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川之夏

沉迷考研不能自拔。

【酷团】一室之间 (7)


Hunter X Hunter

CP:酷拉皮卡·窟卢塔 X 库洛洛·鲁西鲁

分级:R

作者:琥珀川

 

一切权利属于富奸老贼。

 

~~~~~~~~~~~~~~~~~~~~~~~~~~~ 

酷拉皮卡结束这次危险的任务后,给自己放了个假。

 

最近不太平,乌鸦等人已经销声匿迹了一段时间,酷拉皮卡帮他们删除了在佣兵团的任务记录,也销毁了档案。

 

佣兵团的人互相之间没那么熟,除了固定搭档的团体,再就是酷拉这种级别较高的挂牌猎人。佣兵团只是负责牵线的中介,并不知晓委托人的具体身份和任务细节。乌鸦几人经验丰富,再加之身份隐秘,不出意外是可以逃过蜘蛛的复仇的。

 

而现在真正令他挂心的,是蜘蛛们的行迹无踪。酷拉皮卡能在猎人世界站稳脚跟,除了他强大的念、凌厉的身手和决绝的行事作风,再就是他收集信息的能力。没有人能欺骗他,也没有变化能迷惑他,他总能在最关键的时候作出正确的选择。

 

如今现实与水底一样暗潮汹涌,他需要一点审时度势,作出决定。

 

 

 

酷拉皮卡躺在沙发上放空,电视里放着无趣的访谈节目,主持人和嘉宾兴致高昂地谈论着星座、命运的话题。

 

库洛洛还在餐厅的落地窗前折腾着他的石头。多天的接触已经让两人摸索出了一种最大限度避免接触的相处模式。如果酷拉皮卡待在书房,库洛洛就会在屋子里随意走动,如果酷拉皮卡在客厅,库洛洛会待在卧室,或者去书房看书消磨时间。酷拉皮卡的书籍也不少,他偏爱历史文学或者冒险游记,也会买当红小说、社科类杂志,但很多都没有看完就被闲置了。

 

如果两人都不在房间里待着,那也不会在同一个空间。一般库洛洛占着沙发,酷拉皮卡就在餐桌边上保养自己的武器,亦或是研读下一项任务的资料。

 

但从今天早上起,库洛洛就一直坐在餐厅明亮的落地窗前,酷拉皮卡无事可做,也不想限制在房间里,便靠着沙发思考发呆。

 

他看着库洛洛动作不太熟练地打磨着原石,一块拳头大的矿石现在只剩核桃大小。他手里的工具都不太顺手,除了那把匕首,那是自己随手仍在杂物间的,被他翻出来了,倒是非常坚硬的工具,或者武器。

 

这间屋子里危险品多的去了,酷拉皮卡从来没有想过防范,他并不担心自己会被威胁。如果一只断腿的蜘蛛他都制服不了,他早死了不知多少回了。只是他现在还没决定该怎么解决库洛洛·鲁西鲁这个麻烦的男人。自己能制约他的程度,随着他的伤势的恢复会越来越低。就这么放他出去继续胡作非为?或者直接杀了他一了百了?

 

感觉到酷拉皮卡审视的目光,库洛洛抬头看了他一眼。这神情让他失笑。

 

库洛洛可以琢磨出酷拉皮卡对他的态度,也能想象他的矛盾。不过他无所谓,只要这个人暂时不杀他,无论他是用看仇人的眼光看自己,还是用此刻这种看兽类的眼神看自己,他都不在意。

 

怜悯又排斥、自律又压抑的样子,真是非常生动啊。虽然没那么有趣,也不够漂亮,但是深不见底。

 

或许,事情本来就不该这么品淡无味?

 

库洛洛看着手中已被自己打磨地初具形态的宝石,突然有了好奇心。一个任性妄为的酷拉皮卡·窟卢塔,会是什么样子?

 

库洛洛把宝石擦净放在盒子里,将乱糟糟的地面收拾好,抱着电脑来到沙发上。沙发是L形的。酷拉皮卡靠在一头,库洛洛坐在另一侧,两人隔了足够远的距离。酷拉皮卡冷眼瞧了他一下,又不甚在意地挪开目光继续神游。

 

这台笔记本是酷拉皮卡的,旧的,没有联网。酷拉皮卡一直用它装一些资料,一层层地设了密码。库洛洛不费吹灰之力就破了开机密码,然后故意把能破开的都攻破了。有几个文件夹如果恶意入侵就会自动销毁,他没打算真惹恼酷拉皮卡,便略过了。

 

