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川之夏

沉迷考研不能自拔。

【酷团】一室之间 (6)

Hunter X Hunter

CP:酷拉皮卡·窟卢塔 X 库洛洛·鲁西鲁

分级:R

作者:琥珀川

 

一切权利属于富奸老贼。

 

~~~~~~~~~~~~~~~~~~~~~~~~~~~~~


库洛洛的身体底子毕竟还是好的,凭借着一支抗生素和退烧药,天亮的时候体温就稳定了下来。酷拉皮卡把另一支抗生素也用了,于是一直到他伤口开始结痂,也没再发烧过。

 

窟卢塔族人,和幻影旅团的团长,以一种令人难以置信的平衡,在同一屋檐下,就这么顺理成章地生活了近半月。

 

库洛洛腹部的伤口已经收敛了,右脚的脚踝伤也好了不少,不再需要扶着墙走路了,只有左手还不能动弹。

 

酷拉皮卡的这间公寓没有电话,没有网线,他每天除了翻阅书房里的书,躺在床上发呆,偶尔看看电视,完全无事可做闲到发毛。

 

酷拉皮卡的作息也不太规律,大多数时候早出晚归,偶尔夜不归宿,但有时也会一整天都待在家里。他们交流不多,居然也没有剑拔弩张。

 

库洛洛有种奇怪的是直觉,他能感觉到他的怜悯,和似有若无的放纵。并不是说酷拉皮卡真的纵容了他什么,而是对一个曾经企图灭掉旅团的人来说,这算得上温和的收容行为,如温水煮青蛙般反常到诡异。

 

库洛洛不认为酷拉皮卡是个有耐心的人,时间给了他无上的冷冽气质,强大的实力,也给了他不可捉摸的脾性。但一个人天性里的急促和倔强是很难被时间抹掉的。当初那个能被他三两句话就挑拨地理智全无的人,再怎么成长也很难在短短三年内就变成一个城府极深无喜无悲的人。

 

有时他会打着擦边球试探酷拉皮卡现在所作所为的目的,他考虑了从猎人协会针对旅团的围剿,到酷拉皮卡针对他个人的戏弄等几十种可能,却没有一种能完美嵌合现在的情形。

 

他会时不时做一些没意义的事来试探这位猎人、也是仇人对自己的底线。比如问他要一些书房里没有的书,晚上在他身边抱怨自己很饿很冷很无聊,或者半夜不睡觉开着不小的音量看电视,也会或刻意或不经意地向他打听那天之后的状况。

 

他知道酷拉皮卡自始至终都有参与那天发生的事,只是不确定他的定位和目的。很多时候他都觉得自己必然漏掉了重要信息。

 

但大多数时候酷拉皮卡都不搭理他,有时被骚扰得烦了,会冷嘲热讽地奚落他几句,也没什么杀伤力。有那么两三次,他也满足了他,比如给他带了一套雕刻工具,还有一本诗集《玫瑰战争》:

 

“你好吗,过路客?

长眠于此的是一位智者,抑或一束红玫瑰。

不妨驻足片刻,为他斟上一杯苦艾酒吧。

我为你讲述这个乏味的故事。

请下一次,你怀抱玫瑰而来,花瓣娇嫩,露水晶莹。”

 

还有这一次,他为他带回的液态矿石。

 

在五天前酷拉皮卡整理行囊准备出门时,库洛洛看见他随手放在桌上的一叠资料。酷拉皮卡是佣兵团的挂牌猎人,做雇佣猎人做到他这个地位,已经很少需要看别人脸色了。他是可以凭自己的喜好选择任务的。

 

而这次,他要跟随他的委托人——一位珠宝大亨去一个荒废已久的矿坑,那里多年前发生了事故,死了不少人,由于矿坑收益并不可观,投资人在事故后放弃了对矿坑的继续挖掘。

 

而库洛洛随手翻阅了那份资料,便知道那个珠宝商是个有些学识且识货的人。

 

