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川之夏

沉迷考研不能自拔。

【SPN DS】 Sammy don't cry

标题:《Sammy don’tcry》

作者:琥珀川

CP:Dean/Sam(斜线有意义)

分级:R

 

  Sam窝在黑美人的引擎盖上,靠着挡风玻璃喝啤酒时,并没有注意到Dean的靠近,他们已经拿到了天启四骑士的戒指,他猜想接下来会发生的事,然后任由自己的思绪在短暂的一刻沉沦于过去。

  

虽然不太愿意承认,但他小时候确实是个小软蛋,害怕小丑,害怕黑黢黢的大衣柜,害怕父亲身上的硝烟和血腥味,well,对于父亲身上的陌生味道,在他知道那些超自然的事情后,有那么一段时间他好奇死了,他甚至迫切地希望他的父兄去工作时带上自己。

不过没过多久他就厌倦了,开始憎恶这一切。而在他还是个可怜的小软蛋的时候,只有少年Dean陪伴着他,他会把他抱在怀里安慰,偶尔会轻吻他的脸颊,少年稚嫩的嘴唇贴上他濡湿的眼角,企图把眼泪堵回去,笨拙,但是该死的温情。

 
再后来,Sam到16岁的时候才开始长个子,他长得晚,但是长的很快,就像他的脾气,似乎一夜之间他就变得愤怒而痛苦,充满了不甘。他总是和父亲争吵,却不知道自己到底想得到什么。

好在Sam还有Dean,虽然他们偶尔也会发生争执,但在大多数时候,他还是喜欢和Dean腻在一起的。他们倚在旅馆的旧沙发上看篮球赛喝啤酒,有那么一两次,Dean分给他一点烈酒,然后看着小Sam不习惯地皱眉头,愉快地嘲笑他“Oh,hey!我们的Sammy girl也到了喝威士忌的年龄了吗!”

 
玩闹过头发生意外也是有的,Dean给了Sam第一个手/活。

Sam赤/裸的背靠着着Dean的胸膛,上衣被推高到肩膀,他的一条腿被拉到了沙发背上,Dean的手抚/慰着他,滚烫的呼吸扑到了他的颈窝,他的嘴唇厮磨着Sam的耳垂,甚至用上了牙齿,他的左手横过Sam胸口,用力勒住,把他固定在自己身前。

Sam的皮肤因为抚/摸和羞/耻而泛红,从紧贴着哥哥的皮肤下,电流和火焰流窜出来,快//感和身体的骚/动让他想要流泪。Dean的动作越来越快,Sam的喘/息和克制的呻/吟让他无法思考,眼中只看到他的Sammy侧颈动脉的跳动,他亲吻上去,而Sam在那一瞬间释放出来。Sam一口咬上哥哥的左臂,发出了小动物般的呜咽声,泪水滴落在了哥哥的手臂上。 

他知道Dean始终不愿意伤害他,一次擦/枪/走/火可以被原谅,两次呢,三次呢?他们做的越来越过分。

John在他们两长大后留给他们开了双人房,自己住在隔壁,这几乎成为了他们混乱关系的温床。Sam无法想象,他曾经那么依赖一个人,他只要看见Dean,就会收回锋利的刺,变得柔软而温顺,他嗅着Dean的气味,靠着他的胸膛才能安稳地入睡。他们夜夜相拥而眠。

 
终于有天,Sam在Dean的臂弯里入睡,却在半夜惊醒,看见Dean坐在房间里另一张一直被当做摆设的床上,拿着酒瓶往嘴里灌。他的头几乎垂到了胸口,样子像祈祷,更像忏悔。

Dean后悔了。

在那之后的夜晚,他们二人逐渐开始在一张床上入睡,却在两张床上醒来,再后来,Dean以各种理由混迹在外,尤其是John不在的时候,他几乎整夜都不回房间。

一天,Sam抱着购物袋回房间时,看见Dean搂着一个棕发女人,激吻着撞入了对面的房门,Dean的手深入女人的短裙揉搓着,他看见了Sam,朝他痞痞地笑了下,然后踢上了门。Sam抱着购物袋站走廊上,身体如同泡在深海的水中,寒冷而无法呼吸。他进了房间冲到水池边开始呕吐,他吐不出任何东西,只是嗓子哽咽到让他呼吸困难,几乎流下泪来。他从没觉得Dean的金绿色眼睛竟能如此冰冷。

 
在收到斯坦福的录取通知书时,Sam觉得自己的前方出现了一盏指路明灯,亮的几乎灼伤他的眼球。他做出了一个决定。他终于可以摆脱这一切,颠沛流离的生活、冷漠无情的父亲,和Dean。他会有很长一段时间见不到Dean,或者,永远也不再见到他。