这一切都在酷拉皮卡眼皮底下发生,酷拉皮卡却一副事不关己的淡漠样子,好似他折腾的是别人的东西。库洛洛很是失望。

 

酷拉皮卡有做任务总结的习惯,他把每次任务的起因经过结尾都会记下来,然后就任务的完成质量进行分析和反思。所以他很少会被同一个难题难倒,也几乎不会遭遇类似的困境。

 

库洛洛很欣赏他这个习惯。优秀的念能力者,往往会过度依赖自己的能力天赋,而忘却了对思维的炼造。这样的人,大多死于狂妄。酷拉皮卡身上有很多库洛洛相当欣赏的地方,然而还有更多待发掘的特质。

 

收藏家面对珍宝永远是躁动的——这是库洛洛对自己欲望的美化,也是为自己的任性找的借口。

 

“你知道为什么会有七大美色吗?”

 

库洛洛问了酷拉皮卡一个很危险的问题。几乎是擦着禁忌划过。

 

酷拉皮卡没有搭理他,他穿着家居服,赤脚靠在沙发上拿着遥控百无聊赖地换台,神色有些倦怠。他知道库洛洛比他更无聊,他一直都不安分,以后只会越来越不安分,如果随随便便就跟着他的话题走,就会被他套得死死的。

 

库洛洛摆弄着电脑。酷拉皮卡把在矿坑的经历也记了下来,还没写完,总结写得很粗略,倒是补充了相当多的关于人鱼的研究资料,还有液态矿石的形成原理和能力机制。库洛洛想,如果酷拉皮卡愿意把他的任务经验总结出书,说不定会被赏金猎人、私家猎人奉为宝典。

 

不过他也能够想到酷拉皮卡对此过分关注,无非是因为同病相怜的心理作祟。千年以前,人鱼族繁荣昌盛,如今却销声匿迹,一个种族的没落,其心酸非常人所能体会。

 

窟卢塔族也曾兴盛。

 

在酷拉皮卡的祖先隐居以前,窟卢塔族曾是神秘而古老,人丁兴旺的大家族。盘踞一方,地位尊贵。血统优势让他们不局限于念的限制,族中人人都是优秀的念能力者,火红眼血统给了他们美貌与实力,也给了他们清高自傲。

 

再耀眼的玫瑰也会在冬日冻结。窟卢塔族的毁灭来得极快,除却了一支选择隐居的族人,其他的火红眼都被湮灭在历史的洪流里。

 

而隐居的这一支,也没能逃过灭亡。因为人类的欲望与残暴,因为逃避的孱弱与天真。

 

因为幻影旅团。

 

“美丽的事物多如繁星。但稀有的才珍贵。”库洛洛把电脑放在茶几上,屏幕上有一张液钛矿石的高清图,镶嵌在岩壁中的矿石,发出幽幽荧光,像一只清澈的眼睛,这是人鱼族稚子的哀殇,是泣血的悲鸣。

 

库洛洛没有介意酷拉皮卡不动声色下的不耐烦,和那警告意味的眼神。他自古自地继续说下去。

 

“但我认为稀有也不是根源,”库洛洛觉得自己就像很久都没有说话似的,像把心里的想法一股脑倒豆子似的倾出来。“天上的月亮美丽且稀有,极寒之地的七彩霞光、深海剧毒的琉璃鱼、火山岩浆中生长的双生噬焰花皆是如此,却没有人企图将其列入美色中。”

 

流星街是库洛洛的故乡,是幻影旅团的发源地。那里没有规则,没有秩序,没有人教会他作为人应该怎样自处。流星街的孩子学会的人性里,没有“怜悯”与“慈悲”,在那里,人类与其他任何物种都没有区别。

 

物竞天择,强者生存。

 

死亡,因为且仅仅只因为,弱小。

 

“人类只会觊觎自己能够得到的东西。能够触摸到的美,才有被采撷的价值。”

 

库洛洛伸手合上电脑,他转过身,面对着酷拉皮卡盘腿坐在沙发上。“你觉得呢,酷拉皮卡?”

 

不知道什么时候,电视已经关了,酷拉皮卡坐在沙发上,脊背绷着,年轻的身体如矫健的狮子般蕴含着无限的力量。库洛洛一点也不怀疑狮子下一秒就会扑上来用利爪撕开自己的喉咙。

 

几秒的静默,酷拉皮卡站了起来,一言不发地走向房间,他不能待在这里哪怕多一秒,他高估了自己的度量,也低估了库洛洛的神经质。

 

