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川之夏

沉迷考研不能自拔。

【酷团】一室之间 (2)

Hunter X Hunter

 

CP:酷拉皮卡·窟卢塔 X 库洛洛·鲁西鲁

 

分级:R

 

作者:琥珀川

 

一切权利属于富奸老贼。

 

~~~~~~~~~~~~~~~~~~~~~~~~~~~~~~~


库洛洛醒来的时候以为自己又进入了一个新的梦魇。

 

他用力闭了下眼睛再睁开,他感觉到自己的腹部的伤口在隐隐作痛,盖在身上的被子有青草的气息。而金发蓝眼的猎人依旧在他身边,冷冰冰地看着他。

 

酷拉皮卡·窟卢塔,锁链杀手。

 

这就很有意思了。

 

他几乎想着,这噩梦如此真实,看来自己还活着。

 

所谓噩梦的主角没有给他足够的时间去胡思乱想思绪神游,伴随着一声嗤笑,年轻的猎人开口了:“很惊讶?”

 

“有一点。”库洛洛发觉自己的声音很微弱,看来他的身体状况比想象地还要弱一些。毕竟不是年轻的时候,从前顽强如蟑螂的生命力已经被自己透支了。

 

他微微转头看坐在自己床边椅子上的金发青年。

 

那人周身气息平和,没有杀意。离自己不到一米远,非安全距离。房间不大,简洁,是私房。安静,室内没有其他人。很安静,周围也没有其他人。

 

“这是哪里?”

 

“我家。”

酷拉皮卡翘着腿坐在椅子上,玩味地看着他。等待着他的下一个问题。

 

库洛洛知道自己此刻横竖都处于下风,便不在意什么气势上的博弈了。他轻轻吐气,放松了身体。他看着天花板上几何图形的铁艺琉璃吊灯,屋里窗帘半拉,屋外阳光明媚,琉璃灯折射着七彩微光。

 

“为什么?”

 

酷拉皮卡终于等到了自己想问的问题。他调整了坐姿,上半身微微前倾,盯着面色苍白的黑发男人。

 

“信长·哈查马。侠客。库哔。还有那个具现化系的女孩子,小滴吗?”酷拉皮卡想自己此刻的笑一定很诡异,他一直期待着这一刻。

 

“都死了。”

 





并非不能保持冷静。但既然冷静也不能改变既定事实,为何还要费心去绷住呢?

 

库洛洛看见酷拉皮卡皱起了眉头。他在掩饰情绪。但自己没有。

 

有人想看见自己痛苦挣扎。但自己从不挣扎于掩饰痛苦。

 

疼痛的悸动让他更真实,因为痛,代表着生存。

 

他依然盯着那顶琉璃灯,视野变得模糊,阳光像隔着海水,波光粼粼的真漂亮。这世上珍奇的事还有那么多。


北方冰川万里极光延绵,南方雨林葱郁草木芬芳,传说于西方大陆的水晶城池,纵横在东方海岛的神秘部族……

 

可是他能带去看的人却越来越少了。

 

库洛洛突然觉得很挫败。

 

一只手伸过来捏住他的下颚,手的主人用力把他的脸掰过去对着自己。这或许就是这个人想看的,库洛洛想,但是他不在乎,他需要那么一会儿去放空,去哀悼。

 

酷拉皮卡一只膝盖抵在他的身侧,“你怎么敢!”他的手指掐着他的脸颊,库洛洛感觉到年轻猎人的指甲陷进了自己的皮肉里。

 

泪水溢出眼眶滑落眼角,酷拉皮卡猛地缩回了手。他看着库洛洛从被子里拿出手,抹掉了眼泪,眼泪再次涌出,他面无表情地继续拿手抹掉,就像在擦一只用惯了的杯子那样,娴熟又极具耐心。

 

库洛洛重新闭上眼睛,艰难地转过身,背对着酷拉皮卡在被子里蜷缩起来。身后的呼吸声离得太近了,这很危险。但他现在不想面对任何人,腹部伤口牵扯内脏,令他想呕吐,但头疼又令他困乏。

 

他想自己此刻呕吐的话大概会窒息而亡。若他与他的团员们在地狱重逢,他们知晓他死得这么不体面,大概会嘲笑他很久吧。

 

不要抛下我啊。

 

酷拉皮卡觉得指尖的热度让人烦躁,他看到了他想看的,不费吹灰之力,出现得顺理成章。可这不是他要的,一点也不满足,一点也不畅快,他感觉躁郁要炸出胸口了,此刻他只想要破坏这荒唐的一切。

 

真实荒唐至极。

 

你这种人,这种穷凶至极的混蛋,凭什么悲伤,凭什么缅怀!你根本就不配谈论失去!

 

 



酷拉皮卡到底是没有杀他,也没有让他因为伤口感染,半夜窒息,或者上厕所时滑倒,亦或是疼痛难耐等一百种顺理成章的方式死去。

 

酷拉皮卡大概给了他一个新的限制,让他不能离开这间公寓。他在能勉强在屋里自由活动之后,曾在阳台上观望,酷拉皮卡站在他的身后不咸不淡地开口:“如果你把脚迈出去,会立刻心碎而亡,想试试吗。”

 

库洛洛回头看了这位成长迅猛的猎人一眼,虚弱地笑笑,“我想还不到时候。”

 

酷拉皮卡知道他在等待着什么,因为他自己也在等待着什么。一个打破这平衡的契机,一个可以让他下定决心的理由。

 

酷拉皮卡作为私家猎人,在没有委托人授意的情况下,是不能接私活的。他在收集完所有的火红眼后,便离开了诺斯拉家族,跟他一起离开的还有旋律。这个善良的女孩子坦言,她早已发觉,效力于黑帮对自己并无帮助。作为音乐猎人,她寻找乐谱,应该徘徊于跟音乐有关的地方,而她坚持至今的理由,是她放不下酷拉皮卡。

 

“酷拉是个善良的人。”旋律的声音很温柔,像晚春的湖水那般泛着温暖的微波,“希望你能坚持得更久一点。”

 

这些年来他辗转于各种场合,效力于多名雇主,除了黑帮大佬,还有政界新星,王室成员,抑或是当红明星,与三教九流打交道。不少人对他颇为欣赏,想用各种方式留下他,被他一一拒绝。

 

这次他所在的佣兵团与几名赏金猎人合作,企图捉拿A级犯罪团伙,幻影旅团。因为那几名赏金猎人不知从哪里得来的消息,旅团团长库洛洛·鲁西鲁失踪,旅团人心浮动内斗不断。如此天赐良机,若成,这几名猎人将一跃成为星级猎人,如同功成名就的纵云梯。

 

酷拉皮卡是佣兵团的顾问猎人,且职业猎人们都或多或少地知道金发杀手与幻影旅团有些不为人知的深仇,他因此成为了特别邀请的对象。

 

但酷拉皮卡拒绝了。

 

“关于幻影旅团的一切,我不与任何人分享。”

 

酷拉皮卡嘲笑他们的不自量力,以卵击石。但抵不过心里的恻隐之心,决定作为顾问加入。他只提供建议,不参与行动。

 

击杀蜘蛛,他不屑与任何人合作。

 

但他没想到,那些赏金猎人周密的计划和西索的加入,真给了他们可乘之机。若不是库洛洛突然出现,他们可以杀死更多。


虽然对赏金猎人们来说,这已经没有多大意义了,他们非死即残,代价更加惨重。





评论(2)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