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川之夏

沉迷考研不能自拔。

【酷团】一室之间 (3)

Hunter X Hunter

 

CP:酷拉皮卡·窟卢塔 X 库洛洛·鲁西鲁

 

分级:R

 

作者:琥珀川

 

一切权利属于富奸老贼。

 

~~~~~~~~~~~~~~~~~~~~~~~~~~~~~


老实说,库洛洛弄不明白锁链杀手的脑回路。

 

他精于算计,喜欢揣摩人心。虽然最近时运不济,但他谨慎的性格总能够把损失最小化。但酷拉皮卡绝对是他见过的最复杂的人之一,他的思想就像他千变万化的念一样难以捉摸。

 

他本以为自己没有被杀,是因为酷拉皮卡想让他等着自己的团员一个个死在前面,留下他成为最后的那个。无能为力的失去,这种感觉或许折磨人,但库洛洛对自己的团员非常了解的,重创之后必定会有一段时间的退隐,然后聚集新同伴,卷土重来。

 

这些年他一直致力于向他们灌输“旅团重于个人”,“该存活的不是个人而是旅团”,“团长的命令最优先,而不是团长的生命最优先”的思想,让他们不至于太过依赖自己。虽说旅团内部成员难免会小打小闹,但终究是没有大间隙的。

 

而令库洛洛诧异的是,酷拉皮卡既并没有致力于对剩余团员的捕杀,也没有热衷于折磨自己。他每天都有至少一半的时间待在这间公寓里,与自己待在同一屋檐下,却竟然没有对自己有多恶劣。相比当年在友客鑫的剑拔弩张,再参照他杀死了窝金的手段,他不该这么平静。

 

若不是自己现在断着胳膊扭着脚,腹部还有一道几乎要命的伤,实在是行动不便,库洛洛几乎想去刺激他一下。





这间公寓有三间房,一个小房间堆放了杂物,最大的那个连通了阳台作为练功房兼职书房,再就是库洛洛自己从早到晚躺着的这间卧室。

 

他跟酷拉皮卡的第一次非必要性交流,是来到这里之后的第四天晚上,他扶着墙一瘸一拐地挪到酷拉皮卡所在的书房门外,刚想推门,就响起了酷拉皮卡清冷没有温度的声音:“做什么。”

 

“我想洗澡。”

 

酷拉皮卡拉开门冷冷地看着他,上下审视了一番,然后发出一声嘲笑。他突然伸手拽住库洛洛的衬衫领口,轻松使力就扯开了原本就没系紧的纽扣,露出了腰腹部缠着的层层绷带。

 

“你要想死了,就自己踏出这间屋子。何必费这劲呢。” 

 

 库洛洛小声地嘀咕:“这可太难受了。”他觉得自己跟刚从垃圾堆里被翻出来的一样,身上血腥味混杂着药水味还有汗味。自离开流星街的那一天起,他还没有这么邋遢过。

 

酷拉皮卡推了他一把,最微弱的力气也足够让库洛洛站立不稳,踉跄着倒向一边靠在了墙上。他越过他,走进卧室,不一会就拿着一叠崭新的毛巾衣物出来,他把东西扔进等在门外的库洛洛怀里,便转身回了书房。

 

库洛洛有些诧异于酷拉皮卡相较过去几乎算作平和的态度,但他暂时无意于揣摩这位深藏不露的猎人的心理,他此刻只想赶紧去收拾下自己。

 

酷拉皮卡刚躺回书房的榻榻米上,手机便响了。是佣兵团这次捕杀蜘蛛行动小队的负责人,代号蝙蝠。佣兵团听从了酷拉皮卡的诸多建议,损失很小,除去自己还有三名猎人参与,仅一人受伤而已。若不是情况特殊,这位特别行动队的稳重的队长不会晚上打扰。

 

“队长。”

 

“酷…酷拉皮卡,很抱歉打扰你。”这位队长的声音听上去快哭了,“但是,那两个赏金猎人,幸存的那两人,他们消失了,就在刚刚!”

 

“消失了?死了么。”酷拉皮卡毫不意外。

 

“不…他们被人从医院掳走了,是蜘蛛!他们已经回来了!我们没能杀死他们,他们要来复仇了!我就知道这事没完…没完…我们当初不该…真的不该啊!我的罗莎…我和罗莎该怎么办……”这位实力强大的猎人在电话里语无伦次地像个迷路的孩子,嘴里一边说着悔恨一边念叨着未婚妻的名字,酷拉皮卡毫不怀疑此刻他的心里已经在嚎啕大哭了。

 

“冷静一点!”酷拉皮卡叹了一口气,“我当初就劝过你,不要贪财去招惹幻影旅团。蜘蛛是杀不尽的。”

 

“我知道,我知道…”酷拉皮卡已经听见这个男人的啜泣了,“我现在该怎么办,酷拉皮卡求你帮帮我,我和夜枭和乌鸦,我们都要死了,我的罗莎要怎么办……”

 

“队长,”酷拉皮卡打断蝙蝠的喋喋不休。“你忘了吗,我们的身份是保密的。”

 