 
他的东西很少,他收拾好的时候父兄都没回来,他们这几天都很晚才回,Sam庆幸自己因为前些天扭伤了肩膀没参与打猎,不然通知书就到不了他的手里。

他在床上坐了很久,看着窗外的夕阳一点点沉下去,屋里变得晦暗。他看着手里的通知书,两张卡纸,一张是入学凭证,另一张边缘烫金的证书可以留做纪念。他想等父亲回来,说点什么再走,再仔细想想,算了吧。

Sam把边缘烫金的那张放到冰箱上,用酒瓶压住,以确保他们回来可以看见,但又不会立刻看见,然后背上了包出门。他已经打听到了,在离这个Motel最近的一个镇上,每天都有去加州的巴士。

 
月上中天时,Sam已经走了很远,到了一个加油站,他进24小时营业的小超市买了可乐和热狗,然后问了去镇上的路,店员热心地告诉了他,并询问他是否需要帮助,他说他要赶明早最早的去加州的车,接着便微笑告别了。其实他走过加油站后立刻钻入了路边的树林里,找了一个既隐蔽又可以观察到加油站内情形的地方坐下,开始吃他的晚餐。

 
果然如他所料,刚过午夜,Impala再熟悉不过的引擎声靠近了加油站,在加油站门口急刹。他看到Dean从副驾驶下来,冲进了超市,焦虑地和店员比划着什么,不一会儿,他从超市出来,神情疲惫,但不那么焦躁了,弯下腰和驾驶座的John说话,然后给Impala加满油才接着上路,朝镇上开过去。

确定引擎声消失后,Sam在树林里坐了会,才慢慢起身,走回到公路上。他看着Impala远去的方向,Dad,你在镇上什么也找不到,因为那家Motel停车场里有辆加州牌照的货车,我问过司机,我要去加州上学,父兄工作很忙不能送我,能否让我搭乘顺风车,而司机很爽快地答应了,明天早上7点出发。

 
I'm sorry .

 
Sam想着,转身向来路走去,他只身一人,明明很孤单,却想着去路,要把这孤独变成破茧的能量,他已经做出了选择,没有了回头路。

 
Dean后来还是来斯坦福找到了Sam,痛苦的不解的,他们大吵了一架,Dean拽着Sam的胳膊想把他拖上车,被Sam狠狠推开。依靠在他怀抱里的小Sammy已经长大了,聪明又强壮,他已经抱不动他了也制服不了他了,在不让他受伤的情况下。最终Dean甩上车门愤然离去。

 

在斯坦福的这几年Sam有了Jess,Jess的身体柔软又温暖,Sam拥抱着她,像拥抱着暖风与骄阳,他曾在做爱时控制不住自己的啜泣,Jess温柔地抚摸他的头发与脸颊,告诉他自己的陪伴,用温柔抚慰着他的孤独。

 
Sam也曾想过,若他能够如常人般幸运,是不是也能如此拥抱着Jess老去,那就没有和Dean,他亲爱的哥哥后来的一切。

而在他失去了Jess,离开斯坦福跟着Dean上路之后,对生活的不适,失去Jess的痛苦,还有折磨人的幻觉,让他夜不能寐。他的哥哥相比少年时期更加有魅力了,就像他们从未分离一般,他的哥哥还是会调笑他,用低沉又亲切的声音喊他:“Sam——Sammy——”,他甚至还感觉到Dean半夜靠近他的床边,确认他是否睡得安稳,好像他还是个小孩。

 
他越来越多的在半夜失眠,却会白天在Impala上入睡,有时会在旅馆查着资料就失去了意识,然后醒来时枕着Dean的肩膀或者膝盖,身上盖着毯子,他的大哥哥用一只手环住他的胸膛防止他从沙发上滑下去,有时也会无意识地轻轻摩挲他裸露的手臂或脖颈皮肤,就像小时候那样,他蜷缩在哥哥的怀里睡熟,等着哥哥将他抱到床上。

 
又一次他醒来时天色已晚,Motel的旧窗帘外是昏黄的夕阳,余晖渲染了房间,让人迷离又困顿。Dean靠在沙发上,他枕着Dean的肚子,他们都睡着了,经历了一天一夜不眠不休的工作,他们就在旅馆的沙发上睡了一个白日。映入Sam视网膜的是Dean胡茬微冒的下巴,还有线条坚毅的下颚,金色的睫毛有微光流转,嘴唇有些干燥。

