才睁开眼睛瞥了酷拉皮卡一眼,玩味地哼笑一声,“你不是给了我制约吗?”


酷拉皮卡坐起身,轻拽住库洛洛的头发让他的视线凝视自己,“你知道就好,别耍心眼。”随机松开手,捏了下他的耳朵,“在我厌倦之前,你只能留在这里。”


“哦?”库洛洛倒像是清醒了一般,支起头看着酷拉皮卡慢条斯理地起身,对着镜子整理衣领。他兴致十足地问:“你厌倦之后呢?”


酷拉皮卡低头仔细检查好右手的锁链,再把两柄短刃入鞘绑在小腿上,又将一把小巧的手枪插入后腰的皮套里。宽松的帽衫和夹克让他一眼望之宛如少年,只是这个少年再也不会穿故乡的服饰了。这衣衫之下的身体,正属于一位实力强悍的猎人。


酷拉皮卡回头对库洛洛露出了一个漂亮的笑,那种只要他愿意,就可以换取一切的笑容。

“你这么聪明,当然能猜到自己的结局,不是吗,库洛洛?”酷拉皮卡的笑容一直延续到他掩上房间门离开,而库洛洛都没太能回过神。


这真是,太有意思了。


他仰躺回床上,望着洒满阳光的天花板忍俊不禁。库洛洛把手搭在自己的嘴上,在脑子里回味了一遍刚刚那人的笑容。


真漂亮。


玻璃匣里的火红眼美则美矣,但冰冷乏味,哪里比得上这种动态的瑰丽。


确实……不那么想走。






 

库洛洛本不是特别嗜睡的人,但昨晚着实够累。是他自己把酷拉皮卡从自制力的枷锁下释放了出来,就得付出点代价,不过相比上一次,昨晚已经算的上相当有趣了。


起来也无事可做,不如继续躺着。似乎过了很久,半梦半醒间,他听见了敲门声。断断续续,很轻却很执着。


库洛洛躺着琢磨了一会儿,最终好奇心战胜了求生欲,他起来,穿过客厅,来到大门边。


敲门声停止了,但他知道门外的人还在,门外的人感受到了他的靠近。短暂的静默后,一道轻柔的女声隔着门板传来:“您……是酷拉的朋友吗?”


啊呀,女孩子?库洛洛心中兴趣更甚。他贴近门,把手放在把手上,突然手指像被针扎了似的,刺痛了一下,他条件反射地缩回手,看了看手指,完好无损。库洛洛再次握住门把,尝试着拧了一下,伴随着锁舌退出锁孔的声音,咔嚓一声,他感觉自己的心脏像被触动了一样,噗通噗通加速跳动了起来,一下一下,好似要跳出胸膛。这感觉让他难受,有点想吐。


他最终还是放弃了——送开手,任由门锁归位。


“他不在,”库洛洛对自己有点失望,他等待着心跳慢慢平复,面对门板轻声说道,“很抱歉,我开不了门。”


“啊,没……没关系,”门外的女孩有些惊讶有些疑惑的样子,“请问,您知道他大概什么时候回来吗?”


库洛洛无奈地笑了一下,“不知道,大概今天晚上,大概明天。”门外的女孩子犹豫了一下,低声说道:“请您替我转告他,请他回来以后联系我,拜托了。”


库洛洛被这个女孩小心翼翼的态度逗乐了,能知道酷拉皮卡住所的,应该是他非常亲近的朋友,怎么反而如此小心,连自己这么可疑的存在都不多问。


“我会的。”


门外的女孩在想走又未走,在门外踱步两圈,终于按耐不住靠近了些。“那个,您的声音我觉得很耳熟,我叫旋律,您能不能告诉我您的名字。”


旋律………旋律?旋律!


库洛洛想死来了,已经过了好几年了所以他淡忘了,酷拉皮卡身边那个音乐猎人,那个听力超凡的女孩。当初若没有她,凭稚嫩的酷拉皮卡.窟鲁塔,怎么可能让旅团吃亏。


呵,真有意思,想不到再次接触居然是这种情形。库洛洛忍不住笑了,他在玄关处的长绒地毯上盘腿坐下,面对着这扇薄薄的,隔绝了他与外界的一切的门板。


“你知道我是谁。旋律。”库洛洛坐在安静到连尘埃都凝滞的室内,面对空空如也的门,就像面对一位老朋友般,悠然地说道。


门外的女孩似乎愣了一下,库洛洛放缓自己的心跳,轻松的,悠然的,犹如喝下午茶般平稳轻挑的心跳声。


门外的旋律脑中灵光一现,犹如一道惊雷在耳中炸开。她猛得倒吸一口凉气,控制不住地倒退几步,心跳如锤鼓,好似门板后匍匐着洪水猛兽,獠牙森森。


她不敢置信的盯着酷拉皮卡公寓的大门,耳边萦绕着那陌生又熟悉的心跳声,她怎么能忘了呢,那曾让她几近崩溃,曾让酷拉皮卡从将自己打碎又重组,从深渊至人间,在堕落中重生的男人的心跳声。


旋律后退几步靠在墙上,她本就不是大胆的人,此刻她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腿软。


酷拉啊,你究竟在做什么……


门里的人一言不发,很沉默,甚至是淡漠,没有戾气,也毫无杀意。但旋律依然克制不住自己的恐惧,她记得自己是为何而来,但此刻发生的事完完全全让她乱了套了。她摸索着走了几步,想回到电梯旁,她只想让自己赶紧离开。