酷拉皮卡听见浴室里有断断续续的水声传来,他从榻榻米上坐起来,调整下姿势,继续说道:“赏金猎人里面知道我们四人身份的只有一人,他们的头儿,而他那天就死了,死人是不会泄密的,其他的猎人只知我们是佣兵,但不知道来历,不是吗。”

 

蝙蝠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我们都听从了你的建议,参加行动时做了伪装。”

 

“那就对了。那两名幸存的赏金猎人就算落在的蜘蛛手里,也不会暴露你们的。”

 

听筒那头又是一阵短暂的沉默,“酷拉皮卡,还有一件事,那个魔术师西索,那天我和夜枭在追杀那个落单的女孩子的时候跟他打了个照面。听说他也曾是旅团的成员……但他既不跟我们一伙,也不跟那些猎人一伙,他似乎在独自追杀旅团,我不确定他是否有威胁。”

 

酷拉皮卡几乎要感叹他的天真,西索怎么会跟没有威胁呢?

 

“蝙蝠,认真听我说,并且转告夜枭和乌鸦。”酷拉皮卡走到阳台上,他的公寓在新城区,是一位旧雇主为答谢他的救命之恩赠与的礼物,酷拉皮卡喜欢这里的安静,便欣然接受了。

 

他看着无边夜色下,远处市中心的璀璨灯火,如同星光坠落、烈焰焚城般的繁华。万家灯火,均与他们无关。

 

“不管剩余的蜘蛛是否能知晓你们的来历,也不管西索能够威胁到你们多少,你们都已经不可能安全了。现在,离开罗莎吧,离开你们爱的人。趁你还没有暴露,趁你还活着,改头换姓离开这个城市离开这个国家吧,否则你一定会害死她的。你能明白么,队长?”

 

电话那头的男人传来一声痛苦的呻吟,他本想好好挣这一笔了金盆洗手,然后带着爱人回家乡结婚的,现在一切都完了,他梦想的温馨美满的生活已经不可能了。

 

蜘蛛是杀不尽的。你可以斩落它的腿,拧断它的头,但它总会有源源不断的新鲜血液流入,重生的蜘蛛为了祭奠逝去的同伴会不择手段。三年前的友客鑫,硝烟漫天,命比纸薄,只为一曲镇魂。





酷拉皮卡挂断电话,回到室内躺下。

 

他扶着额头思索,早就听说前不久库洛洛与西索在天空竞技场有一场死斗,造成了很大的破坏,最后以西索死亡告终。

 

然而不久后就听猎人圈流传,西索还活着,并且扬言要杀掉所有的团员。不少猎人都抱着看戏的心态等着他们互相残杀。

 

而在此期间,没有关于团长库洛洛的任何消息,天空经济场的死斗之后,他似乎消失了一段时间,任由团员自由活动。

 

酷拉皮卡多年来一直密切关注着旅团的一举一动,即使三年前至今一直没有机会再交手,但他已然摸索出了一套搜集信息的方法。在做了这个顾问之后,他动用了所有的渠道调查库洛洛的行踪,结果都是一片空白。

 

他心中不安,曾多次劝阻蝙蝠等人慎重考虑这项任务,却没有引起重视。如今的结局,也是在他的意料之中。

 

但另酷拉皮卡想不通的是,按照赏金猎人的信息,旅团的这次集合是团员自发的一次活动,是没有库洛洛参与的,因为没有人能够联系到他,那他为何会突然出现?

 

并且既然猎人能够掌握旅团的行踪,那西索自然也能。据蝙蝠后来给予的信息,赏金猎人们在旅团成员到达集合地点之前就开始了攻击,计划逐个击破。而西索是出现在集合地点的,他企图杀死最早到来的侠客跟库哔,而这时库洛洛出现了,他堵截了西索的击杀。

 

令酷拉皮卡尤其在意的是,如果库洛洛知晓他们的行动,他为何不提前联系团员叫停这次危险的集合;如果他不知道,那又是为何无影无踪数月后却又突然出现?

 

并且,距一直观战的乌鸦说,库洛洛,他在出现的时候就已经受伤了,走路不稳,看上去很虚弱,并且左手一直蜷缩着,在西索兴奋攻击的时候,他一直在退,从头到位居然都没有召唤《盗贼的极义》。

 

因为库洛洛和西索的出现打乱了他们的计划,酷拉皮卡因为担心队友才去了现场。

 

他远远地目睹了他的同伴杀死了小滴,那个年轻的女孩子。他看见西索踩着侠客和库哔的尸体继续向前走。

 

而酷拉皮卡在一个角落里发现了库洛洛,一个他从来没有想过,重伤的,单薄的,把他错认成团员的,神志不清的仇人。

 

这一切都说不通。

 

或许,自己可以直接质问库洛洛?掐着他的喉咙逼他说出任何真话。

 

酷拉皮卡琢磨着他能控制库洛洛的几率,突然神思一凛。

 

太安静了。

 



评论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