在经过库洛洛身前时,这个男人突然一把拽住他的手腕,抬头直视他的眼睛。库洛洛的眼里没有戏谑或者玩笑,他的表情很认真也很郑重,就像在讨论一个深刻的学术问题。

 

“藏匿与躲避从来都避不开雷雨,退缩也不可能换来平静。”库洛洛突然笑了,笑纹荡漾在他的嘴角。

 

酷拉皮卡任由他拉着,没有急着夺回衣袖。库洛洛无所畏惧地直视他的面容,“我高兴看到你的远见和透彻,酷拉皮卡。尊重和敬畏从来都是给强者的。”

 

“就算没有我,窟卢塔族也……”

 

压死骆驼的最后一句话没能说出口,因为酷拉皮卡伸手冲着他的脸扫了一下,截住了下半句。

 

酷拉皮卡的力道不算大,但库洛洛还是偏了下头,脸颊还是飞快地泛起了红色。他怔愣了一瞬,松开了拉着酷拉皮卡的手。

 

年轻的猎人抬手捏住他的下颚,迫近了盯着他的眼睛。酷拉皮卡的声音冷到可以掉出冰渣子,“不要挑衅我,我只警告一次。下回就没这么简单了。”

 

说着他用手指狠狠按了下库洛洛红肿的脸颊,泄愤似的掐了一把,留下淤青的痕迹。

 

但库洛洛看见了他眼里一闪而过的猩红,他的注意力被满满地吸引了,甚至顾不上脸颊传来的火辣辣的刺痛。

 

库洛洛是一个疯狂的人,他会为了寻找一幅绝世的名画跨越整个大陆,会因为好奇于一个别样的念能力而不惜搭上自己的性命,也会一时兴起与所有黑帮为敌。现在,他想去探索一个奇妙的人类内心的黑暗面,犹如泥潭里倒映的星光,迷雾中徘徊的航班,万籁俱寂间浅斟低语的吟唱。一个人可以善良到残忍,也可以残忍至如何呢。

 

“你看,”库洛洛直视着酷拉皮卡美丽的眼睛,他想自己大概是有些神经质了,所以脑子里才会冒出那么多稀奇古怪的念头。但酷拉皮卡冰冷坚毅的面具,他真想让它支离破碎。

 

“我们之间,本就应该直接动手的。”

 

他完好的右手突然绕过酷拉皮卡的后颈把他狠狠拉近,他俩间短短的距离瞬间缩至零。

 

库洛洛以一种义无反顾的气势吻住了酷拉皮卡。

 

说是吻大概不合适,这是带着十足攻击性的撕咬。酷拉皮卡下意识地要后退,但库洛洛把整个身体都贴近他,两只手肘锁住了他的脖子,胸膛贴着胸膛整个人都钻进他的怀里。

 

库洛洛撕咬着他的嘴唇,顶着他的牙齿把舌头伸了进去,狂妄的力道让酷拉皮卡根本没法应对。

 

比大脑率先反应的是身体的本能。酷拉皮卡绊住这个犹如黑豹般敏捷的男人的腿,把他死死摁在了沙发上,但脖子上强硬的力度把他自己也带了下去。

 

火气裹挟着羞愤从胸口奔腾至天灵盖,酷拉皮卡感觉到全身都被怒火点燃了,连带着脑子都被烧糊涂了。

 

他以更霸道强势的力度把脖子上的手臂捋了下来,狠狠拧住摁在那人头顶,压制的姿势让他更好发力,轻松夺回了主动权。

 

愤怒与不可理喻的震惊在他的大脑里回荡,让他的理智飘到了天边。

 

所以在那人痛呼一声并松开口时,他并没有停下,而是咬住那人湿润的舌头,顺着一路攻略城池,蛮横地扫荡了每一个他能触碰到的角落,让那人温暖的唇舌最大限度地容纳了这个外来者的侵略。

 

等他终于理智回笼,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时,他松开嘴抬起身,看着库洛洛脸色发白,嘴角都是血,每一声呼吸都在颤抖着。他的左手以一种扭曲的姿势被自己捏着压进沙发里。

 

库洛洛的眼里弥漫着氤氲的雾气,疼痛让他说不出话来,但他看着酷拉皮卡的眼神却不可遏制的带上了欣慰和得意。

 

酷拉皮卡这才发现了,自己点燃了火红眼。








评论(4)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