“旋律!”库洛洛听到了她凌乱的步伐,下意识出声。


门外的脚步声停滞了一下,又继续远去。


库洛洛把一只手贴在门上,冰冷的金属质感吸走了手心的热量。“请等一下,先别走好吗。”他放缓了声音。虽然并没有抱很大的期望,但库洛洛从不会放过一丝可能。你永远都不知道哪一簇火苗可以燎原。


“你不用害怕,我伤害不了你。”


“陪我说说话吧,旋律。”


门外是良久的沉默。库洛洛坐在地毯上,把额头靠在门板上,企图让自己更加平和与清醒。不知道是否是心理因素,只要贴近这扇门,他就会觉得压抑,感觉自己的气被压制,似乎有人以强硬的力度压着他的肩膀令他曲折。


门外的脚步声重新靠近了,小心翼翼的,左顾右盼的。竟然没有走。


真善良。库洛洛笑了一下。


旋律想,她不该留下来,她应该离开,然后去找雷欧力或者奇犽,亦或是小杰。酷拉的朋友不多,能信任的只有他们。这是为酷拉好,他或许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或许是过于自信了,或者就如他的朋友们担忧的那样:酷拉变了,他长大了,复杂了,黑暗了。他做了太久的猎人,杀了太多人,有时候也会分不清对错,也会越过那条模糊的界限。


可是,旋律不相信。他最信任的,最坚韧的,灵魂如钻石般干净剔透的朋友酷拉皮卡,应该永远都是清醒的。他的所作所为一定有自己的打算。


“没有什么要问的吗?”库洛洛笑着开口,他面对着门,想象着门另一侧的那个女孩的心情。


旋律绞着衣摆,她有太多疑问,不只从何开口。她怕知道的太多,酷拉会尴尬,可是一无所知,她会担忧。


“不如这样,你问我一个问题,我回问你一个。对你,我有问必答,对我,你随意。好吗?”


旋律咬咬牙,“您……你…在这里待多久了?”


“二十四天。”库洛洛摩挲着嘴唇,思索几秒:“这里离海很近吗?我每晚都能听见海浪声。”


“是的。”旋律伸手压住胸口,克制着情绪,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平稳,思路清晰。“如果你开门会怎样?”


“会死,”库洛洛转了个身,让自己背靠着门,这样感觉轻松一些,“你经常来找酷拉皮卡吗?”


“只是偶尔。酷拉他为什么……这么做?”


库洛洛嗤笑一声,“我猜是因为好玩?如果可以,我倒希望你替我问问他,他什么时候玩腻。”


“他……已经不打算报仇了吗?”旋律喃喃地说道。不知该喜该忧,她一直希望酷拉能活得轻松一些,可是现在的情形,也太超乎想象了,这太过了。


“这个我就真不知道了。”库洛洛无奈地摊手,“西索现在是活的还是死的?”


旋律被他这个转折惊了一下,怎么会……难道他已经知道了?


“我不知道。”她犹豫着回答。


库洛洛砸吧下嘴,嘀咕道:“那就是还没死……”他伸手捏了下鼻梁,看来旅团是遇到麻烦了。当初在天空竞技场,没有亲自去确认西索的死亡,是他的失策。


“玉兰花开了吗?”


啊?旋律被他跳跃的思维问懵了,玉兰玉兰,楼下就有一排玉兰树,她来时看到了满地的白色淡紫色花瓣。


“已经落了。”


“是吗。”库洛洛闭上眼睛,回忆了一下酷拉皮卡衣襟上幽幽的香味。初秋的玉兰都已经败落了啊。


又是良久的静默,双方都没有再说话。


“谢谢你陪我说话,旋律。”库洛洛倚着门起身,门外的女孩听见声响,下意识地退后一步。“我欠你一个人情,”他对着空荡荡的门悠然笑了一下,“再见。”

 

库洛洛来到客厅的木茶几边,他拿过桌上的木盒,里面有一块造型精致的蓝宝石——液态矿石,天使之翼。他亲手打磨完成的,准备送给小滴的生日礼物。他问过小滴,下一个生日有什么愿望。小滴说她想要一对翅膀。大家都笑了,她二十多岁了,却还像个孩子呢。可他记在了心底。

 

他拿起精致小巧的一对翅膀,来到窗边,迎着日光,小翅膀晶莹剔透,内里荧光流转,好似一道星河。他承诺过的礼物,怎么能食言呢。

 

——我会把它带到你的身边,我会送你回你的故乡。如果死去,那就有我亲手为你佩戴。

 

旋律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的,酷拉在任务中时手机经常关机,而她急着见他才冒然拜访,没想到……她沿着环海路往回走,感觉脚步还是虚浮的,索性就在路边的石墩上坐下了。她摘下帽子,这才发现自己额头上全是汗水。

 

天呐,旋律捂住自己的脸,她该怎么办。她该毫无保留地相信酷拉吗?快一个月了,如果她今天不来撞破酷拉的秘密,酷拉是打算永远瞒着他们吗。

 

可是她不能就这么不闻不问。她来找酷拉,是因为幻影旅团搅起了风浪,她有所猜测,特意来通风报信。没想到事实远超她的想象,这真是,太刺激了呀……

 

酷拉啊酷拉,你快点回来吧,你知不知道你的处境有多危险。






评论(4)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