 
夕阳太过醉人。Sam发觉那双金绿色眼眸望着自己时,他的手抚在Dean的侧脸,拇指停留在他的唇角。Sam有些尴尬,他收回手,想挪开他毛茸茸的脑袋起身,但Dean的手搭着他的肩膀,把他按在自己的大腿上。

 
他的哥哥朝自己俯下身时,Sam有了一瞬间的心理斗争,或许他应该顶着Dean的胸膛不让他靠近,或许他应该提醒Dean自己已经长大了,不再是那个需要亲亲才肯起床的小软蛋了,或许他应该若无其事地别开脸,他的哥哥会明白的。或许……他看着Dean的眼睛,这双眼睛他多么熟悉啊,连同眼里的欲望一样熟悉。或许他只应该闭上眼睛。

 
Sam闭上了眼睛。

 
他感觉到Dean的吻落在他的额头。干燥的嘴唇带着一点力度,在额头停留了一会,然后慢慢移到他的嘴唇。唇齿相接的一瞬间,他感觉一股震颤回荡在两人之间,暖流携裹着电流袭便全身。

 
Dean翻身将他压在沙发上时,Sam挣扎着呼唤:“Wai……wait!”Dean已经扯开了他的衬衫,嘴唇磨蹭着他的脖子,并正企图把他的T-shirt推到胸口,闻言不得不憋着气停下不满地看着Sam,Sam咬咬牙对他的哥哥说:“床上去。”沙发太挤了,根本塞不下他们两人。Dean笑了眼角都皱了起来,他把他的大个子弟弟从沙发上拽起来,等他俩挪到床边时Sam都几乎要被他扒光了,Sam看见了他哥眼中闪烁的笑意,恼羞地亲吻上Dean的眼睛。

 
Dean把Sam箍在怀里,从背后贯穿他时,Sam哭泣出声,呜咽着喊疼,他咬着Dean的胳膊,眼泪落下了来砸上他的手腕,Dean滚/烫的呼吸打在他的后颈,用手抚摸着他的身体给他安慰,一遍遍得叫着他:“Sammy,my  Sam ,Sammy.”

 

Sam 23岁时,一直以为自己长大了,不再需要肢体接触带来的心安。而他却只有在Dean的怀抱里才能体会到难以言喻的满足,就像回到了温暖的家。他一直没有家,却觉得Dean的臂弯就是他的家。

直到他死前,Dean拥抱着他,他突然觉得死亡也没有那么可怕,不过是一次长眠。

 

Dean来到他的身边,背靠Impala拧开一瓶啤酒。Sam花了很多脑筋思考该如何劝说Dean同意他的计划,所以当Dean轻而易举地说出“我同意”时,他反而有那么点懵。

 
“You are grown --well,overgrown—man.”Dean说着,声音沉到骨子里,似乎有人要夺走他的眼珠子。

“It goes against every fiber I got.”

“But ,you are not a kid anymore,Sam .Ican’t keeptreating you like one.”

 
Sam从车盖上下来,站到Dean身边,他不知该说些什么。有时候他真的想,假如他没有走错路,他不曾与Dean针锋相对,或者Dean能更加信任他一些,他们现在又会是怎样的,Dean还会拥抱他亲吻他,进入他的身体,和他分享那蚀骨的疼痛和欢愉吗。他想触碰哥哥的脸颊,安慰他,就像他小时候安慰自己那样,但他缩回了手。他想,自己总要做哪怕一件对的事。他必须得走了,短暂的亲密不会给Dean安慰,只会让痛苦更苦。

 
Dean却转过头,面向他的弟弟。“You know ,watching out for you…it’s kindabeen my job . ”他看着Sam,那些话他知道其实不说也罢,他的弟弟心里是明白的,但是,“But more than that…”,他的祖母绿眼睛看向Sam时,Sam一瞬间悸动了,他曾在无数个夜晚在这双眼睛里哭泣,又在无数个夜晚为失去这双眼睛哭泣。

他轻轻靠近Dean拥抱住他,依偎着他,他感到Dean的双手环住他的脊背,用力勒住。Dean推着Sam靠向Impala,把他死死钉在自己和车之间,他把头埋进Sam 的肩膀,有泪水冰凉划入锁骨。不管是靠着他的胸膛看电视的Sammy,还是怀里这个overgrown的Sam。

 
Dean把手插进Sam的发丝,拉下他的脑袋吻上他的嘴唇。

 
都是他从火焰里抱出来的,属于他的 ,Sammy.

His treasure.

 

 

————————————

来自微博的应梗文,一篇旧文了,自己做个纪念。

评论(2)

热度(68)