这个矿坑原产黄铜矿,而调查显示,在事故发生前不久,矿工们在隧道里挖出了一种青灰色的石矿,而当他们将石矿拿出地底时,矿石表面的钙化物脱落,露出了瑰丽的蓝色内里。矿工们大肆惊喜,认为挖出了了不起的宝物,便瞒着开发商改变了原有的路线,朝着蓝色矿石多的一侧挖掘。

 

结果在一次小型的爆破中,地下河河水倒灌,来势汹涌,偏离了规定轨道的矿工们全部被困,最终无人逃脱。后来有人在河水退去后也曾冒险进入隧道寻找传说中的蓝矿石,一无所获。最终只好将这次事故认定为矿工们鬼迷心窍带来的一次人祸。

 

但库洛洛知道,传说中的蓝矿石,便是有价无市的液钛矿石。他耳朵上就戴了两颗,来之不易,是他重要的收藏品之一。

 

传说中,液钛矿石是人鱼族幼儿早夭后,他们稚嫩的尾鳍骨和骨髓化成的,能聚海洋之气。传说还说,将这种矿石含在嘴里,可在水中呼吸,来去自如。

 

而库洛洛却亲自验证过了。水下的世界奇妙无穷又危机四伏,令人心驰,可惜人类的肉体受不了深海的高压,否则他还可以去更深更神秘的地方。

 

他在好几年前曾看过一本名为《人鱼简史:百年战争》的孤本笔记。笔记记载人鱼族每百年必有大战,优胜劣汰,千年来屹立于海洋世界不倒,是海中的霸主,就如同人类占领着大陆。而战败的人鱼部落会被驱逐至淡水的河道湖泊中,失去海洋力量的庇佑,自生自灭。

 

而矿坑所在地位于峡谷边缘,毗邻海岸线,群山环绕。此处地势虽高,但地下水资源丰富。想必千百年前有战败的人鱼族群被逼入了地下河道,再也无法回归海洋。

 

矿坑之下,是人鱼塚。

 

 

库洛洛阅读着这份资料,不禁无奈的笑了,若他现在是自由的,那这些流落地底的珍宝,自己全部都会收入囊中。

 

但他现在又确实需要一块原石,有不得不要的理由。

 

于是他拿着这叠资料去房间找酷拉皮卡,告诉他自己关于矿坑的猜想,顺便帮他分析了可能遇到的危险,还相当殷勤地把自己的耳钉上的矿石拆下来一颗,递给他。

 

“如果溺水了,就把这个含在嘴里,你会变得像鱼一样自如。”打磨好的液态矿石瑰丽非凡,表面的温润包裹着内里的冶艳。想象不出它的来源如此残酷。

 

酷拉皮卡伸手接过这颗小巧的蓝色珠子在手里把玩,“说吧,你要什么?”酷拉皮卡自知对库洛洛了解不深,但他想他多半是个喜新不厌旧的人。这种收集成癖的人,让他把自己的收藏品吐出来的困难程度,跟从狼嘴里抢肉差不多,除非用更有价值的东西换。

 

库洛洛了然地笑了,跟聪明人说话就是轻松,“帮我带一块原石回来吧,”他指了指酷拉皮卡手中的矿石,“它会带你找到最优质的那一块的。”

 

而事实证明,矿坑下暗流涌动,地形复杂。酷拉皮卡能完好无损地回来,且多次救了雇主和团队其他人的小命,库洛洛提供的信息和他给的那颗液钛矿石功不可没。

 

他们找到了人鱼塚,珠宝大亨兴奋地难以自持。除了约定的雇佣金外他还为酷拉皮卡准备了相当多的礼物。酷拉皮卡拒绝了那些额外的好意,只要求把他们带出来的矿石中,光泽最深的那一块赠与他。

 

任务结束后酷拉皮卡才意识到,阴险如斯,自己竟从未怀疑库洛洛会害他。他居然在潜意识里信任了这个人提供的信息。

 

朝夕相处,脱敏的人难道是自己?


 


评论(1)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